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395.第395章 一家有女百家求
    “跟我有关,杨叔叔跟你聊了什么?”乔楠挑了挑眉毛,好端端的,她爸跟杨叔叔聊她干什么?

    “哈哈哈……”乔栋梁拍着自己的大腿笑了:“你杨叔叔不是有个儿子吗,你杨叔叔上次来我们家,帮我们搬东西,看你觉得好,他今天才告诉我,那个时候,他还想过让你给他做儿媳妇呢!”

    都说一家有女,百家求。

    乔栋梁在乔楠的身上,真的知道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之前是周家,现在又是同事,作为被“求”的那一个,乔栋梁心里叫一个爽字。

    “……”就为了这事儿,她爸这么高兴。

    乔栋梁喝了口水:“不过你杨叔叔很快放弃了,他想早点抱孙子,可等不了那么久。他那个儿媳妇,我见过,跟你比起来,当然是差了不止一点点,但跟其他人比起来,其实挺不错的。”

    乔楠又给乔栋梁倒了一杯水:“爸,就为了这事儿,你高兴成这样?”

    “哎……”乔栋梁叹了一口气:“不是我想马后炮,现在想想,其实生女儿比生儿子好多了。就我们家这个情况,要是你跟你姐其中一个是儿子的话,我以后都不知道要拿什么给这个儿子娶媳妇。你是不知道,你杨叔叔为了这个儿媳妇,砸了多少钱进去。”

    他生的两个都是女儿,以后都是别人求到他们家的门口,而不是他反去求。

    现在有个儿子,真是不容易,娶媳妇儿,什么都要花钱。

    乔栋梁只有两个女儿,所以,他从来不去了解这方面的情况,可今天跟老杨一谈,他才知道,原来生一个儿子的负担这么重。

    当下的年轻人似乎不喜欢跟长辈住在一块儿,想要一个单独的家,当家长的,自然就得出钱给小俩口另外买房。

    老杨之所以那么急着给儿子赶紧娶个媳妇回来,也是因为怕以后儿子娶媳妇要付出的钱更多。

    有老杨的儿子作对比,乔栋梁忍不住想到了他娶丁佳怡的那个时候。

    当年,他们俩在一起也是真的不容易,根本就没有什么仪式,随便请了几个人吃顿饭,扯个证,就算是结婚了。

    那时候结婚,已经讲究三大件了。

    丁佳怡跟丁家的人闹翻了,乔栋梁甚至也没给丁家多少东西,等于是白捡了一个老婆。当然,乔栋梁没出聘礼,丁佳怡也没有任何嫁妆带到乔家的。

    乔楠坐下来,笑了:“爸,你可别说得这么轻松。养儿子,以后娶媳妇儿的确是要花不少钱,但是生女儿的负担也不比生儿子轻多少。你别忘了,姑娘嫁人还要有嫁妆呢。不说我,你觉得,我姐要多少,才肯点头?”

    乔子衿的眼光好,在房价还没有大涨之前,就通过她妈剥削她,陪嫁了一套房子到陈家。

    陈家只需要乔子衿嫁过来的时候,别太寒碜,给他们陈家丢脸就行,至于乔子衿带嫁进陈家的东西,陈家的人根本就看不上,一直都在乔子衿的手里。

    乔子衿不但要房子陪嫁,还要存款,电视机。

    亏得乔子衿嫁给陈军,不过是零零年初的那段时间。

    2000年后,中国的经济发展了,所有人的生活水平都大大提高,可是四个轮子在那个时候,不是家家户户都有的。不像2010一年后,几乎一户一辆,多的甚至已经开始有两三辆了。

    所以,二千年那会儿,乔子衿嫁给陈军,唯一没有跟乔家提的要求就是再陪嫁一部四个轮子的车子。

    一句话,乔子衿可没那么好打发。

    一提乔子衿,乔栋梁的脸色就变了变:“你姐,你姐跟你提过,她嫁人的时候,要多少陪嫁吗?”

    说到乔子衿的性子,乔栋梁还真吃不准,但平时的时候,乔子衿对吃穿用的要求的确是挺高的,说句不好听的,就是那种很会享福的人,一点都不肯亏待自己。

    “我姐跟我的关系还没好到那个地步。不过我听我姐跟我妈提过,她以后要么不嫁,要嫁的话,对方家里一定要条件非常好。我姐又是那种喜欢争面子的人。你说她真的找到这样的人家,她可能会不想多带点嫁妆嫁过去,免得被婆家的人看轻吗?”

    “……”乔栋梁沉默了一下,这次他完全没有反驳乔楠的话,因为他知道乔子衿还真是这样的人。

    乔楠所描述的那句话,绝对是出自于乔子衿之口。

    可以说,乔子衿所说的要找的那种男人,正好是跟他完全相反的那一种。

    握着手里的杯子,乔栋梁淡淡地笑了笑:“不管你姐提多高的要求,我跟你妈分居两年后,就该离婚了。你姐归你妈,你姐就算是提再高的要求,也跟我没关系,这些以后都是你妈的事了。”

    想到老杨今天劝自己的话,乔栋梁的心情已经平静了不少。

    老杨说得对,要是子衿真的把他当成爸爸,对他好,关心他,孝顺他,他多在子衿的身上费些心思跟精力,那都是应该的。

    相反,要是子衿根本就不需要他这个爸爸,他何必再拿热脸贴大女儿的冷屁股。

    乔栋梁不得不承认,就目前的情况看来,他这个爸爸是不被乔子衿需要的。他对乔子衿的关心,指不定在乔子衿的心里,不但是多余的,还觉得他烦人呢。

    想着年前去朱家吃的那一顿饭,乔子衿有多巴结着王洋,乔栋梁深吸了一口气。

    他觉得王洋是个大坑,子衿一定会在王洋的身上栽一个大跟头,可是在子衿的眼里,王洋估计就是一个她寻找了很久的金矿,怎么舍得放弃。

    就连老杨都知道吾之砒霜,彼之蜜糖的道理,他要再想不明白,真是白活那么多年了。

    听到这些话,乔楠犹豫了一下:“爸,你是真的想通了,还是一时想通了?”要不了多久,就又会跟这之前一样,旧病复发,一颗心全扑在乔子衿的身上,还想难为她?

    “不是完全想通了,也不是一时想通了。你姐跟你妈的性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