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348.第348章 就是要划清界线
    “爸,你跟我不一样,你始终觉得有一天,我姐还能是个好女儿。她对我来说,永远都不可能是一个好姐姐了。我跟我姐之间的关系,爸,你以后就别忙活了。”

    乔楠现在别的不怕,就担心万一她以后真的能耐了,可以飞出去了,乔子衿看到她好,在有能力之前,就会死命地扒着她,吸她的血。她要不肯,她爸本着偏弱的心理,调合她跟乔子衿的关系。

    一想到自己跟翟升今天早上才确定的关系,乔楠更要提防一下。

    “楠楠,你跟你姐?”这是打算老死不相往来,楠楠是不想认子衿这个姐姐了吗?

    “爸,我能说的是,我姐心眼儿太多。是,她是我姐,可也没她老算计我、害我,我还要一直对我姐好,帮着我姐,拉着我姐的道理。别的不说,我至少不会见不得我姐比我好。冲着这层血缘有关系,我姐只要不来惹我,我肯定不会对我姐做什么的。”

    乔栋梁手握了握拳头,放在自己的膝盖上,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可万一你对你姐好,你姐醒悟过来了呢?楠楠,你姐是不懂事,可你只有这么一个姐,难道你要放弃她吗?”

    乔楠的脸也跟着沉了下来,她特别不愿意回答乔栋梁的这个问题。

    她用一生对她姐好,她姐不但没有醒悟,反而变本加厉,乔子衿的心是捂不热的。

    “爸,是不是就因为我比我姐懂事,所以我姐犯了错,要退让、忍让的那个人就一定是我,我姐就可以自私、任性下去?是,她是我唯一的姐,可我还是她唯一的妹妹。为什么她可以对我下这个手,这么算计我,我却要不离不弃地拉着她?凭什么?万一我姐要是醒悟不过来,我是不是要牺牲我的一辈子,对我姐不离不弃,去感化我姐,照顾我姐?”

    乔栋梁连忙摇头:“不会的,你姐再不懂事,也不可能一辈子……”

    “那我姐懂事会是什么时候,爸,你能说得清吗?我姐现在不懂事,只是不想让我念书,以后我要找的男朋友,比我姐找的出色,你说我姐会怎么做。我是不是要了为我姐跟我男朋友分手,不结婚,或者是找个比我姐的男朋友差一点的男人,来满足我姐超越的欲望?我姐的人生倒是圆满了,爸,那我的呢?她这辈子有你和妈宠着,有我让着。爸,我这辈子,能有什么?”

    “你……”乔栋梁答不上来。

    “爸,你跟妈偏着我姐,对我姐好,没关系,我不挣不抢。没了你跟我妈,我想自己对自己好,成不成?”说到最后,乔楠的语气里满是苦涩,她的要求难道还不够低吗?

    “楠楠,你跟你姐还小,你真的确定,你跟你姐要走到这一步吗?或许,我们可以给你姐定一个时间,要是到那个时候,她还不改好,你就别管她了?”乔栋梁咬着牙后根,他也知道自己这话还是偏心,对乔楠太不公平了。

    乔楠笑了,笑得没有一点暖意:“定个时间?爸,那你说定在什么时候。我姐已经成年了,再过一年,就该二十了。你说我们是该定在她的三十岁,还是四十岁,又或者五十岁?”

    人的一生,总共才几年,乔子衿几乎已经走完她生命中的四分之一路了,还要她给乔子衿定个时间?

    “爸,你是我姐的亲爸,你不会放弃她,我理解。我跟她就是姐妹,要我一辈子都带着这个阴影生活,我做不到,她又不是我女儿。而且就连爸你也不能保证,我姐这辈子还能有改好的一天。爸,我赌不起。”她也不愿意再赌,她都赌了一辈子了!

    “楠楠,你这是准备跟你姐划清界线了?”

    “一个大年三十,都能逼得我在乔家小院待不下去的姐姐,我不划清界线,留着过今年的年吗?”乔楠无奈地接了一句。

    乔栋梁用力地揉了揉自己的脸,明明两个女儿都还在念书,他却生出一种,两个女儿都已经长大了,要离开这个家的错觉。

    女儿是真的长大了,大的小的都有自己的心思,他这个爸却一点都不知道。

    “行吧,这是你自己的人生,以后的路要怎么走,得你自己做决定,爸没办法替你做选择。做人一辈子,只要你能做到问心无愧,其他的,爸也不多说什么了。”

    他没有资格和理由让楠楠拉扯子衿一辈子,楠楠对子衿没那个义务。

    楠楠要是愿意,那是楠楠对子衿的情份,楠楠要是不愿意,那就是本分。

    想着当年,丁佳怡为了嫁给自己,寻找自己想要的生活,直接跟娘家断绝往来,这二十年来,丁佳怡是真的从来没有回家去看过,乔栋梁就特别能理解,为什么乔子衿和乔楠做事情,尤其是在面对亲情的时候,都能这么果断,不跟他似的,犹豫不决。

    她们娘仨儿,真是一模一样。

    他这个一家之主,早就明存实亡了。

    他们乔家的三个女人,主意正,不是他能管得了的了。

    老婆,老婆说不听,大女儿,大女儿管不住。

    乔栋梁知道,自己总不能挑软的捏,欺负楠楠是娘仨当中性子最好的一个,就尽要求楠楠为这个家做出多少牺牲。

    除非他有本事让丁佳怡和子衿改变,否则乔栋梁明白,他真没那个脸要求乔楠做那么多的事情。

    “爸,谢谢你能理解我。”乔栋梁一松口,乔楠就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她爸是她在这个家,唯一的一点顾忌了。

    “这句谢让爸惭愧,在这个家里,爸能为你做的,似乎就只有那么多了。你妈跟你姐,主意一个比一个大,性子一个比一个犟,做的那些事,我都没脸在你面前提。也是我想不明白,才会对你说刚才那些糊涂的话,楠楠,你别放在心上。以后,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爸不管了。”乔栋梁颓丧地甩了甩手,垮下来的肩膀让他一下子就跟老了五岁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