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362.第362章 朱叔叔你是认真的吗
    “有人冲着我们家的条件贴上来,可我不会要,我又不傻。”

    朱宝国声音一扬,确定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清楚地听到他的话。说的时候,一双眼睛更是不断往乔楠那个方向瞟,观察乔楠的反应。

    他可是正经男人,就算有女人自动送上门来,他不乱来的,直到现在,他还是处男呢!

    “还算你聪明。”朱成褀冷哼了一声:“你要敢乱来,以后你妈肯不肯认你,就是个问题了。”想到李淑在世时,对感情有洁癖,朱成祺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成了那种喜欢跟人乱来、不负责任的男人。

    “哎哟喂,这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歪楼了歪楼了。我们之前讨论的,是这个吗?”朱宝国闹了个大红脸。

    “是你自己先提的。”朱成褀陈述事实。

    “得,那我闭嘴还不行吗,饿了,尝尝我爸的手艺。”确定乔楠看自己的眼神并没有异样,朱宝国连夹了几筷子菜放在自己的碗里。就他这情况,还是多吃少说,更保险一点。

    “朱叔,我有点事想问你。”吃完饭,乔楠拿了一本书:“是关于学习上的,能单独请教你吗?”

    “可以。”

    “我也要听,指不定以后高考的时候,我也用得上。”

    朱成褀甩了一本书罩在朱宝国的脸上:“听什么听,楠楠问我的是英语知识,早就超纲了,等你到了大学,你也未必能听得懂。看你该看的。”

    进了房间后,朱成褀的脸色正了不少:“楠楠,你想跟我说什么?”

    “关于王洋。”

    “他又怎么了?”朱成褀眉毛一拧:“据我所知,他最近没什么动作,老实了不少。”

    乔楠笑了:“要是他能老实,他就不是王洋了。不过这次王洋学聪明了,有什么事情,不是自己出手,而且也不是对朱宝国直接出手。”

    “他算计到你头上了,他对你做了什么?”

    “朱叔叔,这也是我今天要跟你说的情况。去年,一个姓陈叫陈军的学长,突然来我们学校,之后,还一直给我写信,追我的意思,挺明显的。朱叔叔,你说我要是谈恋爱了,还有多少心思会帮着你们管朱宝国。朱宝国的自律性又差,真那样,你说朱宝国会变成什么样?”

    “……”朱成祺眼帘一垂,要是楠楠真的恋爱了,情况不单单只像楠楠说的那样。

    宝国很在乎、看重楠楠。

    李淑死的早,宝国从小就缺少安全感,性格又霸道,独占欲很强。宝国之所以讨厌王洋,就是因为王洋在他跟他爸的面前表现得很乖,讨人喜欢,宝国觉得爸爸跟爷爷被人抢走了,因此脾气就更坏了。

    楠楠是宝国除了家人以外,唯一重视跟要好的朋友。

    要是楠楠这个时候谈恋爱,不理宝国,只怕宝国的情况会比以前更严重,自暴自弃百倍。

    朱成褀做了几个深呼吸:“你为什么会把这个陈军的出现,直接算在王洋的头上?楠楠,你是个优秀的姑娘,有人喜欢你,要追你,其实并不奇怪。”

    “直觉,陈军出现得太巧合了,追我追得太莫明其妙。我只跟他见过两次面,陈军的家世不错,他爸好像是警察局的副局长,也算是公子哥一个。半年里,他给我写了不少信,我唯一回寄他的一封,就是把他所有写给我的信,又寄了回去。今年大年初一,他来我们家了,还跟王洋撞上了。我看着他们俩个怪怪的,就随口问了一句,他们俩是不是认识。当时陈军跟王洋挺逗的一起回答我,说不认识。陈军在我家的整个过程,没跟王洋有过一个眼神交流,甚至也没说过一句话。朱叔叔,你虽然一直待在部队里,但你察言观色,看人的本事肯定也不低,你觉得这个情况,合理吗?”

    “不合理。”朱成祺非常肯定地说了一句。

    “还有一点,朱叔叔,你可以注意一下。我们班有女生对陈军挺有兴趣的,所以我听说了一点情况。陈军的爸现在只是副局长。”

    “你是说,陈军想帮他爸往上爬?”朱成祺是聪明人,乔楠说半句,他就听得懂乔楠话里的意思。

    “这只是我的猜测,事实怎么样,要靠朱叔叔你自己去查。儿子是你的,我就只是朱宝国的朋友。”要是朱成祺真的保证不了朱宝国,她再小心也没有用。

    “为什么不直接跟宝国说,他不小了,应该学着自己处理这些事情。一有事情,你从来没有想过要跟宝国说,都是跟我商量,你是不是太小看宝国了?”朱成祺有兴趣地看着乔楠,乔楠的表现就跟长辈在护着小辈一样。

    非常不幸的是,那个被护着的“小辈”是他的儿子。

    “王洋的算计太深,朱宝国还不够成熟,太冲动。想要磨练朱宝国,也得有一个过程和阶段。很明显,朱宝国不适合做跳级生。”一下子跟王洋扛上,以朱宝国的智商,直接被炮灰成渣渣:“最重要的一点,训练朱宝国,这是你的事情,不是我的。我把情况反应给你,到底该怎么安排朱宝国去处理,就看你的了。我就是一个孩子,没那么大的能耐。”

    “你是个孩子,但你的能耐比你想得大。”朱成祺笑了。

    楠楠向他反应问题,等于是在这盘棋局上落下第一个子,摆下阵势,布好局套。

    “朱叔叔,我能不能再问你一个问题?”乔楠紧张地手握成了拳头,手心更是一直冒汗。

    或许接下来,朱成祺的回答,可以解释她这几天一直想不明白的问题。

    “问。”

    “你刚刚说,要认我做干女儿,你是开玩笑的,还是认真的?”

    “认真的。”

    “!”乔楠拳头一紧,并不长的指甲直接在掌心戳出了几个半月形的印子:“为什么?就因为我对朱宝国好?”

    如果是,那么她的猜想还有可能是错的。

    如果不是……

    王洋啊王洋,原来我们俩的孽缘还挺深的,不止这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