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415.第415章 把人全叫齐了
    “确定。”

    “行。”校长也想弄清楚,这件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他不希望学校砸了这么大精力培养的优秀学生,存在着这么大的瑕疵。

    校长拿起电话,直接拨通了刘老师的手机,刚好这是期中考试刚考完,所以刘老师值夜班管学生,校长一个电话,刘老师就带着资料来了。

    事实上,学校闹了这么大的动静,已经有学生向刘老师汇报了这个情况。

    “校长,这里是乔楠平时几门主课的作业,你可以看一看。还有校长,我绝对不相信我班里的学生会做这样的事情,希望校长可以查清楚这事儿,还乔楠一个公道。年级第一个不容易考,像这样的学生,我们学校更加要保护。听说,这个男生是附中的?”

    刘老师不悦地瞥了一眼孙磊,长得这么矮矬圆中,乔楠眼瞎了也不能跟这样的男生早恋啊。

    “……”校长一愣,直接把刘老师的话给阴谋化了。

    乔楠是他们平城高中的年级第一,在这一个半学期的时间里,次次考得比附中的年级第一还要高。

    附中突然派出这么一个男生来闹腾,是想毁了乔楠,除掉一个竞争力最大的对手?

    要真这样,附中的校长的手段,实在是太下作了。

    “等等,这事儿看来不能就这么算了。你是附中的学生对吧,行,我现在打电话去附中,把你们学校的校长和班主任给叫来。这事儿的确是必须弄清楚!”

    附中的人都欺负上门来了,要是他什么都不管,附中的校长还真当他们平城高中的人好欺负呢。

    要弄清楚,就把双方的人都叫全了,这样才说好个明白。

    免得到时候他们证明了乔楠的清白,附中的人还放出口风,他们仗着在自己的地盘儿,欺负了附中的一个高二男生,这个黑锅,他和平城高中都不能背。

    刘老师点头:“校长,这样再好不过了。”

    “不、不用了吧?”孙磊彻底被吓到了,他只是来找女朋友,想跟女朋友见见面,联络一下感情,顺利谈谈大家对未来的看法而已。怎么就闹得要找校长了呢。

    见到平城高中的校长,孙磊不怕,因为他是附中的学生,附中可比平城高中好多了。

    平城高中的校长再厉害,还能管得到他的头上去?

    但一听要把附中的校长也找来,孙磊就忍不住害怕了。

    他的成绩是可以,但再可以也不是最好,附中是绝对不允许早恋的现象出现的。要是事情被闹大了,他肯定会被学校记过的:“可、真可能是误会?或,或许是我认错人了,不是,不是这个乔楠,是别的学校的乔楠。”

    “放屁,你刚刚在门口不是一口咬定,你女朋友是我们学校高一一班的乔楠,现在就变成其他学校的乔楠了。你特么欠揍是吧?”朱宝国带有煞气地“呸”了孙磊:“校长,这个混蛋说了,说是乔子衿给他和小乔做的介绍,乔子衿是介绍人啊。为了避免麻烦,要不你让附中的校长,把乔子衿也带上吧,免得到时候问起来,附中的人还要借口跑两趟,趁着这段时间,想办法逃避责任。”

    “说得对!”校长非常认同朱宝国的话,这一点,校长刚才没听说,差点忽略了。

    乔子衿,好像是乔楠那个在附中念书的姐姐吧?

    一想到乔子衿的身份,校长直接皱起了眉毛。

    上次丁佳怡来闹事,校长已经大概知道了乔子衿的情况。先不说事情的真假性,乔子衿作为乔楠的姐姐,竟然这个时候给乔楠介绍男朋友,有这么当姐的,心眼儿也太坏了。

    “叫就叫,你真以为我怕你。我不过是给彼此一个下台阶。这种事情闹开了,总不会是我吃亏。就应该要把乔子衿叫来,等乔子衿来了,你们就知道乔楠是什么样的货色了。”孙磊也气着了。

    他被骗了这么久,被欺骗了那么多的感情,今天还挨了揍。

    他恨不得一下子弄臭乔楠,给脸不要脸是吧,那就撕破脸皮,看谁最后吃的亏更大一点。

    “你丫!”朱宝国眼睛一瞪,二话不说,伸出脚就往孙磊的胸口上踹了一脚。

    刘老师脸变了变,连忙拉住了朱宝国:“过分了啊。”打就打几下,用脚踹,一个没踹好,事情就变得更加麻烦了。

    校长冷眼盯着孙磊看了看,他不但打电话给附中的校长,让对方带着乔子衿以及孙磊的班主任来一趟,另外还打了一个电话。校长直接让乔子衿的班主任,通知乔子衿的母亲来一趟他们平城高中。

    第二,校长知道,乔楠家里装了电话了,所以又打了第二个给乔栋梁,让乔栋梁也来一下。

    校长嗖嗖打了两个电话出去,离平城高中最近的乔栋梁是最快到达学校的:“校长,到底是怎么了?楠楠?”不会是楠楠这次期中考考砸了,所以校长要找家长吧?

    “乔楠的爸爸,先别着急,等人齐了再一起说吧。”校长深吸了一口气,非常理智地说了一句。

    乔栋梁看向乔楠,乔楠对乔栋梁摇摇头,让乔栋梁不用担心。

    大概一刻钟的时候,附中的校长、孙磊的班主任以及丁佳怡母女俩也到了。

    附中的校长绷着一张脸:“到底是怎么了?”

    乔楠看着进来的四个人,眯了眯眼睛,眸光直接落在了乔子衿的身上。

    乔子衿就跟一只冬天不当心掉水里的小鸡仔,绒毛全搭在身上,缩着身子,显得特别小,特别可怜。尤其是当乔子衿看到乔楠时,眼里满是乞求,希望乔楠这次可以帮自己过了这一关。

    乔楠冷笑,对乔子衿彻底没话说了。

    乔子衿一次又一次的折腾她,次次失败,还要再吃个大亏。

    她就不明白了,都快两年了,乔子衿怎么就是学不乖,就不能大家各过各的日子,井水不犯河水吗?

    “是啊,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我们家子衿也不是你们学校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