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320.第320章 我向你道歉
    不单乔楠听出这个人的声音,朱宝国也听出来了,朱宝国脸一拉:“乔子衿来干什么?”

    “不清楚。”乔楠摇头,乔子衿都上门来了,乔楠当然没有不开门的道理,最重要的是,现在都寒假了,她不在家又在哪儿,连躲、装不在家都不行:“姐,你怎么来……跟王洋一块儿来的?”

    乔楠才想问乔子衿干什么来了,可当她看到乔子衿身边的王洋时,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对啊,我跟洋洋一起来的。”乔子衿笑笑,推开门,挤了进去:“洋洋,赶紧进来,外面风大,当心着凉了。你就把这里当成是自己的家,有需要什么的,只管跟我说。”

    “……”乔楠拧了拧眉毛,不说话。

    王洋勾起一边的嘴角,从乔楠的身边走过,眼里充满了挑衅和嘲讽。

    “这么热闹啊。”进到屋里,乔子衿看到不但朱宝国在,就连上次她在医院里见过的那位“翟大哥”也在,笑容就变得勉强多了。一个是少年有成,另一个是雏凤清声,两个都是人中龙凤,迟早有一天会腾飞九霄。

    就是这么两个优秀又年轻的男人,总围在乔楠的身边转,乔子衿磨了磨牙,这两人难不成是眼睛瞎了吗,明明她比乔楠更优秀,比乔楠更漂亮,比乔楠更出色。

    有她作对比,为什么这两人还会选择乔楠,却跟看不到她似的。

    “洋洋,坐啊,我给你倒杯热开水。”好在,朱宝国和翟升不懂得欣赏她,还有别人看得出,她比乔楠好。

    “好的。”王洋不像之前那样自在地坐下来,而是拘谨地坐到了一边。他早就收到消息,知道朱宝国来找乔楠了,他没想到的是,翟升竟然也在。

    王洋天不怕地不怕,唯独见了翟升,心里虚得厉害,有恃无恐的性子也大为收敛。

    他能阴得过朱宝国,却是绝对对付不了翟升的。

    “楠楠,茶杯放哪儿了?”乔子衿想给王洋尽尽地主之谊,只可惜,现实情况不给力,乔子衿跟丁佳怡都没进这院子的经验,屋里的东西放在哪儿,乔子衿也不知道:“楠楠,你过来帮我一下呗。你又不是客人,跟客人坐一块儿干什么,过来。”

    乔楠“呵呵”一笑,偏不过去:“这不是你家,你要招待人吗,东西在哪儿,还用问我,找我帮忙?”

    “楠楠,这是你对我该有的态度吗?”乔子衿脸一板,乔楠当着这些外人的面,不给她面子,想翻天不成?“我是你姐!”

    “是啊,你就只是我姐而已。”乔子衿不会以为,她对妈百般容忍,所以对自己也会这样吧,乔子衿哪儿来的错觉?

    一个是妈,一个是姐,要是乔子衿指望她用对待她妈的态度来对付她,那就只能说乔子衿想得太多了。

    “你……”乔子衿脸红了红:“你就算要闹脾气,也挑挑场合,再过一年,你都十八了,是个成年人了。当着客人的面,这么发脾气,你好意思?”

    “好意思啊。”乔楠轻笑:“行了,王洋等你这杯开水,等得脖子都长了,你确定要在这里跟我继续斗嘴皮子,让王洋渴着。”

    “……”乔子衿看了王洋一眼,知道自己这是拿乔楠没办法了,只好老实先给王洋倒茶。

    乔子衿原本是想让乔楠在三个客人的面前,暴露缺点,没想到自己把自己埋在这个坑里了,被乔楠的气势压制住。

    没了丁佳怡的相助,乔子衿还想在乔楠的面前张狂,可是没有那么容易。

    被乔楠摆了一道之后,乔子衿倒是收敛了不少:“洋洋,你喝茶。”

    “谢谢。”原来乔子衿在乔楠的面前,就这点本事?王洋眸光一阵虚闪,他是不是找错人了。假如乔子衿只有这点本事,他可不愿意把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浪费在乔子衿的身上。

    “我跟朱宝国要学习,你们俩来,是要加入我们的行列吗?”两人坐下来之后,乔楠下巴一抬,指了指桌面上铺着的作业,不客气地问了一句。

    “这主意好,这样吧,明天跟我洋洋就把作业带来,我们四个人一起做怎么样?今天走得太急了,都忘记把作业带过来了。”乔子衿笑眯眯地说了一句。

    “既然你们不是来学习的,那你们今天有什么事?”朱宝国放下笔,凉凉地盯着王洋看,王洋这是来捣乱的吧。

    与朱宝国对视了一眼,王洋一张白净的脸上挂着乖巧的笑容:“昨天跟子衿姐姐太投缘了,想再多了解了解。哥,咱们俩也很久没有在一起好好说过话了,大家的年级都差不多,在一起肯定有话题聊。以前有什么误会,闹得不开心的,只要多聊聊、解释解释,就好了。哥,我们到底是一家人,子衿姐姐跟乔楠也是一家人。哪有一家人一直吵下去的。是,我之前的确是好心办坏事,哥你生我的气也是应该的。哥,在这里,我郑重地跟你道歉,向你说声对不起,你就原谅我吧。”

    王洋一句“对不起”说得非常轻巧,但却没有半点诚意。

    朱宝国中考那事儿,但凡是长了心眼的,大多都能猜得到王洋绝对不是好心办坏事的类型。

    就因为大家是亲戚,也不是断绝关系,从此以后不往来了,所以才没必要把话说得那么死,免得闹得大家都难堪。

    王洋就是钻了这个空子,越发不肯承认自己险恶的用心,只用“好心办坏事”这句话轻描淡写地把这件极其恶劣的事情给圆了过去。

    “哥,我做错事情,光道歉肯定是不够的。这样吧,哥,你提个要求,我送一件你最想要的东西给你怎么样?这下子,你总该接受了吧。哥,我真的错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哥,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呗。”

    朱宝国放下笔,双手环胸,戒备地看着王洋:“你想送我东西道歉,你要送我什么?”

    “作为道歉,当然是哥你最想要什么,我就送你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