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336.第336章 你喜欢重要还是我们喜欢重要
    他跟丘晨曦的事儿,先解决了自己家的内部矛盾,一致对外,丘家也就翻不出什么浪花来了。

    “翟华,你跟我回房,我有话要问你。”一家人吃完早上这一顿汤圆之后,苗靓让家里的阿姨收拾的饭桌,拉着翟华就往房间里钻:“我有事要问你,你得老老实实回答我。”

    翟升不自在地拉开了自己跟亲妈的距离:“妈,有什么话你直说呗。”

    “翟升是不是有喜欢的姑娘了?翟升天天待在部队里,也没什么机会接触到女孩子?难道这个人是部队里的女兵?知道是谁吗?”

    翟耀辉没发现什么,当妈的苗靓能听不出自己儿子的语气吗?

    以前提儿子跟丘晨曦的事,儿子别说是反应了,就连个表情都没有,就跟将要来和丘晨曦结婚的人,不是他似的。但今天儿子有反应了!

    要说儿子没点情况,苗靓这个当妈的能信?

    “她家里情况怎么样,好端端的,他们家怎么舍得把女儿送到部队里吃苦,是不是家里的条件不太好?”要真是这样,她就得想点办法了。

    “妈,你说的都是什么呀。”翟升脸一拉:“我还是位女军人呢,我家条件不够好?而且只要翟升喜欢,那女的条件好不好,有关系吗?妈,你说这话,就不觉得……”打脸吗?

    翟华不明白,她妈的出生也不好,家里一堆穷亲戚,偏偏个个事儿多。

    她妈在嫌弃别人的时候,也不想想自己?

    有时候,翟华甚至会忍不住想,爸妈的感情一直不咸不淡,只有妈紧张爸的份儿,爸从来没怎么在意过妈,是不是就因为妈这脾气?

    反正翟华表示,她妈样样好,唯独这一点,让她接受不了。

    “你不懂。”苗靓的脸色变了变,分明是听懂了翟华话里的另一层意思:“你要记住,我这么做是为了你跟翟升好。你们还太年轻,不知道什么样的选择对于你们来说,才是最好的。妈是心疼你们。”

    翟华直接打断了苗靓的话:“妈,你说什么我都听,但唯独这事儿不行。以前也就算了,翟升真要有喜欢的人,又对那个丘晨曦没意思。你们非逼着翟升跟丘晨曦在一起,那就不行!妈,以后万一我要喜欢上一个家世比我们差,甚至是没法儿比的男人,你是不是也要阻止我?你是不是宁可让我跟对方的家世过一辈子,也不愿意我找个我喜欢的,高高兴兴地过一辈子?你想找的是女婿啊,还是权势啊?”

    苗靓脸色大变,手扬起来,差点没甩向女儿的脸:“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是你妈!”

    “就因为你是我妈,我才生气?你是我最亲的人,你不希望看到我跟翟升幸福吗?我们将来要在一起的人,妈,你觉得是你喜欢重要,还是我们自己喜欢更重要?”翟升跟乔楠的事,给翟华敲了一个警钟。

    事实上,很早以前,翟华就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只是没有机会好好跟苗靓聊一聊。

    翟耀辉的身份高,在外头跑的时间很长。苗靓又紧张翟耀辉这个老公,在翟华和翟升还小的时候,就经常扔着两个孩子给家里的阿姨看,她则陪翟耀辉天南地北地跑。

    就因为这样,翟华从来没能跟苗靓好好聊一聊。

    “华华,你、你是不是也有喜欢的人了,而且这个人家世、出生不太好?”苗靓脸一白,顾不上女儿对自己说话的态度,紧张地问了一句:“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你跟那个人认识多久?”

    “知道?”翟华冷笑了一下:“妈,说句不好听的,我是你唯一的女儿,我几岁、哪一天来的大姨妈,你都不知道,也没在我身边陪过我,你就全围着我爸转了。”

    翟华吐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我想对你说,你也得给我一个机会告诉你。妈,小时候的事情,我也不想多提,我刚那么一说,也不是要怪你。不过妈,我希望你可以尊重我跟翟升个人的意见和选择。”

    “华华,你是不是怨我?”苗靓泛白的唇一哆嗦,整个人一副颇受打击的样子。

    “怨过,很小的时候,不过现在没有了。”翟华非常冷静地说了一句:“真的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比起来,你虽然不在我跟翟升的身边陪着,但你对我们,也不算太坏,顶多是有心无力,照顾不到。”

    翟升跟翟升姐弟俩一块儿扶着长大,别看平时两人逗嘴从来没停过,可两人的感情非常好,他们对彼此的重视,直接超过了对翟耀辉和苗靓的重视。

    翟华事事为翟升操心,就跟个小妈妈似的。

    每当翟华遇到应付不了的事情,都是翟升跟个小爸爸似地站出来帮着翟华。

    苗靓这个妈在两个孩子这前二十几年的生命里,很少出现,也很少留下影子。她照顾不到两个孩子,至少也不会害孩子。

    要说以前翟华在理智上理解她妈,但在情感上从来没有谅解过她妈,可在看了丁佳怡的情况后,翟华才觉得,其实她妈那个样子,挺好的。

    只是,苗靓对翟升的反对,引起了翟华的危机感和不满。

    “咚咚”两声,苗靓扭头转身:“我有点事,出去一趟。”

    匆匆丢下这句话后,苗靓就直奔家门口,叫司机把车开出来,坐上便走。

    苗靓就这么从家里奔了出去,翟老爷子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哆嗦地吼了翟耀辉一句:“看你做的孽,要不是你当爹了,换作二十年前,我准保拿鞭子抽你一顿,皮痒的!”

    翟耀辉一张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冷毅的眉峰动了动,半晌也没有反驳翟老爷子一句。

    “爷爷,我陪你去书房下棋吧。”翟升的表情跟翟耀辉的是何其相似,同样冷峻,叫人不敢靠近。只不过,翟升的这股怒意,大多是冲着翟耀辉这个父亲去的。

    “好,看见你爸,爷爷心里就不舒服。好好的一个家,非要作作作,气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