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379.第379章 团长夫人(加更)
    “我这是小感冒,很快就会好了。其实一年里,我也不会感冒几回,你别担心我,我肯定会好好的。你给我买了这么多的药,别说是下次你回来了,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也未必能把它们都给干掉。翟大哥,你,你也要多注意安全。”

    “行了,我知道。”来看乔楠的时间,本来就是翟升挤出来的,刚跑去给乔楠买药,又花了翟升不少的时间:“楠楠,你好好休息,记得吃药,我走了,下次回来再看你。”

    说着,翟升一秒都不敢耽搁,翻出了乔楠的房间后,细心地把窗户关上,出了小院儿一上车,翟升就直接马不停蹄地赶往部队。

    躺在床上的乔楠,紧了紧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然后小脸在翟升捏过的被角蹭了蹭,再把翟升给自己买来的药藏好,这才真正安心入眠。

    或许,翟升的出现比无论什么感冒药都好用,等买完菜,带着感冒药回来的乔栋梁进乔楠屋子的时候,看到乔楠的样子似乎好了不少:“楠楠,醒一醒,吃药了,要是还困,吃完药继续睡。”

    “爸。”乔楠揉了揉眼睛坐起来,就是温水把感冒药给吃了:“爸,我还是好困。”

    “没事,那就继续睡。”扶着乔楠躺下来,乔栋梁替乔楠把被子盖严实,才想出门就看到乔楠屋里的窗户开了。

    乔栋梁脚步一顿,想问乔楠,这窗户是她自己开的吗?

    谁知道,乔栋梁一回头,乔楠倒头早就睡着了。乔栋梁摇摇头,替乔楠把窗户关好了,就出去,替乔楠做饭,免得乔楠醒过来,连吃的都没有。

    “团长,过年好。”翟升一回到部队里,就看到了周军。

    翟升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之后,把外套给脱了,挂在衣架上:“这么早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团长,你心情真好,是不是我们团也要有团长夫人了?”周军乐呵呵地问了一句,周军有喜欢的姑娘了,他就巴不得部队里所有的兄弟都有相处、结婚的对象了,就算是看翟升这个顶头上司,也是一样的。

    “有团长,当然就有团长夫人。”翟升意有所指地说了一句:“说正事儿,找我干什么?”

    “团长,想让你批个假。”过年的时候,他倒是想去看楠楠,可惜,遇着家里有事了。这次过年,周军前前后后加上花在车上的时间,总共就十天。把家里的事情解决一下,周军就没空去看乔楠了。

    翟升皱了皱眉毛:“你觉得,你这个假我能批吗?”

    “就半天,我去去就回,成不成?”周军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都在翟升的面前装可怜了。周军表示,二十好几的他还没把小媳妇儿搞定,真的很可怜。

    “不成。”翟升拒绝,他对自己都没有假公济私,又怎么会允许周军这么做了:“对了,我交给你一个任务,这事儿,你去查查。”

    “这么快就有任务了,什么任务?”一提到任务,周军的态度就严肃了不少。

    “去替我把这事给查了。”翟升给了周军一份资料。

    “这事儿,要用我们去查吗?”周军看了看资料,觉得有点奇怪:“是上面布置下来的任务?”不像啊。

    “去查。”翟升没有多做解释,这事儿他们可以管,也可以不管,但现在,他想管。

    “是,团长,保证完成任务。”面对正事儿时,周军的态度向来认真端正,完成翟升交待下来的任务。周军走了去完成翟升布置下来的任务后,翟升又叫了一个人过来。

    只不过,这个人调查的事情显然是比周军的要容易多了,不过短短半天的时间,他就把翟升想要的答案放在了翟升的面前。

    “行了,你出去吧。”翟升看了资料上的内容,然后就冷笑了起来。看来楠楠的怀疑不是多余的,这个王洋的确是有问题。为了对付朱宝国,他没办法再对朱宝国直接下手,甚至也挑拨不起朱家的人,就对楠楠下手了。

    放下手上的资料,翟升直接打了一个电话:“喂,你好,对,是我,有一件事情……”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还没过十五,乔楠跟乔子衿就开学了。

    一个年没见,等平城高中的学生再回到学校时,不少人都横长了不少,但是当何云她们见到乔楠时,却妒忌得不行:“乔楠,你到底有没有过年啊,别人过一个年,都是长肉的,你怎么又掉肉了?!”

    “就是,你这脸,都快没有肉了。”胖了最多的唐梦然都快想把自己身上的肉揪下来,按在乔楠的身上了,这样才公平啊。

    “别提了。”乔楠脸一黑,郁闷得不行,别人过年,只要考个好成绩,就能过得舒心,可她不行啊。

    “怎么了?”方芳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你个年级第一,难道这个年过得不好?”

    “大年三十,来大姨妈,血流成河,奔腾不止。初九,重感冒,直接在床上躺了三天。”乔楠掰了掰自己的手指算一算,谁过年,能比她还倒霉的。

    “哈哈哈,怪不得。”唐梦然心里一下子平衡了,来大姨妈实在是太讨厌了,血流不止就算了,还特么疼,太折腾了。尤其是楠楠是在大年夜那一天晚上来的,更折腾人。换句话说,楠楠连个年都没有好好过。

    “可怜的孩子。”陶珍琴摸了摸乔楠的脑袋,同样幸灾乐祸地笑了。

    “小乔,你来得比我还早啊。”朱宝国后头跟着个小跟班儿,大步走进教室:“对了,这是我爸让我给你带的信。也不知道里面写了什么,神神秘秘的,还不准我看。哼,谁稀罕。”

    “朱叔叔给我的?”乔楠拿过信,并没有马上拆开来看:“行了,把脖子收一收,朱叔叔不让你看,我肯定不会在你面前拆的。估计是我之前让朱叔叔带的书,朱叔叔差不多找到了吧。反正对这些书,你肯定没兴趣。”朱成祺想跟她说什么,连朱宝国都不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