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416.第416章 早恋是可以商量的
    “子衿都高二了,多关键的时候,你们把她叫来这里干什么?”丁佳怡的语气之中全是抱怨,一副平城高中的校长会耽误乔子衿的学习和前途一样。

    “乔子衿的母亲,请你相信,如果不是必要,我也不愿意你再来我们平城高中。”校长被气笑了。

    乔家,除了乔楠跟她爸正常点,这个姐跟妈,都不太正常。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就先说说,事情的经过吧。”校长拧了拧眉毛,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交待了一下:“现在的情况就是,孙磊一口咬定,乔楠不但跟他恋爱,今天还拒不承认。乔楠表示,她根本就不认识孙磊,今天更是第一次见面。毕竟事关我们两校的学生,所以,我觉得很有必要面对面,把这事儿调查清楚了。”

    “有这事儿?”附中校长的脸色非常难看,附中禁止早恋,一旦被发现,就会记过。

    没想到,还有人到了高二,还敢顶风作案。

    “那这事儿是乔楠跟这个男生的事儿,找我们家子衿干什么呀?”丁佳怡不明白了,要算账,自己算啊,别浪费子衿念书的宝贵时间成不成?

    “不着急,事情我们一件一件来。”平城高中的校长看着丁佳怡的眼神更冷了,难怪上次来,会说出那么过分的话。在这位家长的眼里,乔子衿是亲生女儿是宝贝,乔楠就跟捡来似的,不是自家的。

    “孙磊是吧,你说你一直有保留乔楠写给你的信,带在身上了吧,可不可以拿出来?”

    “可以。”孙磊从书包里真的拿出好几封信,反正自家校长也在,他还不信了,平城高中的校长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乔楠写给他的信全给撕了,来个死无对证。

    “卫校长,这是乔楠各科的作业。”刘老师把乔楠的作业同样放在孟校长的办公桌上,好让附中的校长卫校长看个清楚。

    信和乔楠平时在学校的作业一放在桌子上,乔栋梁第一个伸长着脖子盯着看。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丁佳怡还不屑地扭过脖子,一副不乐意掺与乔楠这些丑事的嫌弃样子。

    唯有乔子衿的脸上露出了异状,吓得身子抖了抖。

    乔子衿鼓起勇气,向乔楠走了两步,然后手轻轻拉着乔楠的袖子,用讨好又可怜的眼神看着乔楠:帮帮我,就这一次。毕竟我们是亲姐妹,别看着我死。

    这事儿,绝对不能再闹下去了,必须想办法让乔楠主动承认一切,担下所有的责任。

    要是再闹下去,孙磊也不是好惹的。

    万一所有的事情都说穿了,那她这次在附中就真的要念不下去了。

    她保证,她可以对天发誓,只要这次乔楠肯帮她渡过这个难关,她以后肯定会把乔楠当成亲人,对乔楠特别特别好,再也不在妈的面前搬弄是非,天天算计乔楠了。

    此时此刻,乔子衿才发现,这世上能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无限包容她的,只有这几个亲人。

    她不想被记过,更不想离开附中,所以,只有乔楠承认她跟孙磊谈恋爱,并且这些信都是自己写的,她才有可能平安过关。

    这么一来,孙磊就算是再不高兴,也只会把所有的怨气,发泄在乔楠的身上,骂乔楠。

    那个时候,她再安慰孙磊几句,讨好一下孙磊,这事儿就过去了。

    乔楠跟孙磊又不是同校同学,孙磊再骂乔楠,乔楠也听不到,所以孙磊的话,对乔楠没有半点影响。她就不一样了,她跟孙磊不但是同校同学,甚至还是同班同学。

    所以,孙磊所有的怨气与怒气,必须都得冲着乔楠去。

    反正乔楠的成绩那么好,就算真的早恋了,平城高中也可能放弃这么一个好学生。除了被训几句,乔楠根本就不会有半点损失。

    事实上,乔楠帮她担下这一切,也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她们是亲姐妹对吧,乔楠这次一定会帮她的对吧?

    “你干嘛呢!”乔子衿还没能从乔楠那儿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朱宝国马上跳出来,往乔子衿拉着乔楠的手背上,特别用力“啪”地打了一下:“放开小乔,你这个时候拉着小乔,一副求小乔的样子,几个意思?”

    “楠楠,过来。”乔栋梁沉了沉脸,早恋,这是多么严重的事情!

    在大是大非的面前,乔栋梁一次又一次地不肯放弃乔子衿,这个时候,又怎么可能会放弃乔楠。

    还没等乔楠有动作,乔栋梁就已经护犊子一样,把乔楠拉到了自己的身边:“楠楠,你就站我旁边。”说着,乔栋梁跟乔楠的位置还换了一下,用自己隔开乔楠和乔子衿。

    作为一家亲姐妹,楠楠什么事情都可以帮子衿。

    子衿分不清好人坏人,跟王洋在一起,楠楠的确应该告诉子衿,王洋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子衿不该跟王洋有太多的接触。子衿做错事情,楠楠不但要指证。作为一家人,楠楠更不该放弃子衿这个姐姐,在子衿改好、困难的时候,要拉子衿一把。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并不代表,子衿在做错事情之后不敢自己承担责任,楠楠就要站出来,替子衿把这一切都背下来。

    这不是在帮子衿,这是在放纵、包庇子衿!

    乔子衿的手不但落空了,还被朱宝国打了一下,心疼得丁佳怡连忙捧在手里吹气。

    乔子衿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然后悄声靠在丁佳怡的肩膀上说了一句:“妈,帮我……”

    丁佳怡一怔,错愕不已地看着乔子衿,今天这事儿,真有子衿什么事情?

    乔子衿拉拉丁佳怡的袖子,然后摇摇头,表示这事儿不能再闹下去,必须得有一个人先低头,把事情扛下来,要不然的话,她就要倒大霉了。

    丁佳怡一头雾水,却明白了乔子衿的事情,丁佳怡清了清嗓子:“我我,我已经听明白了,不就是两小搞对象吗?这两小的年纪也不算特别小,有些事情其实是可以商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