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381.第381章 被罚睡书房
    洋洋最近很乖,也没再跟宝国吵架了,兄弟俩感情比之前好很多,这事儿应该不难办。

    才挂了王青林的电话,朱琴就再打了一个电话给朱老:“喂,爸,是我。有这么个情况,跟你说一下,你跟我哥提一提。那些人也不知道怎么办事的,拿着国家开的工资,光拿钱不干活。要是耽误了我们家青林的事儿,我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

    这个项目,朱琴听王青林提了很久,王青林很有野心,也很有把握,说干完这个项目,政绩好看了,今年就能再往上升一升。

    朱琴嫁给王青林,算是下嫁。

    当年,王家的条件跟朱家完全没法儿比,朱琴就是看上王青林这个人,图王青林对自己好才嫁的。

    朱琴也已经习惯了,一旦王青林要干什么事,总会找朱家的人帮忙,所以朱琴压根儿不觉得,这样的做法有什么问题。

    “这样吗?这些事我知道得不多,我跟你哥提一提,成不成你哥说了算。”难得接到女儿的电话,一听又是为了女婿的事,朱老心里不是不烦。

    电话另一头的朱琴笑了:“爸,你跟我开玩笑,有我哥在,什么事不成的?”

    朱老揉了揉额头:“那也得你哥愿意改,你哥最近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心向着王家,我管不了,你哥怎么做,我也管不了。你们兄妹俩都长大了,我老了。以后有事,自己解决,让我安安心,好好养老成不成?”

    朱琴心虚地说道:“爸,你这是怎么了,一下子发这么大的脾气,这对你的身体不好。”

    “怎么了怎么了,就光会问,不会自己想想?每次王青林有什么事情,你都打电话给我。琴儿,你不会直接打电话给你哥?琴儿,你是不是觉得爸老了,是个老糊涂了,真的什么也不明白?”给女儿当了那么久的传话筒,朱老心里是怎么想的,只有朱老自己知道。

    朱琴缩了缩脖子:“爸,你今天心情不好?”明明以前都这样,也没什么问题,今天她爸怎么一下子就发火生气了?

    “行了,这次的事,我还是帮你在你哥面前提一提,但结果怎么样,你最好别抱太大的希望。”朱老叹气,儿女都是他前世欠下的债:“你长大了,一颗心向着夫家,我管不了。你哥也长大了,你哥想做的事,爸同样也拦不住。这事儿就是这样,你自己看着办吧。”

    朱琴还没来得及说一句,只要她爸开口,她哥怎么可能不答应,电话另一头就挂了,发出“嘟嘟嘟”的盲音:“喂,爸?喂?!挂了?”

    朱琴把电话挂了之后,看着电话,发了一会儿小呆。

    她爸刚才那么说,到底是答应了还没答应经,她爸这是怎么了?

    朱琴想不明白,等王青林晚上回来问的时候,朱琴也只是老实地把事实跟经过跟王青林说了一遍。

    王青林脱了衣服,坐在床锁眉深思:“爸不是让你打个电话给哥吗,你要不去问问看?”所以说,事情的关系还是在朱成祺的身上。他就奇怪,明明那笔款子已经帮他预留好了,要不了多久就到账,他也能大干一场。

    怎么好端端的,那笔款子就下不来了,别告诉他,这笔款子是被朱成祺给压住的。

    “行吧,现在太晚了,要不明天我打电话给我哥?”

    “成,就明天。”

    王家的人休息了,难得待在翟家的翟耀辉给翟升打了一个电话:“翟升。”

    “爸?有事?”翟升一边看资料,一边接听翟耀辉的电话。

    “听说,你在管王青林的事情,为什么?”他们翟家跟王家一向没什么往来。

    “爷爷曾教过我,身为军人,就该为国家和人民办实事,绝不弄虚作假。王青林敢耍花样,我让人扣一扣款子,没什么问题。我看过报账了,王青林的这本报账,水得厉害。我没道理看着他拿着人民的钱,搞这种不实的项目。王青林弄不好,我们国家地大物博,最不缺陷的是人才,而是这些人才没有机会。王青林不行,我就把权力交给行的人,爸,你觉得有问题?”

    翟耀辉一开始听说这事儿,还以为王青林怎么惹到了翟升。可是翟升说起话来,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翟耀辉愣是找不到一句反驳的话来。

    身为翟升的父亲,翟耀辉怎么可能分不出来,翟升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翟升说是那么多都是为这事儿找的借口。

    翟耀辉把老花眼镜从鼻梁上拿了下来:“行了,你不愿意说,我也不逼你,少拿这些应付别人的话来堵我。这事儿,没多大的问题,你自己把握分寸就好。”

    王青林的报账有水分,几乎是个人就知道。

    现在替国家人民办事的人,实报实销几乎已经没有了,唯一的区别是留下多少,和留钱的不同方式。

    王青林算是收敛有尺度的,就算有朱成祺做大舅子,做事也从来没有太过分过,所以,知道有点小问题,也没什么人去管,毕竟还得卖朱家一个面子。

    “嗯,很晚了,爸,你可以睡了。”翟升并不意外翟耀辉会说这话。

    “……”翟耀辉迟疑了一下,半晌才憋出两个字:“还早……”

    “……”翟升翻资料的动作停了停,眼里露出了笑意:“妈还在生你的气,让你睡书房?”

    翟升才说完,电话另一头就传来打翻茶杯的叮当声:“咳,瞎说什么呢,就是想看点东西。行了,不聊了,挂了!”

    挂了电话之后,翟耀辉略带狼狈地把打翻的东西收拾好,没劳烦家里的阿姨,这个时候到底晚了,阿姨也休息了,翟耀辉不想把阿姨叫起来。

    看着打翻的茶杯,翟耀辉叹了一口气。

    再看看书房里自己铺好的床,翟耀辉的脸黑了黑。自打他娶了苗靓之后,他都记不清楚,自己有多少年没自己铺过床,叠过被子了。刚碰被子的时候,翟耀辉差点不知道怎么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