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340.第340章 母子对弈
    有个人可以正确引导苗靓,对于翟家的人来说,肯定是一件好事,就怕对方别有居心,这对翟家来说,就是一个大问题。

    “你觉得妈连这点判断力都没有吗?”

    “这个不好说啊。”翟华皱起眉毛,她妈理智的时候,绝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可当她进死胡同时,智商完全不在线。

    “什么不好说?”正好进来的苗靓听到了最后一句话:“你们爷爷还在外面呢,你们俩小躲在房间里聊天,像话吗?留你爸跟你们爷爷在外面大眼瞪小眼,好吗?”

    翟华小小心虚了一下,看到苗靓似乎真的只听到最后一句话,才松了一口气:“我陪爷爷去下棋!”

    “你陪爷爷下棋,是你陪爷爷啊,还是爷爷陪你?”苗靓直接乐了,公公下象棋有点水平,但华华就是个臭棋篓子,走一步毁三步。

    “就是我陪爷爷。”翟华梗着脖子:“妈,我不跟你说了,我找爷爷去了。”

    才说完亲妈的坏话,亲妈就出现了。

    哪怕苗靓可能什么都没有听到,翟华还是忍不住心虚,直接跑了,把这个烂摊子丢给翟升。

    “翟升,妈有话想跟你说。”

    “说。”

    “你现在还小,其他多的问题,妈不会问,也不想问。妈只想告诉你,你现在还年轻,给自己和那个姑娘多一点了解彼此的时间和机会。你才二十二,那姑娘肯定比你还小。毛主席的话总记得吧?妈绝对相信你是一个负责,懂得克制自己的男人。”

    苗靓不怕别的,就怕她还没弄清楚那个小姑娘到底是谁呢,儿子跟那姑娘就忍不住偷尝了禁果,最后闹出了个未婚先孕。

    真这样一来,以翟家人的脾气,那姑娘必须进家门。

    这样冲动而匆促的结合,将来幸福的可能性很小。

    她不想儿子的一辈子误了,还让儿子害了人家小姑娘一辈子。

    “好,我跟她再处两年,两年后,我把她领回家给你们看。”

    “两年?行。”苗靓非常痛快地点头了,她以为自己拖延了时间,多争取到两年,她不清楚的是,乔楠现在才上高一,别说是两年了,至少两年半,她才可能跟翟升提及结不结婚的事情。

    所以,不是翟升真的妥协了,是现实让翟升不得不让步。

    自以为目的达成的苗靓心情极好地笑了:“儿子,那我们可说好了。你们两年处着,妈不拦着你们。不过,你是男人,更是一个军人,是翟家的人。在部队里,你一定要像以前一样,要不然的话,就算妈同意了,你爸、你爷爷也不会同意。翟家的男人最在意什么,最重视什么,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明白。要是你为了那个姑娘,在部队里出了什么岔子。到时候,可就不是妈给你们填添,是你自己断了你们的后路,明白吗?”

    “明白。”翟升眸色微敛,盖过眼底闪过的精锐光芒,他妈跟他来这一招?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小目标、大目标先后完成,苗靓的心情越发晴朗了。

    作为一名军嫂,苗靓非常清楚当军嫂的辛苦,辛苦还算是小事,更重要的是军嫂得耐得住寂寞。只要国家和人民需要,军人总是要冲在第一线。

    这样的情况往往就导致了家里人需要他的时候,他往往不在他们的身边。

    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受得住自己需要丈夫的时候,丈夫却次次永远都不在自己的身边的这种孤单寂寞冷。

    翟升才二十二岁,苗靓算着翟升现在处着的小姑娘,估计二十岁左右。

    如花一般的年纪,又被她儿子看上了,这姑娘长得肯定也不差。

    儿子一年能跟人家姑娘见面的次数,不会超过十根手指头,追姑娘的人多了,她不信姑娘能一直对她儿子不变心。不是她对翟升没信心,只是事实就是如此伤人。

    这还只是谈恋爱,要是那姑娘就受不住的话,自然是趁早分了好,免得大家都痛苦,因为成为一名真正的军嫂所要忍受的一切,只会比以前多,不会少。

    苗靓自己就是那样子一年一年熬过来的,她太清楚其中的辛酸了。

    苗靓以为,想要解决儿子的事情会很难,没想到这么容易,苗靓放松身体:“你知道乔楠现在住哪儿吗?”

    “知道。”

    “那刚好,我看乔楠这小姑娘的身体似乎有点虚,你爷爷一回来,家里的那些东西就又堆起来了,你等一下挑点合适的给乔楠送过去。”

    翟升眉毛一挑,嘴角一勾,微微一笑:“妈,你怎么知道乔楠的身体不太好?”楠楠昨天才来那个,所以他妈是今天才见过楠楠:“妈,你刚去了乔楠那儿?”

    “乔楠一个人在家,我过去陪她聊会儿天不行吗?”儿子太聪明,当妈的真发愁。

    “行!”翟升人抿着的嘴角闪过一抹狡猾的偷笑,这使得他正气凛然的脸上多了一点军痞的味道:“那我现在给她送过去?”

    “成。”早点吃,早点补啊:“你知道挑什么送过去,比较合适吗?也是我傻了,让你挑还不如让你姐挑呢,好歹你姐是姑娘,会清楚乔楠的情况一点。”苗靓站起来:“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差点又忘了。钥匙收好,乔楠这孩子的确是还不错,但以后可别再把家里的钥匙乱给别人,不是每个人的心思都跟乔楠一样单纯。”

    “不会。”拿着钥匙,翟升头一次不觉得生气。

    他怎么可能把自家的钥匙交给外人,他只会交给自己人。

    “爷爷,等等,我不走这一步,我,我走这一步,刚才的那一步不算数。”母子俩才从书房里出来,就听到翟华又在悔棋了。

    “怎么又不走这一步了?好吧好吧,再让你一次。”翟老爷子无奈地把棋子放回原来的位置,等翟华走下一步。翟华才落子,翟老你子的脸都黑了:“跟我下了那么久的棋,一点进步都没有,这步棋还不如刚才那一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