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400.第400章 没断奶的孩子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郑玲玲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朱宝国就沉着一张脸回来了:“小乔,你真的决定好要念文科班了?明明你的理科那么棒,几乎都是拿满分的。你去念文科班,不觉得太可怜了吗?刘老师没找你聊聊?”

    “没有。”乔楠摇头:“我理科成绩是好,我文科也没差过。所以我去文科、理科,刘老师都没有意见。”

    朱宝国皱着眉毛,眸光一闪一闪,不难看出,此时朱宝国的心里有多矛盾跟纠结:“行吧,文科就文科。”

    “什么行了文科就文科,你别乱来。”乔楠白了朱宝国一眼:“别忘了,你们家是什么样的身份。就算你真的填‘错’,你家绝对有那个能力,把你的错误给纠正过来。”

    朱宝国是不是疯了,竟然想陪她去文科班,又不是陪天子读书。

    “朱宝国,你也不小了,你还比我大一岁呢,能不能别像个孩子一样幼稚,尤其是跟个女孩子似的,上个厕所还要一起去。为什么非得跟我一个班?这次,你为了我去文科班,那下一次呢?这是你的人生,老跟着我,肯定不是回事儿啊,你不怕被人笑话。”

    乔楠挺不明白的,朱宝国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是由她领进门的。

    都说师傅领进门,修行靠自身。

    以朱宝国现在的能力,完全能够应付以后的事情。

    哪怕他还不是王洋的对手,但在学校里,不受别人的影响,朱宝国已经可以像一个普通的学生一样,将老师教授的知识,通通都学进脑子里,学以致用。

    这个时候,她本来就应该功成身退了。

    她又不是真的是朱宝国的妈,还得陪朱宝国一辈子。

    “我……”朱宝国郁闷地说了一句:“你,我们从初中开始就是同班,还是同桌,高二要分开,你不觉得舍不得,很可惜吗?”明明他一想到要跟小乔分开,心里就特别得是不舒服,为什么小乔还能笑得出来。

    乔楠放下笔,合上书,看着朱宝国:“说你幼稚,你还不承认。你老叫我小乔,又说我是你妹妹,但你不觉得,你对我太依赖了吗?读书当然是各读各的,你善长什么,喜欢什么,就读什么,哪有为了我去文科班的道理。朱宝国,看到你这样,我真心为你将来的老婆感到担心。作为一个男人,要有担当,做决定的时候,要果断。不要比我一个小姑娘还婆婆妈妈,你看我有为了谁而改变自己的决定吗?”

    其实,乔楠之所以会选文科班,一来,她的确是对文科更感兴趣。二来,这也是她跟朱成祺商量的结果。

    也不知道是不是雏鸟情节,朱宝国表面上看着很霸道,脾气坏,做事挺果断的,事实上,他对乔楠有着极大的依赖。就仿佛,只要乔楠在他的身边,他就可以安心,甚至是冷静思考。

    还是那句话,乔楠不是朱宝国的妈,不可能一辈子陪在朱宝国的身边。

    要是再由着这个情况发展下去,朱宝国这是好了一个毛病,又出现了另一个毛病,没完没了了。

    “朱宝国,你不会是想等你长大之后,你挑老婆,还要我帮你张眼,或者是陪着你相亲,替你做决定,就连你跟你老婆的婚姻喜宴,都要我一手把包办?你是想把你老婆酸死,还是想把我累死?”

    “你说到哪儿去了,什么老婆不老婆的,我没那个意思。我就是想,我在学校里好不容易交到一个好朋友,我们俩又这么熟了,要是能继续在一个班里读,那肯定高兴啊。”

    “得了吧,说了这么多,你不觉得你就跟没断奶,没长大的孩子一样吗?你还不够成熟,但你也得慢慢学会成熟。”拍拍朱宝国的肩膀,朱宝国这是跟朱成祺相处得少了,要不然的话,她怎么没在朱宝国的身上看到朱成祺一样硬汉的一面。

    “我哪儿没断奶了!”朱宝国不服气。

    乔楠歪着脑袋看朱宝国:“还不承认?你不回头想想,王洋什么时候这样了。你看王洋会为了哪个人,不顾自己的兴趣和善长,去挑自己比较弱的事去做吗?像我们这个国家还好,你可能不知道,外国,比如韩国啊,他们都有女生学校。意思是,在这所学校里读的,都是女学生。其实就连我们中国的香港,也有这种类型的学校。要是我们生活在香港,我去女校念书,你还能变性陪着我去吗?”

    这样的话,朱宝国要去的不是女子学校,而该是泰国。

    朱宝国烦躁地挥了挥手:“行了,别说,烦死了。小乔,看你高兴的样,你似乎挺乐意我们俩个班的?”

    难道就他一个人在意,一个人在闹别扭?

    “没有高不高兴的说法啊,是朋友的话就还是会朋友。这世上哪有会因为分个班,就不再是朋友的,真这样,那两人本来的关系也不算是真正的朋友啊。所以朱宝国,你在纠结什么?别说我们还有多少年的书要念,你跟我的人生路都还长着呢。这次你能为了我选择文科班,那么以后呢,以后你也能次次这样吗?朱宝国,其实我挺不明白,你这到底是什么心理。”

    “哎呀,行了行了,你总是有一大堆的理由,我说不过你。”被乔楠这么一说,朱宝国也弄不明白,自己到底在闹什么别扭。

    他只知道,一想到要跟乔楠两个班级,以后也不能再当同桌了,他就是不高兴,不乐意,不愿意接受。

    “那是,理都在我这边呢,你当然说不过我了。你差不多点,别总跟个孩子似的,闹脾气。你成年了,该好好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乔楠打了一个哈欠:“好累,我都有点困了,想睡了。亏得晚自习的时间差不多了,你的事情,你自己去考虑吧。”

    当然,不管朱宝国最后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朱成祺说了算。

    在朱宝国没有完全成熟起来,她跟朱成祺是真的没法儿偷懒,为朱宝国少操一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