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372.第372章 离婚吧
    “不成。”

    “为什么?!”

    乔栋梁睨看着丁佳怡:“我记得子衿可比楠楠喜欢看电视多了,楠楠平时住校,这电视都是我在用。楠楠回了家,也是看书的时间多,这电视有了和没有之前,楠楠都一个样。子衿就不同了,子衿本来就容易分神,成绩跟楠楠的没法儿比。要是把这电视带回去,子衿难得回家的两天,就天天盯着电视机了。我不能害楠楠,也不能害子衿啊。”

    “那还不容易,我管着子衿不让她看,这电视,给我看啊。”要是他们家多了这么一台大彩电,脸上多有光啊。

    “不给。”乔栋梁冷笑:“说了半天,你就是为了自己。我告诉你,但凡这屋子里的东西,都是楠楠的,别说电视机,你连一块木头都别想碰。”

    朱成祺花那么多的钱,给这个家装了那么多的东西,不是冲着他的面子来的,为的是楠楠,朱成祺可是想认楠楠做干女儿。

    他以前赚的一切,都给子衿,已经对不起楠楠了。

    丁佳怡还想帮着子衿抢楠楠的东西,只要有他在的一天,这事儿就不成!

    “你!”丁佳怡气结,在钱财的面前,丁佳怡完全不怕乔栋梁,更不顾忌乔栋梁刚才的“离婚说”了:“子衿说过,我们俩结婚,还没离婚呢,你赚到的所有,都叫做婚内财产。我有一半的支配权,我说要就要。不但电视机跟电话机我要拿走,而且刚刚那屋里的东西,我至少也要拿走一半!”

    不讲情是吧,那她就只能跟老乔讲法了。

    乔栋梁脸冷心更冷:“婚内财产?看来最近子衿教你挺多的啊。”

    丁佳怡咽了咽口水,为自己壮胆:“如果你实在是不愿意让我把电视机跟电话机拿走,也成,你花多少钱买来的这些东西,你给我一半的钱,我就不管了。”

    老乔的心完全偏向了死丫头,死丫头的成绩又是真的比子衿好太多了。

    万一老乔供不起两个女儿念书,到时候,老乔会不会为了死丫头而牺牲子衿?要真这样的话,她得趁着老乔有动作之前,先替子衿多攒点学费才成。

    乔栋梁吐了一口气:“你要拿一半,跟我分清楚是吧?不是不行,明天民政局的人就上班了,我们把婚离了,才好分财产。你去不去?你要去,就算这电视机跟电话机不是我买的,只属于楠楠一个人的,不算在我们俩婚内财产上,我就算是卖血,也凑这两样东西一半的钱给你,成不成?!”

    “离婚之后,子衿归你,楠楠归我。乔家小院,通通归你,我不拿一半,楠楠也不稀罕。我带着楠楠,自然会想办法养活楠楠。子衿上大学,的确是要花不少钱,可我也得养楠楠。这样吧,办妥了离婚,我每个月再给你们母女俩一百块钱的抚养费,直到子衿毕业为止。”

    “老、老乔,今天才初七,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你不要我了?”丁佳怡吓傻了,明明在说电视机的问题,她不明白,乔栋梁怎么就把话题扯到了离婚上。

    一直以来,丁佳怡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婚,她还是非常舍不得乔栋梁的。

    想着大年夜那一天晚上,乔栋梁还跟她你浓我浓的,怎么才七天,这个男人就翻脸不认人了?

    “不是我不要你了,是你不要我了。一说到钱,你眼睛都红了,不是要跟我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吗?这婚没离,就说不清楚,分不明白。离了婚,才能弄清楚这个。你不想跟我过日子,也成,我不勉强你,咱俩早散,指不定你还能趁着年轻,再找一个。到时候,你可得擦亮眼睛,得找个你真正想要的。这次,没人再逼着你嫁人,你也不需要再匆匆忙忙挑错人了。”

    乔栋梁觉得自己累得慌,尤其是跟丁佳怡在一起的时候,比干活的时候还要累得多。

    “不,我没想离婚,我不离婚。”

    “那电视和电话机的一半,你还要不要?”

    “我……”说不要,丁佳怡舍不得这么一大笔钱,说要,但她又真的不想离婚。她能不能想个办法,先把这笔钱拿到手,然后再赖了离婚这个话题?

    “老乔,你说话别这么气人,你就气我见钱眼开,你也不想想你自己,你现在心里就只有乔楠一个女儿。是,我是女人,我的确没你会赚钱,要是我只靠自己一个人,根本就养活不了子衿,也没法儿供子衿念书。越是这样,我肯定要多替子衿打算,免得子衿吃亏。”丁佳怡不服气,如果不是老乔偏心,她用得着费这个心思,把夫妻情份都闹没了?

    “我偏心楠楠,我为楠楠付出的多?丁佳怡,也亏得你有脸说这话。我十几年的积蓄,全用在谁的身上了,你说,你说!积蓄花完了不说,整个乔家,我都留给你和子衿了,我到底是在偏心楠楠,还是偏心子衿?你有没有良心?这个家是我们的吗,是借来的!”乔栋梁心寒了,大女儿是个自私的,丁佳怡这个老婆根本就是个眼盲心盲的。

    “每次想到我为楠楠做的事情,我这个当爸的,老脸都挂不住!”乔栋梁用力地刮了刮自己的脸,脸上都出现一条条的红痕了。

    “老乔,我都不记得这是你第几次跟我说离婚了,老乔,你是认真的?”丁佳怡磨牙,老乔对子衿好,那是应该的,老乔每花在死丫头身上的一分钱,那都是浪费,花的是子衿的钱。

    “认真的。”乔栋梁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离婚。

    这两个字,一般都是女人挂在嘴边,尤其是出于威胁的目的。但在他们家,情况正好反了一下,是他一直挂在嘴边威胁丁佳怡,希望丁佳怡可以把自己的脾气改一改,收敛一点。

    悲哀,这是他跟楠楠的悲哀。

    “老乔,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有别的心思了。你的心要真不在我身上了,我拦也拦不住,想离婚,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