<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426.第426章 附中的决定
    “你别再打来了,电话铃一直响着,很吵的。而且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钟了,你想把我们家里所有的人,都吵醒吗?”

    说到最后,阿姨在得到王洋的暗示之后,直接把家里的电话线给拔掉了。

    这样一来,乔子衿就算再有毅力地打王家的电话,也是打不进来了。

    “喂,喂?”听到电话的盲音,乔子衿气得脸都青了,对被挂掉的电话吼了起来:“你不过就是王家花钱请来的一个保姆,有什么资格在我的面前这么狂。王洋可是叫我姐姐,等我以后有能力,绝对会让王家把你给钞了!”

    不肯死心的乔子衿继续拔,每一次按键的时候,都用到了十足的力气,一副要把按钮给按坏的样子:“喂,喂……怎么打不通了?”

    电话不接跟电话线被拔了打不通的声音是完全不一样的,当乔子衿意识到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已经不一样了,乔子衿气得差点没把公用电话给砸了。

    “子衿啊,这么晚了,我们回去吧。这都快要十点了,王家的人肯定都睡下了。王家的保姆不是说了,王洋去读书了。要不这样,我们明天去王洋读书的学校找王洋办法?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事儿,王洋肯帮忙吗?”

    乔子衿打了多久的电话,丁佳怡就在旁边陪了多少。

    乔子衿打电话的钱,还都是从丁佳怡的口袋里拿来的呢。

    “王洋的学校,是我说想进就能进的吗?”乔子衿气愤不已用力把电话给扣上了:“妈,你老实回答我,在此之前,你是不是去过平城高中,你都在平城高中做了什么?!”

    “哪有做了什么,我顶多就是说了一些实话。”丁佳怡有些心虚。

    这个话题,今天晚上已经被提起过好几次了,哪怕丁佳怡直到现在还想不明白,自己当初说的话哪儿有问题,得罪了平城高中的校长,但这个时候乔子衿问起,丁佳怡却是怎么也不敢提那个时候的事儿。

    “妈,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害死我的。”乔子衿哭得不能自控:“我们学校的校长一向跟那个孟校长不对付,尤其是因为乔楠,你都不知道,我们班主任平时看我的眼神有多冷。乔楠考试的成绩,次次比我们学校高一级的年级第一高那么几分。我们学校的老师和校长认定了,乔楠不去这个学校念书,是因为我的关系。我、我都冤枉死了。”

    “这次,我们卫校长在孟校长的面前出了那么大的一个丑,卫校长可不得恨死我了吗?妈,你是不是真想看着我死啊,你竟然在平城高中惹了那么大的祸。你不闯祸,孟校长逮到机会,都会踩我们卫校长几脚。你做了那么样的事,孟校长可不就逮着机会,使劲踩吗?卫校长生气了,就这些事情的责任推到我的身上,全怪我,你,你说我怎么办?”

    “真、真这么严重吗?”丁佳怡傻眼:“我、我真没说什么啊,我说的,真的都只是实话啊。要不是乔楠,你爸能跟我分开?以我们家的条件,想供两个大学生,根本就不可能。乔楠坚持要念书,可不就是要累死我们吗?子衿,你说说,我这些话哪一句不是实话,哪一个字是假的?”

    顶多她说的那一天,用字遣词比刚刚说的话,夸张了那么一点点,但这并不能改变它们本来就是事实的本质啊。

    “妈,你老实告诉我,我爸是不是就是在那个时候,突然搬的第二次家?”

    “是,是啊。你爸也太小气了,我就是在平城高中说了几句闲话,他就带着乔楠搬家,也不跟我说一声,害得我都感冒了。要不是你爸做了这些事情,伤透了我的心,我怎么可能答应跟他两年后离婚。”

    老乔现在心里只有死丫头一个女儿,早就忘记她是他的老婆了。

    嫁了个老公,一点都不疼自己,这样的婚姻再继续下去,还有什么幸福可言。

    “妈,你真是我的好妈!”乔子衿用力地跺跺脚,脚都直接跺忙了:“我之前几次问你,你都不肯跟我说。要是早知道你在平城高中闹过这样的事情,今天晚上的事儿,我肯定不会让它闹成这样!”

    喷了丁佳怡一顿之后,乔子衿才跑回家,并且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让丁佳怡进她的房门一步。

    “子衿,别哭,别哭啊。妈到底哪里做错了,你说,妈改还不成吗?妈是真的不知道,我之前的做法,哪儿不对了。”平城高中的校长讽刺她,乔栋梁狠心地要搬家,现在就连子衿都要怪她。

    脑子里没有半点思路的丁佳怡揪着自己的头发,蹲下来,痛苦极了。就算平城高中的校长想要护自己学校的学生,那也没有这种护法吧,难道她连说话的权力都没有了?

    乔子衿在自己的房间里哭了一个晚上,害怕得完全不敢离开的丁佳怡就那么蹲在乔子衿的房门口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大院一家有公用电话的小卖部冲着乔家小院儿喊了起来:“丁佳怡在不在,你女儿的学校打电话来了,赶紧来接。”

    乍然听到这个声音,丁佳怡吓了一大跳。

    刚醒过来的丁佳怡完全糊里糊涂,忘记自己已经蹲了整整一个晚上。她才想起身去接电话,早就麻到没有知觉的脚根本就不听她的使唤,毫无防备的丁佳怡“砰”的一声,重重地摔在地上,牙还磕破了下嘴唇,流了一嘴的血,样子特别惨。

    丁佳怡疼得眼泪都掉下来了:“子衿,快出来扶窝一把。”

    同样被惊醒的乔子衿一开门,就被丁佳怡那一嘴的血吓了一大跳:“妈,你这是怎么了?”

    但一想到自己学校打来的电话,乔子衿才向丁佳怡伸出的手就收了回来:“妈,你自己起,磕破的地方你用清水洗一洗,我去接电话。”说完,顾不了丁佳怡的情况,乔子衿穿着外套就跑了出去:“谢谢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