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329.第329章 打结婚报告(加更)
    上辈子,乔子衿嫁给陈军后,就凭这双千金小姐一样的手,搏得了不少的表扬,让所有人都以为,其实乔子衿的出身非常好,陈家娶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媳妇儿。

    自打乔楠跟乔栋梁搬走后,乔子衿那双白嫩的手当然不可能一直保持住,变粗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乔子衿已经尽量不让自己去多想多看,谁想到,乔楠偏在今天揭人揭短。

    “你,算了,今天我高兴,不跟你计较,我去睡觉了。”她越跟乔楠吵,乔楠只会越得意。反正今天爸是不会走了,她懒得跟乔楠打嘴仗,浪费这个口水。

    看着乔子衿就跟只小公鸡似的,挺着胸回到房间,毫不犹豫地把房门关上。

    “砰”的一声,让乔楠的心越发不舒服起来。

    她爸、她妈,乔子衿都在房里,只有她一个人在房外,这扇门不像是房门,更像是心门,把她跟他们三个人隔开了起来。

    乔楠扯起了一边的嘴角,皱了皱眉毛,最后没有半点留恋地走向门口,打开门,离开了乔家小院儿。

    她从出生起,就住在乔家小院儿,更是在乔家小院儿长大的。但这里不属于她,留在这个地方,她总觉得窒息。

    走出乔家小院,乔楠仰着头,看着黑漆漆,没有一点星光的天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才垂着脑袋,闷闷不乐地往那个临时的“家”走。

    万家灯火,通明一片,走在黑洞洞的路,乔楠眉色漠然,孤单的身影就似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一样。

    回到那个临时的家,哪怕家里没有人陪乔楠笑,陪乔楠哭,只有乔楠清清冷冷的一个人,但乔楠觉得她宁可一个人,自在一些,也不要留在乔家小院,让自己连个年都过不去,郁闷死。

    “吱嘎”一声,有人踩在雪上发出的声音让沉浸在忧伤中的乔楠猛地提起了心里的那根弦,吓得汗毛都竖了起来。

    “现在知道怕了?”翟升从暗处走出来,又气又心疼地看着乔楠:“这大半年的一个人回去,什么时候起,你胆儿这么肥了?我怎么记得一年半年,你连看都不敢多看我一眼,一直低着脑袋跟我说话的?”

    “翟大哥?!”乔楠松了一口气,欢喜雀跃地叫了一声,连忙三步并成两步,小跑跑到翟升的身边去。

    在本该最热闹的晚上,品尝着世上最冷的寂寞,乔楠难免会想到自己的好朋友。乔楠第一个想到的还不是翟升,而是作为玩伴、同学的朱宝国。

    但乔楠知道,这种时候,她去找朱宝国不合适,人家高高兴兴一家在一起吃年夜饭,她一个外人凑什么热闹。

    只是让乔楠没想到的是,她最不敢奢望这个时候出现的人,反而出现了,这简直就跟奇迹一样。

    “这么晚了,你还出来,不在家休息吗?今年你们部队放假?你能回家过年?”站在翟升的身边,乔楠一改之前的灰败,整个人变得活泼有生气起来,一张小嘴叽叽喳喳的,吵得翟升特别想用一个特殊的办法,把这张看上去甜滋滋的小嘴堵起来。

    “知道有个傻子,一定会跟自己过不去,所以就算是休息也不能完全放假。我送你回去。”想归想,翟升到底不敢唐突了乔楠,照着以前的习惯,揉了乔楠的脑袋一把后,就牵起乔楠微凉的小手走。

    翟升的手非常热,暖乎乎的,那似阳光一般的温度,一点一点地将乔楠心中的阴霾驱散,带来一片灿烂:“翟大哥,你怎么猜到的。”

    今天之前,她还以为自己能忍得住这一个晚上呢。

    不用乔子衿说,乔楠也知道,吃完年夜饭,她跟她爸是不可能回去的。

    明明她表现得都让朱宝国以为,她就是个面粉团子,脾气得好很,她也以为自己可以憋一个晚上。没想到,才搬离那个让她痛苦一生的家才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她现在连一个晚上都憋不住,没法儿再委屈自己了。

    乔楠不明白的是,她都摸不准自己的脾气,翟升怎么就那么厉害,刚好就在这里等着自己,就好像翟升比她更了解自己一样。

    翟升想了想,眸色一沉,可是眼睛却更加明亮了,成为乔楠眼中这黑暗里的唯一光明:“是啊,你说我怎么就知道呢?”

    “……”乔楠脸一红,愣住了,翟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听着怎么就跟她告白似的,是不是她被她妈和乔子衿气糊涂了,所以才产生的错觉?

    乔楠反应不过来吓呆的样子,让翟升苦笑:“到底还小。”

    明明过了今天,就大一岁,是成年人了,怎么还听不明白他的话。

    “不,不小了!”乔楠不服气,她还小,她都是个四十几的“老阿姨”了!

    “你确定,你真不小了?要知道,有些事情是只有大人才可以做的。”翟升停下脚步,再次认真地看着乔楠,一旦得到肯定答案,他就不会再让乔楠有半点退缩的机会。

    十八,这是一个美好而又让人向往的年纪,是翟升等了一年多才等到的年岁。

    “翟大哥,你、你认真的?还是在跟我开玩笑?今天是大年夜,不是西方的愚人节,而且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翟大哥怎么可能是这个意思,一定是她想太多了,被乔子衿气昏头了:“翟大哥,你、你别在意我刚才说的话,我这是被气昏头了,没别的意思,你别笑话我自恋。”

    “今天不是愚人节,所以我不是在逗你,更不是在开玩笑。楠楠,其实你是明白我的意思,对吗?”翟升是军人,更多的时候喜欢直来直往,这不是军事演习,更不是和敌人作战。站在他面前的,是他最喜欢的小姑娘,是他想娶与之共度一生的人。

    “楠楠,我喜欢你,如果你肯接受我,等你满了十八周岁,我会直接跟领导打结婚报告,我娶你。你嫁给我之后,也不用有负担,跟我随军。”

    “结、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