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321.第321章 我们握手言和吧
    “那我最想要的是什么?”

    “哥,你不记得了,去年你可是让大舅舅,让外公给你买一样东西,花了好大的力气,舅舅跟外公也没有答应你。我想了点办法,让我爸托了人,总算是帮你买到了。不过你也知道,海关特别慢。再过半个月,我把东西一准送到你手上。先说好啊,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收了我的礼物,你就不能再生我的气,让舅舅和外公担心我们俩的关系。”

    要是每次朱宝国回到朱家,他在朱家就连站的位置都没有,那么他以后还怎么把整个朱家抓在手里,让朱家改姓成王?

    这事儿次数发生得多了,王洋实在是稳不住了。

    这么多年来,王洋陷害、污蔑朱宝国都是顺风顺水,从来没有失手,整个人稳不住,眼睛都飘到天上去了。

    乍然失败,王洋还得意地以为,就凭着他以前的努力,这件事情对他在朱家的地位不会产生多大的影响。

    事实证明,那次的事情不但有影响,而且影响特别大,大到让王洋忍不住心慌。

    每次朱宝国放学回家,他就一定会被外公赶回王家,换而言之,朱家岂不是已经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了。只要朱宝国在的一天,他就必须老老实实地回到王洋。

    凭什么!

    “怎么,在我爷爷那儿行不通,所以想来收买我?”朱宝国轻蔑地看向王洋。

    “什么叫收买,哥你这话说得……而且外公一直对我很好,我只是不希望让外公总为我们小辈的事情担心着急。外公年纪大了,整天开开心心,一家人团团圆圆、合合乐乐,外公才能长命百岁。哥,你肯定也希望外公的身体好吧?所以我们俩和好呗,别再让外公为我们俩的事情心烦了。”

    王洋顶着一张笑脸,态度特别好,面对嚣张不已的朱宝国,更是百般忍让。

    “想让我跟你合好?”

    “嗯嗯。”

    “做、梦!”朱宝国说完,自己先高兴得大笑不止:“王洋啊王洋,你也有今天。王洋,以前看着你,我心里还不是特别有底,谁让我吃你的亏吃了那么多年。可从今天起,王洋,你得准备好了,我心里是有底了。以前真是我高看了,其实,你也就这样。”

    “……”王洋的笑差点顶不住了:“哥,你这话的意思是还生我的气吗,要跟我闹下去吗?”

    他明明已经这么示弱了,要是以前的朱宝国……

    “王洋,劝你回头看看《三国志》。听过一句话叫作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吗?我已经不是当日的吴下阿蒙,让你当猴一样耍。跟我来这一套,你以为,你说一句对不起,装个可怜,示个弱,我就会像以前一样,得意妄形,然后原谅你?你特么当我傻啊!”朱宝国前面几句话,还满带嘲讽,到后面气得直拍桌子。

    王洋就特么是一匹狼,一条毒蛇,他还不想当蠢死的那个农夫。

    “宝国,大家都是一家人,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那事我听说了,洋洋肯定不是故意……”乔子衿真会找存在感,这种时候还想开口。

    “你要再多说一个字,信不信我抽你?你算老几啊,也敢在我面前瞎****朱宝国猛地回头瞪了乔子衿一眼:“我可警告你,我看你不顺眼着呢,就是愁着没机会动手收拾你。你要再敢乱说话,我把你收拾到连你妈都不认识你,你信不信!”

    “我……”乔子衿脸一白,吓得脖子都缩了起来。

    “哼。”乔子衿老实把嘴闭起来,朱宝国才看向王洋:“王洋,你今天给我来这一磁,说明你是真的没什么办法了。王洋,你要给我记清楚了,你姓王,我姓朱,朱家跟王家那是两家人。朱家的一切,轮不到你。”

    “外公总说,哥你最近的学习进步了很多,原先我还不太相信,现在想不相信都难。这词儿跟话都是一套一套的,《三国志》?我还真没看过。”王洋冷笑了一下,要是以前的朱宝国,他今天这么做,朱宝国一定会上当。

    坏就坏如今朱宝国的身边,多了一个乔楠。

    本来,朱宝国有脑子就跟没脑子似的,但出现一个乔楠之后,朱宝国就跟开了外挂一样,比别人多了一个脑子,朱宝国能不变聪明,变厉害吗?

    所以说,想要对付朱宝国,首先果然还是要把乔楠先解决掉。

    王洋只是暗暗地扫了乔楠一眼,誓要让乔楠为自己今天受到的屈辱,付出百倍、千倍的代价。

    只是王洋眼角的余光才瞥向乔楠,动作没作一半,他打量乔楠阴冷的目光就被另一道强势霸刀而锐气逼人的气魄给打断了。

    翟升端正地坐着,那坐姿严肃地就跟在开国家大事会议一样,坐的也不是小小的院落,而是人民大会堂,是一个极为神圣的地方。就算翟升的面前明明是放了几个倒着白开水的杯子的矮桌子,翟升那气势,普通的矮茶桌立刻变成了一张会议桌,是他们商讨大事的地方。最重要的是,桌子上放着的不是倒了白开水的茶杯,而是部队里的军人费了好大的劲儿,甚至是九死一生,好不容易从外国盗墓贼手里抢回来的中国文物,价值连城,将会对中国考古有巨大贡献的文物。

    在翟升的面前,似乎再破落的东西,都能瞬间提高一百倍,一千倍的档次,让人觉得不一样起来。

    与这些最普通却被提升了N个档次的东西比起来,王洋只是被翟升淡淡地瞥了一眼,吓得王洋脸色微白,目光闪烁,伛偻的身子透着一股猥琐,就似不小心在白天跑出来的老鼠,一见到阳光就“吱”的惊叫一声,以最快的速度冲回幽冷的黑暗之中,见不得人!

    相形见拙这四个字用来形容王洋此时此刻的情况,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翟升轻呷了一口白开水,什么话也没有说,甚至也没再多看王洋一眼,王洋却难堪地垂下脑袋,羞愤地想挖个地洞好钻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