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330.第330章 哪不合适,讨论解决
    听到“结婚”两个字,乔楠直接傻眼了:“翟大哥,你、你是不是受刺激了?”

    “你不信我想跟你结婚?”

    当然不信!

    乔楠内心的小人在咆哮,翟大哥是未来的首长,前途一片光明,会比现在的翟伯父更加厉害。她明明记得,上辈子翟大哥是结婚的,而且娶的是一个门当户对的姑娘。

    她有什么呀,她什么都没有。

    要不是翟大哥帮她的忙,指不定她只靠自己一个人的努力,日子未必会比上辈子好多少。

    她长得又不是最好看,脑子也不是最聪明,她还不讨喜,抓不住男人的心,难得能让翟大哥对她有好感,已经是她的人品在爆发了。现在翟大哥告诉她,他不但喜欢她,而且还想跟她结婚,乔楠觉得,翟升今天肯定是受了什么刺激,才会说这种疯话。

    人在冲动情况之下说的话,是不能相信的,只要冷静下来,翟大哥一定会后悔的。

    所以翟大哥不够冷静,她一定要冷静才行。

    “翟大哥,其实回去的路也不远,今天是大年三十,又这么晚了,你应该回去陪你的家人,我一个人可以回去的,我不怕,真的,一点都不怕。”要是再让翟大哥这么说下去,她再冷静也得跟着翟大哥一起疯了。

    “楠楠!”翟升一句喊,不轻不重,可是严肃地就像是在部队里喊“稍息、立正”一样,让乔楠已经逃跑的脚步,忍不住又停了下来,站定:“军人从来不拿这种事情开玩笑,我希望你能够认真、严谨地对待和考虑我的话,然后做出一个客观、理智的决定。”

    “……”浑身僵住的乔楠听到翟升的话,又气又笑,她又不是军人,不用每做一件事情,都这么一板一眼,规规矩矩。军令如山这一套,在她这里行不通。

    翟大哥到底是在跟好不了告白、求婚啊,还是把她当成了他手底下的那些新兵?

    “是不是我认真、严谨考虑你的话之后,我所做出的任何客观、理智的决定,你都会支持我?”乔楠深吸了一口气,将眼底的挣扎强行压制下去。

    她连陈军都留不住,又怎么可能跟翟大哥在一起。

    “……”翟升犹豫了一下,然后才说道:“国家以及部队领导,一直很关心我们普通士兵的终身大事,也希望我们拥有一个完整的家,这样才能卫国卫家。我们是军人,要保家卫国,但我们也需要有人来照顾我们。楠楠,这是党和组织对你的信任和考验,楠楠,身为一个中国人,你要有觉悟。党和国家需要你,你就该冲在前面,怎么可以拒绝。”

    一句话,翟升跟乔楠在一起,那是国家和党的安排,乔楠必须要接受,并且严格、认真执行、完成这个“任务”。

    “……”乔楠额头上出现了一排黑线:“翟大哥,你们当兵的在部队里,都是这么说话的,我怎么感觉自己就跟回到了六、七十年代似的,还国家、党和组织?”

    这对于一个从二十一世纪重生回来的人来说,这样的理由,也是没谁了。

    特么的国家没让她嫁给翟大哥啊,党也没说,组织更没跟她提过。

    “立正,安静。在这么严肃的问题上,收起你的嬉皮笑脸,给我正经一点。”翟升眼底闪过无措,翟升比乔楠大了四岁,但从小到大,翟升一直都是三点一线:家、学校、部队。

    跟男的打交道多了去了,可是除了翟华以外,翟升并没有跟女孩子相处的经验,更别提告白和求婚了。

    作为一个军人,翟升最习惯的就是在乔楠面前表现最真实、最自在的自我,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把心里话毫无保留地说出来。

    让翟升做别的,好比跟陈军似的,安排一场英雄救美,让两人能够有一个美好的邂逅这种事情,翟升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啊。

    他喜欢乔楠,想跟乔楠过一辈子,想保护乔楠,所以他告诉乔楠,他想娶她,直接到有点木讷、笨拙。

    之前那顿年夜饭吃得乔楠胃疼,面对眼前这不可置信的告白和求婚,乔楠只觉得脑仁疼,眼睛都开始冒星星了:“翟大哥,我很认真,也很严肃地回答你,咱俩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翟升板着一张脸,看着乔楠,完全把军人不怕苦不怕难,努力克服一切问题的精神拿了出来:“哪儿不合适,你可以说出来,我们一起研究研究,究竟是不是真的存在这些不合适。”

    “我年纪还小,过了十二点,我只是叫名十八岁,我才十七周岁。就算满十八了,我还没到法定的结婚年纪。翟大哥,你可是军人,你要给我们做带头作用,怎么可以违法乱纪!”她就说了吧,他们俩真的不合适,就连法律,也就是翟大哥嘴里的国家、党和组织都不让。

    “至于这个情况,完全不是问题。我非常支持你在合适的年纪,多学一点知识,等以后出了社会可以报效国家。我知道你想读大学,就算我打了结婚报告,也不一定马上去登记领证,我们可以先定婚。等你高中毕业,读大学,我们再扯证。”

    当然,如果在部队里打了结婚报告,又得到通过的话,就算是没有那张证书,他跟楠楠也已经算是夫妻,而且是军婚!

    乔楠拧了一下眉毛,翟大哥在跟她玩儿预定?

    “翟大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我还是想劝你一句,做事别太冲动,你应该不是个会这么冲动的人。冷静一点,不管你是受了什么影响,才会对我说这些话,但你以后一定会后悔的。为了你,也为了我自己,这事儿我真不能答应。这就是我们之间最大的合适。”翟大哥才二十二岁,未来充满了多种可能和诱惑。

    家世比她好的姑娘多了去,长得比她漂亮的姑娘多了去,就连比她聪明的姑娘都多了去,不胜枚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