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419.第419章 全程猪队友(百元打赏加更)
    “校长,老师,我,我是冤枉的,我真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乔子衿搞的鬼,是她骗我,都是她在骗我!”孙磊直嚷自己是冤枉的,所有的坏事是乔子衿干的,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说到底,他也是被乔子衿给骗的。

    “乔子衿,我帮了你那么多的忙,你真对得起我!你最好赶紧向校长和老师坦白,把事情交待清楚了,要不然的话,别怪我了。”孙磊恶狠狠地瞪着乔子衿。

    要是乔子衿没办法把他从这次的事情摘出去,他就对乔子衿不客气,把乔子衿做过的坏事全都说出来。

    “我,不,不要……”乔子衿巴搭巴搭地直落泪,吓坏了:“校长,老师,是,这事儿全是我干的,其实跟孙磊同学没关系。跟,跟乔楠也没关系。”

    “跟小乔没关系?你谁不介绍,非说是要介绍给小乔的,你什么用心?你要根本就是想害小乔!”朱宝国气死了,这道歉,一点诚意都没有。哭,哭就没事了?

    因为朱宝国的话,孙磊气着了。

    合着乔子衿跟乔楠有矛盾,所以才说要把乔楠介绍给他做朋友,为的就是害乔楠。

    他是真的想要一个女朋友,乔子衿的把柄都在他手上了,还敢耍这种花样,把他当成棋子,看回到学校之后,他怎么跟乔子衿算账!

    朱宝国训了一句之后,乔子衿就哭得更厉害了。

    丁佳怡心疼得不行,连连安慰乔子衿:“乔楠,你还有没有良心,你姐说这话,都是为了保护你。你做过的事情,却让你姐为你承担,背这个黑锅。你们学校里的老师,到底是怎么教你做人的,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呵呵呵……”乔楠忍不住笑出了声,那个笑是那么得无奈和冷漠。

    骂了她半天,不就是想让她主动站出来,帮乔子衿扛责任吗?

    本来,她还想事情到此结束。

    可是谁让她妈护乔子衿护得紧,乔子衿有这么一个“神助功”在,要是事情不更精彩一点,怎么行呢。

    她是不主动闹点事情出来攻击乔子衿,但她从来没有说,她不会翻旧账,把乔子衿做过的“好事”都抖出来。乔楠伸脚踢了朱宝国这个“猪队友”一下。

    朱宝国刚刚明明都已经把乔子衿就是想害她的心思给点出来了,偏偏在最关键的地方,来了个急刹车,笨不笨?

    被踢的朱宝国不明白地看向乔楠,乔楠目光一瞟,往孙磊的方向看了看。

    朱宝国这个二傻子眼睛一亮,反应不过来了:“不对啊,乔子衿,我看你不光想害小乔,你还想害这个叫孙磊的吗?小乔多乖的孩子啊,怎么可能早恋,更何况,她根本就不知道还有孙磊这么一回事儿。因为你的‘介绍’,孙磊似乎真的把小乔当成女朋友了。你是不是早就算准了,孙磊有一天一定会忍不住来找小乔奔现。到时候,早恋的丑闻一传出来,楠楠要被记过,这个叫孙磊的傻缺,估计也没好果子吃吧?亏得你们还是同学,孙磊,你是不是得罪过乔子衿啊?”

    孙磊眼睛一瞪,脸上写了大大的两个字:懵、逼!

    “不,不是的,绝对不是这样的。孙磊,你别听朱宝国胡说八道。他跟我妹妹的关系可好了,他是为了帮我妹妹出口气,才说这种挑拨离间的话,你千万别糊涂,别信啊。”

    那事儿要是说出来,她跟孙磊就都完蛋了,孙磊不会傻到跟她同归于尽吧?

    “好了,够了,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卫校长头疼得不行,合着这里头不光有“早恋”的事儿,还有别的内容?

    “卫校长,干嘛那么急呢。我也挺想知道的,作为亲姐妹,乔子衿到底怎么生的这个心,要害乔楠?”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当然,乔楠是例外。

    当初他还觉得丁佳怡的做法不可思义,今天看乔子衿的做法简直就跟当初的丁佳怡如出一辙。

    既然今天的事儿,跟乔楠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孟校长非常有兴趣知道,乔子衿跟孙磊之间,还有什么样的纠葛。

    刘老师当了那么多年的老师,又是班主任,学生之间的几个问题,刘老师靠猜,多少也能猜到一点。

    看着情况似乎有点奇怪,刘老师突然插嘴问了一句:“卫校长,你们学校的学生闹到我们学校来了,撇开乔楠跟乔子衿的关系不说,这应该是附中跟平城高中之间的事情。今天在校门口,事情闹得非常难堪,乔楠也受了很多的委屈。卫校长是觉得,一句抱歉事就算是交待,事情就算是了了?我想知道,像乔子衿跟孙磊这种情况,你们附中最后决定要怎么处理?”

    “不错,事情闹得这么大,估计要不了一个晚上,今天的事情就会像之前那件事情一样,在学校疯传。这会给乔楠的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你说这事儿要是传出去,别人会怎么想附中。卫校长,千万别因为你们学校的个别学生,就坏了整个学校的风气和风声。”孟校长非常认同刘老师的话,在事情没了解情况之前,他也差点误会孙磊是卫校长故意派来分乔楠的神,让乔楠考不好试的。

    “先是你们学生的家长来我们学校闹,今天又是学生自己来闹。在学校,他们就是学生和学生家长的关系。卫校长,你最好还是考虑清楚。”

    “什么这次学生,上次学生家长的,你是说我吗?”看到在场这么多大人,揪着自己女儿一个孩子欺负,怎么也不肯高抬贵手放乔子衿一马,丁佳怡已经又气又急,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

    孟校长的话一出来,丁佳怡就跟被点着的鞭炮一样,炸了起来。

    “不然呢?”孟校长荒唐一笑,不明白丁佳怡怎么还有脸自己跳出来问这个问题。

    “我怎么了,我怎么了?你倒是说说,我怎么了?你们这是想冤枉我女儿,又想冤枉我是吧?”丁佳怡不服气:“别以为你们一个个是校长,是老师,就可以合起伙来欺负我们母女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