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326.第326章 我们对质
    她爸一天没带着乔楠回来,她跟她妈就得继续夹着尾巴做人。

    乔子衿别的不担心,就怕丁佳怡依着自己的性子,做些上不了台面,只能给乔楠添小堵的事情。最后,没让乔楠难堪,反倒是她爸为了乔楠走了。

    “怎么会。”丁佳怡有点心虚地答了一句:“我看明天是个好天儿,我早就打算好了,要把乔楠房间里的被子、垫被都拿出来晒一晒,洗一洗,顺便擦一下屋里的灰。那个死丫头贼精,我还没惹她呢,她就尽在你爸的面前说我坏话。要是我有什么事情做得不够到位,指不定她在你爸的面前怎么抹黑我呢。我,我是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

    乔子衿满意地笑笑,然后又拧了一下眉毛:“妈,你能这么想,当然是最好的。不过妈,你刚才说的不会是反话吧?”

    “都十二点了,忙了一天,累死了。子衿,赶紧去睡,我也要睡了。”丁佳怡差点答不上话来。

    丁佳怡刚刚说的话,原本她已经想到了,却根本就没想去做。

    谁让乔楠鼓窜着老乔搬家的,想睡干爽的暖被子,自己晒啊。害她的时候,不想想她可是她亲妈,用得着的时候,乔楠就把她当佣人。她怎么可能愿意这么伺候乔楠,想得倒美。

    丁佳怡就只有这点小心思,只能动这点小脑筋,翻不出什么大浪花来。

    “真的是……”一看丁佳怡这回避的态度,乔子衿无语了,合着她妈刚才还真是在说反话,想不理会乔楠,让乔楠回来了自己收拾房间。

    好在今天她多嘴问了一句,要不然的话,她妈又犯错,给了乔楠找麻烦的借口。

    “老乔,你跟乔楠回来了,赶紧进屋,我给你们俩倒茶,刚烧开的。”大年三十的那一天,乔栋梁带着乔楠,下午一点的时候就到了。看到乔栋梁,丁佳怡是一脸的欢喜,热情地迎了上去。

    原本走在乔栋梁身边的乔楠,被丁佳怡的这个动作,一把挤到了一边去。

    没什么防备的乔楠差点没因为丁佳怡的这个动作,摔一觉。

    “楠楠,你没事吧?”乔子衿看到了,连忙伸手扶了乔楠一把,然后压低了声音,拉着乔楠慢了几步,免得让乔栋梁看到这个情况:“楠楠,我有话想问你,我们聊聊?”

    “不想跟你聊。”乔楠甩了一下自己的手,爸跟妈都走远了,爸不可能再看到刚才的情况,所以乔子衿不必跟她来这一套。

    “楠楠,你听我说,我有正事儿想问你。”乔子衿无奈:“楠楠,现在的你,怎么就跟只刺猬似的,我是你亲姐,我们是一家人,平时小吵小闹,绊嘴吵架,谁家都有。但我能害你吗,你干嘛防我就跟防贼似的,我也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吧?”

    “真没有吗?”乔楠停下脚步,黑亮的眸子一沉,幽深地看着乔子衿:“我初二暑假那一年,那天雨天晚上,到底是谁开了我的窗,让我发烧的?”

    她确定自己是关上的,她爸连她的房间都不进一下,那么开她窗,扯她被子的人,不是她妈就是乔子衿。

    说句难听的话,乔子衿为了自己肯定干得出来这种事情来。

    如果不是乔子衿,那么就是她妈,她妈这么干,为的也是乔子衿。要说乔子衿从来没在她妈的耳边哔哔这些话,她敢把自己的脑袋砍下来给乔子衿当凳子坐!

    “你怎么还说那件事情啊,你肯定是记错了。楠楠,你是在怀疑我、怀疑妈吗?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人了!妈是你亲妈,我是你亲姐,我们都是一家人,我至于做这么过分的事情吗?你要是还不相信我,我,我们去爸妈的面前对质还不行吗?”都两年前的事情了,乔楠口说无凭,别以为乔楠翻出来,她就一定会害怕。

    乔楠越是提这件事情,她就越是不能心虚。

    “楠楠,走,我跟你现在就到爸妈的面前,说个清楚,免得你总是疑神疑鬼的。合着这一年里,你老跟我妈闹别扭,就是为了这个误会?楠楠,你、你也真是的,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都两年前的事了,你就那么确定,你没记错,不是病糊涂了产生的幻觉?为了打消你的怀疑,走,到爸妈面前说去。你老觉得妈帮我,爸总不可能帮我吧。”

    “啪”的一声,乔楠拍开了乔子衿抓着自己的手:“不用了。”

    “干嘛不用,要是这事儿不说清楚,你以后肯定都不会相信我了。你不提也就算了,你都说了,我肯定得把事情弄个明白,好还自己一个清白。要不然的话,我明明没干这事儿,却偏要被这个锅,我多冤枉啊。”乔楠说算了,乔子衿还来劲儿了,拉着乔楠的手不肯放。

    “你冤枉?”乔楠气笑了,这两年里,乔子衿别的没进步,这脸皮绝对比以前厚了:“姐,你打的什么主意,我心里明白着呢。本来我只是怀疑,现在看你这个态度,我就敢肯定,我绝对没有记错,那窗不是妈开的,是你开的。你要有理,事情不是你做的,你向来不屑跟人讲理。”乔子衿只会用闹的。

    现在,乔子衿正经八百地非要说,把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弄个清楚,就只能说明,乔子衿做贼心虚。

    “你冤枉我,我说了,那事儿真不是我做的。楠楠,你这么冤枉我,你有什么好处?”

    “对啊,既然我冤枉你都没什么好处,我干嘛还要浪费这个力气?相反,我那会儿生病了,差点错过了开学报名的时间,你有没有好处,你敢当着我的面说一句吗?”乔楠停住脚步,冷冷地看着乔子衿:“乔子衿,这里是家,你只是家里的一个成员,不是法庭上的法官,要求每个证人说的话,必须还要有证据做依据。我拿不出证据,我的说就一定是假的,而你才是真的。这一套,在我这儿行不通。别把我当成以前的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