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396.第396章 吾之砒霜彼之蜜糖
    “她们就是那种冥顽不灵、顽固不化的类型。她还没在王洋的身上吃过大亏,现在劝就是浪费力气。指不定,等她在王洋的身上摔一跤了,我还未必能跟她说个明白。人不摔跤,怎么长得大,以后的路走得更稳。你姐啊,就是没有摔跤的时候,一直被你妈跟我扶着走。也该是让她受受挫了,人的一生太过一帆风顺,未必是好事。”

    乔栋梁再提到乔子衿的事情,语气真的平静多了,整个人也冷静了:“楠楠,你说得对,你就只是你姐的妹妹,你不欠她的,没必要为了她的人生一再委屈自己。但我跟你不一样,我是她爸,就算是全世界的人都放弃她,不管她,我不行。你姐现在的心思大,野,我管不住。作为她的父亲,我能做的就是,在有一天,她失败了,所有人都离开她的时候,我能帮你姐一把就帮你姐一把。”

    “爸,你高兴就好。”乔楠抿了一下嘴,不跟乔栋梁辩什么。

    她从来没有怀疑她爸一颗当父亲的心,她是对乔子衿没信心。

    一辈子不离不弃,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她爸的心可没他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坚定不移。

    “爸,杨叔叔的儿子要结婚了,肯定得摆喜酒,你是不是该去帮帮忙?”乔楠没有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她自己知道就行了:“上次我们搬家,杨叔叔可是出了不少力。”

    “这还用你说?今天你杨叔叔开口了,我哪有不同意的道理。就是结婚的那天日子不巧,你不在,要不然我可以带你一起去。”乔栋梁一脸的遗憾。

    乔楠乐了:“有什么不巧的,你替我祝杨叔叔和嫂子百年好合呗。爸,听说结婚有好多的事情要忙,这次,你有的辛苦了。既然快要结婚了,喜宴的菜单定下来了没有,食材去哪儿买,多少量,都定好了?”

    “楠楠,你懂得挺多啊。”乔栋梁惊讶地说了一句:“这么多复杂的东西,我都不太清楚。当年我跟妈之间简单,就只有两桌的人,根本就没那么多的麻烦。要不是今天老杨跟我提了,我也不知道,原来现在摆喜酒有这么多的花头。楠楠,你怎么懂这么多,就跟你办过喜酒似的。”

    作为一个父亲,懂得还没女儿多,乔栋梁觉得自己真的该要检讨检讨了。

    照道理,楠楠天天在学校念书,回到家里也是复习功课,做作业,哪有他接触的人多。楠楠都懂的人,他却才接触到,他是不是与这个社会脱节了?

    乔楠眸光一阵虚闪,笑声都发飘了:“爸,你忘了,我成绩可好了,我看了那么多的书,书上什么内容都有。就连结婚摆喜酒这种事,都有被出成数学题的。”

    她能不知道吗?

    乔子衿结婚的时候,所有的事情前前后后都是她一手操办的,她妈就是坐在凳子上,张张嘴,手东指一下,西戳一下。她爸倒是想办法,可是就跟现在一样,她爸一点经验都没有,完全帮不上忙。

    她不熟?

    乔子衿结婚,所有的经验全跑到她身上去了。

    那个时候,乔楠都怀疑,到底是她爸妈嫁女儿,还是她在嫁女儿。

    “真的?”乔栋梁一脸的不可思议,这书果然是世上最神奇的东西,就连这种东西都有地教的。

    “当然是真的,爸,你要有需要,明天我去一趟图书馆,帮你借本回来看看?”谎都已经扯出来了,乔楠当然要把这个谎扯到底。据她所说,大概相关的书籍是真的有。

    “不用。”乔栋梁直接摆摆手:“是你杨叔叔娶媳妇儿,又不是我嫁女儿。真有这么一本书,也好,你给我记着。等哪一天我嫁女儿,有用得着了,你再帮我借回来看。一个月后,我就是帮你杨叔叔的忙,你杨叔叔知道就好,我在一边帮忙,也够我学习的了。”

    乔楠抿嘴笑了:“行啊,爸,我看你回来的时候,出了一身的汗,我给你烧点水,就算不洗澡,擦个身也是舒服的。”

    “成。”乔栋梁一口答应下来,爽快地回房间拿衣服。

    乔楠把水烧好了之后,就搬到了卫生间里,接下来的事情,当然就不用乔楠管了。

    父女俩吃了晚饭之后,坐在一块儿看了两个小时的电视,大概九点钟的样子,就各种回房睡觉了。

    乔楠当然不可能一回房间就睡下,还得再看一个小时的书。

    至于乔栋梁,今天跑东跑西,还要跟老杨商量那么多的事,白天的时候还不觉得,此时一躺在床上,他就感觉到特别累。

    乔栋梁都没来得及胡思乱想,连乔子衿的名字都没有浮现一下,没一会儿的功夫就睡着了。乔栋梁这真的是憋出来的毛病,心情一放松,整个人不但开朗了,情绪状态一好,真的什么都好了。

    接下来,乔楠在家的这个周末,乔栋梁不是出去走走,找老友聚聚,就是找邻居联络一下感情。

    甚至,乔栋梁在退役了十几年之后,竟然重新捡起了晨跑的习惯,五点钟起床,绕着小院跑大圈儿。直跑了一身汗出来,到六钟,才回家吃早饭。

    乔栋梁能做的事情多了,更是把乔子衿跟王洋的事情撇到一边,都不再多问乔楠一句。

    他说他想通了,不再管,除非乔子衿跌到再也爬不起来,所有人都放弃她,她这个当爸爸的才会拉扯乔子衿一把,乔栋梁还真的说到了。

    乔栋梁一冷静,有些事情就越想越明白。

    他这个时候关心乔子衿,拼了命地要把乔子衿从王洋的大坑里拉起来,乔子衿不但不会感念他的一片慈父之心,还会嫌他多事,想害她呢。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实在是没必要做。

    乔子衿跟丁佳怡觉得这样好,就由着她们母子俩闹腾吧。除非是真的吃了大亏,否则,他说的话再金玉良言,丁佳怡跟乔子衿都不可能听进去一个字。

    这么一来,乔栋梁的心思放下后,整个人都轻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