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422.第422章 爸信你
    孙磊的班主任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但孙磊的班主任知道,因为这次的事情,他估计得挨批了。

    但一想到乔子衿的班主任吃的批评肯定比自己多,孙磊的班主任心里又舒服了一点,大头,不在他的身上:“还不走?”白了孙磊一眼,这个孙磊也真是会给他找麻烦,年纪小小,就想找女朋友,怎么不把心思多一点地放在学习上,考个好成绩出来看看。

    这次校长的火气可不小,孙磊落不到好,但是乔子衿跟她的班主任,才是最要遭殃的两个人。

    “不、不是……”丁佳怡傻眼了,她对乔子衿再自信,可看到眼下的情况就知道,所有人都认定了乔子衿作弊,所有人都信了孙磊的话:“老乔,子衿被人冤枉成这样,都快要跳黄河了,你不帮忙说一句。子衿没作过弊,她是被人冤枉的。分明就是这个叫孙磊的,追不成死、乔楠,才无赖的子衿。这么瞎的话,你们一个个校长,一个个老师,都听不出来?”

    “对,我是冤枉的,我没做过这事儿。”乔子衿咬紧牙关不承认。

    朱宝国晃了晃脑袋:“做没做过,孙磊不是说了,去对考卷啊。要是你考卷上的答案跟这份答案对不起来,那你肯定就没作过弊。但是要一模一样对上了,你还有脸说自己是被冤枉的?你就一个班级第八,错的地方肯定也不少。做对的答案一模一样,那是正常情况,做错的题一模一样就算了,就连错的都跟双胞胎似的。你说你没作弊,逗谁呢?”

    “子衿,你是不是真的没有作过弊?”今天几乎没有为乔子衿说过话的乔栋梁开口了。

    乔子衿连忙跑到乔栋梁的身边,拉着乔栋梁的衣服,寻求乔栋梁的庇护:“爸,我是冤枉的,我真的没有作过弊。孙磊追不到乔楠,就冤枉我,我是无辜的。爸,你一定要相信我,你一定要帮我。”

    “不见棺材不掉泪。”孙磊不屑地直哼哼。

    要是乔子衿真的没作过弊,他抓着这件事情去找乔子衿的时候,乔子衿干嘛怕成那样,还说要把妹妹介绍给他做女朋友。

    事实上,孙磊一开始抓到子衿的把柄,他的目标是乔子衿,想让乔子衿做自己的女朋友。

    而那个给乔子衿抄的男生,也是这个目的,否则的话,谁乐意帮乔子衿啊。

    乔子衿本来就吊着那个男生的胃口,又怎么可能答应孙磊。

    她要在孙磊这边点头,那个帮乔子衿作弊的男生一收到风声,还不得翻天啊。

    孙磊非逼着乔子衿给他做女朋友,乔子衿最后没办法了,才想到了乔楠。

    她想着乔楠长得又不丑,估计在一般人眼里,乔楠长得还挺好看的,加上乔楠读的是平城高中,好学校,成绩好,长得漂亮,这样的女孩子应该挺受欢迎的。

    所以乔子衿直接把所有的事情推到了乔楠的身上,告诉孙磊,她会把自己的妹妹介绍给孙磊。

    孙磊一看乔楠的照片,又听到乔楠的情况,对乔楠很满意,就同意了用乔楠做交换。

    那个时候,乔子衿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拿这件事情来害乔楠,只是想拖着孙磊而已。

    乔子衿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孙磊这么难缠,想要女朋友的心,也不是一般的坚定。明明都高二了,大家的学业加重了不少,一天的作业直接堆成山,怎么做都做不完,孙磊竟然还记得这事儿,一直催乔子衿赶紧把事儿给办了。

    乔子衿又不敢真的安排孙磊跟乔楠见面,然后编了个笔友的由头出来,继续哄着孙磊。

    孙磊所收的所有信,当然不可能是乔楠写的,通通都是乔子衿冒充乔楠写给孙磊的。天知道,每天有那么多应付不完的作业,她还要冒充乔楠跟孙磊纸上谈情说爱是一件多么苦逼的事情。

    为此,乔子衿写给孙磊的信,往往比自己平时的字潦草很多。

    最让乔子衿吐血的是,孙磊就跟脑子进水似的,平时“通信”还不够,竟然直接找上门来,大大咧咧地对平城高中的人说“乔楠是我女朋友”。

    一想到这事儿,乔子衿气得吐血。

    要不是孙磊这么胡来,这事儿也不可能闹出来,害得她要被记过。

    她真怀疑,孙磊当初是怎么考进附中,为什么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孙磊是不是青春期萌动,发春发过头了!!!

    所有的事情,可以说是完全出乎乔子衿的意料之外,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闹成这个样子。她还以为,只要自己辛苦一点,再坚持一年,等高考结束,大家都离开附中,她也就能摆脱孙磊这个大麻烦了。

    大家都是高中生,花在学习上的时间还嫌不够多呢,又怎么可能抽出那么多的时间去谈什么恋爱。

    乔子衿想得好,却猜不到孙磊真的是荷尔蒙分泌失调,想女朋友想疯了,就做了这么一件奇葩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

    孙磊较真,乔楠更较真,一点都不肯帮她的忙,乔子衿今天哭得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快要瞎了。

    她怎么就这么倒霉,遇人不淑。她没能遇到一个好同学,也没能拥有一个好妹妹。

    但凡这两个人之中有一个稍微有点良心,她就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这个社会是怎么了,人心都冷漠成这样子,大家都是至亲,乔楠非要看着她死不可吗,心太狠,太冷了!

    乔栋梁完全不知道乔子衿的想法,他做了一个深呼吸:“你真的没有?”

    “没有!”

    乔子衿回答得这么肯定,乔栋梁的脸色缓了缓:“子衿,你是爸的女儿,爸总是相信你的。你说没有,好,爸相信你一次。”

    “谢谢爸!”乔子衿跟丁佳怡同时笑了,关键时候果然还是要爸爸(老乔)出马,替她们撑起头顶上的这一片天。

    乔栋梁扯着嘴角露出一个非常勉强地笑:“子衿,你是无辜的,你就不用怕,爸陪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