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411.第411章 王家麻烦了
    不过,高岩知道,他现在不是要还神,而是要来谢谢乔楠。

    乔楠听了半天,总是明白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情。”

    “谢谢你。”高岩非常郑重其事地说了一句。

    “嗯,容许我问一个不太礼貌的问题。真是这么一个情况,应该感谢我的人是方芳,你是用什么样的身份,来谢我的?”这个高岩对方芳,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特别的感觉。

    “让方芳走进死胡同,钻牛角尖的是我,要是方芳因为选错科,而毁了一辈子的前途,那就是我的责任。你无意的一句话,影响到了方芳,让方芳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纠正了我当年犯的错,我当然要谢谢你。”

    高岩可是附中的优资生,又怎么会被乔楠的问题给问倒了。

    “这样吗?我明白了。”乔楠多看了高岩一眼:“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要回教室了。我感冒了,待在外面感觉凉。”而且这么晚了,难道附中没有晚自习,高岩就这么来平城高中找她,真的可以吗?

    “真是不好意思。”高岩脸红了一下,难得方芳能改为主意,他一时太激动,竟然没有注意到乔楠感冒了。

    乔楠一提,高岩就感觉到乔楠的声音闷闷的,尤其是鼻音特别重:“打扰你这么久,我先走了。”

    交待完这句话,高岩身手利索地几脚就踩上了平城高中的围墙,一个利落地跃起翻身,跨过了墙头,翻到了墙的另一面去,看得乔楠目瞪口呆。

    这男生都有翻墙的习惯吗?

    为什么翟大哥是这样,就连这个高岩也有这样的毛病?

    等等,高岩是翻墙进平城高中的,别告诉她,高岩其实是逃课,翻墙离开的附中……

    等乔楠一脸懵呆的表情回到教室时,朱宝国也在了:“你刚才去哪儿了,听说有个长得不错的小子找你,谁啊?”

    “高岩。”

    高岩,没听过这小子的名字,到底是谁啊,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拐小乔。

    “别误会,高岩是方芳的小竹马,跟我没关系。他找我,是冲着方芳来的。”乔楠喝了一口热水,有些发毛的喉咙才舒服了那么一点点。

    朱宝国一阵放松:“原来不是冲着你来的啊,方芳的小竹马?我没听说我们学校有这么一个男生啊?”

    “他不是我们学校的,是附中的。”

    “附中的学生,这会儿来我们学校,坏小子一个啊!”作为曾经的坏学生代表,一听时间,朱宝国太清楚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不对啊,他不是方芳的小竹马吗,他怎么不来我们平城高中读啊。”

    一个能为了女生,翻墙离开学校,特意跑到另一个学校,平城高中本来也是重点高中,他不信那个叫高岩的不会为了方芳放弃附中。

    乔楠偷偷瞄了毫不知情的方芳一眼:“我估摸着吧,这对小青梅竹马闹了别扭。高岩比我们大一届,跟乔子衿一样,是附中高二的学生。我猜,他本来是想等方芳去附中的,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方芳明明考上附中了,却来了平城高中。”

    “这、这么复杂?”向来对这些方面的事情不怎么敏感的朱宝国听得脑袋都大了,总觉得乱七八糟的。

    “行了,没这个脑子,你还是别再纠结着非要想明白了。”乔楠白了朱宝国一眼,别人的事情,朱宝国不用这么上心,先关心一下自己的事情就不错了。

    “对了,有一件事情,我忘记告诉你了。”

    “什么事?”

    “王洋。”提到王洋,朱宝国的眼睛亮了亮:“也不知道我那个姑父最近是遇到什么困难的事情了,一直往我家跑,想找我爸帮忙。你也知道,那姓王的一家子,就喜欢做了****还立牌坊。没有我爸,王青林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他有事,从来不直接找我爸,就喜欢让我姑找我爷爷,然后让我爷爷跟我爸开口。这次也是奇了怪了,我姑天天往我家跑,这都跑了半个月了,还没结束。小乔,你猜,王家遇着什么事了,我姑连吃了大半个月的闭门羹,她都没有放弃啊。我记得王家的人,最要面子了。”

    提到王家,朱宝国对王家的意见可多了。

    但凡王家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就一定会来请朱家帮忙,偏偏每次出马的都是朱琴。

    最后事情解决了,王家就一副朱琴太过任性了,他们王家根本就管不住朱琴,这才给朱家添了这么多的麻烦。事实上,其实那些事情虽然有点小麻烦,可是以他们朱家的实力慢慢解决,一点都不难。

    一想到王家的这个做派,朱宝国就恶心得不行。

    王家说了那么多话,句句字字都是在损着朱家呢。

    他姑姑的性子,肯定是朱家宠出来的啊,王家是看在朱家的面子上,哪怕他姑的脾气不好,也不敢管,更不敢让他姑改脾气。

    啊呸!

    他就不相信,要是王家没吭声,他姑能尽想着把这些麻烦的事,推给娘家去解决。

    爷爷早说了,他姑年轻的时候,可好了,对他这个侄子更是好得没话说。分明是王家的人,把他姑给带坏了。

    按照王家以往的习惯,要是朱琴跑三次,朱家不肯出面解决,王家就算是咬紧牙关,也要替自己争一口气,把事情给解决了。真的是假骨气。

    但这次,竟然没有,这才是让朱宝国最惊讶和意外的地方。

    “你有问过你爷爷或者你爸吗?”乔楠垂了垂眼帘。

    “问了,怎么没问,爷爷不肯说,至于我爸,你也知道,一年都见不了几次面,打电话,没意思,估计我问了,他也不会回答的。”他连他爷爷的嘴都没办法撬开,还能想从他爸的嘴里知道事情的始末,怎么可能。

    朱老和朱成祺越是不提这事儿,不把这事儿说清楚,朱宝国身上就跟有只虫子一直爬似的,让他浑身痒痒直难受。

    朱宝国自己想不到办法,只能找乔楠来商量,希望乔楠这个智多星可以帮自己出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