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319.第319章 这个理由我接受(加更)
    要是不以同学的身份,那他还能用什么样的立场去感谢翟升,顺便拉开翟升和小乔之间的距离?

    一下子想不明白的朱宝国变得急焦起来,他似乎想确定什么,又想说什么,但已经跳到嗓子眼里的话了,偏还说不出来。

    “嗯?”朱宝国不吭声,翟升不轻不重,不急不徐,如同沾了墨的毛笔在纸上随意地点了一下一般,却直接起点了点晴作用的轻问了一声,问得朱宝国慌了神色。

    “我,我是以哥哥的身份!对,你不知道吧,我比小乔大了一岁,小乔虽然跟我上同一个年级,但她上学早,跟我同级但年纪比我小。我一直拿小乔当妹妹看,我要保护她。当然,你对小乔挺好的,我这个当哥哥的,自然是要替她谢谢你。”是的,就是这样的。

    他早就说过了,小乔就是他的妹妹,他会好好照顾小乔,不让别人欺负小乔。

    欺负了小乔的人,他要揍回去,但像翟升这种帮过小乔的人,他说一声“谢谢”还过分了?

    有了这一层身份做挡箭牌,朱宝国腰板儿一挺,一改之前的心虚和不确定,就得理直气壮起来。

    翟升老谋深算地笑了:“这个理由,我接受,你的道谢,我也接受了。”

    朱成褀自己能耐,可惜把这个儿子养得有点废,都十八岁的人了,竟然还青涩得跟个毛头小子似的,一点策略都不懂。他只是小试牛刀,朱宝国就自掘坟墓,不但把后路给堵死,还把自己给埋了。

    现在的朱宝国还不够老辣,不知道自己刚刚一句话,到底让自己失去了怎样的宝贝。等朱宝国将来长大成熟了,必有朱宝国悔的时候。

    对此,翟升一点都不知羞地表示,他愿意做朱宝国的启蒙老师,先给朱宝国上一堂“深刻”的大课。

    朱宝国将来要怪要怨,一怪朱成褀这个老子没把他教好,二怨自己太蠢,被王洋算计欺负成那样,到了这把年纪还学不乖,给自己挖了个大坑,然后再把自己给埋了。

    朱宝国紧绷着的神筋因为翟升的这句话,忍不住又弹了弹,几个意思,明明刚刚还一副要跟他扛上的样子,现在又软了,认了?

    他认识的翟升绝对不是一个这么容易就妥协的人,难道翟升还憋了什么大后招来对付他?

    “聊得挺高兴啊,说了些什么?”觉得自己留给两人的时间应该差不多了,乔楠才端着两杯热开水出来,给翟升和朱宝国一人一杯。

    “没什么,就是随便瞎聊聊。”

    “不用忙了,坐吧。”不像朱宝国那样发虚,才刚刚做了亏心事的翟升淡定如常。翟升这是又一次地把乔楠将来的一个“可能”的苗芽儿给掐断了。

    朱家请乔家一家人去吃饭,几乎前后脚的功夫,翟升就收到消息了。

    当时翟华还看翟升的笑话:“你可得加紧啊,要不然的话,楠楠可就真的被人给拐走了。我听说朱家的那个小子只比楠楠大了一岁,说起来,两人的年龄更合适。他们还是初中同学,是真正的青梅竹马,感情肯定不错。你说三年初中,三年高中,要是再来四年大学,以后楠楠是不是要姓朱啊?”

    “你再看啊,朱家都把乔家一家人给请了去,显然,朱家没有看不起乔家,还挺能接受乔家的情况的。光是这一点,朱宝国比你有优势,翟升,我看你跟楠楠的事,悬了。指不定那俩孩子天天待在一起,已经日久生情,没你什么事了。”

    翟华说的这些话,就跟翟升是捡来,俩人不是亲姐弟一样,什么样的话刺激,翟华就专挑这些话来说。她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想试试翟升会不会为了乔楠失去理智,直接冲到朱家抢人去。

    可惜,翟升不上当。

    直到乔楠跟乔栋梁被朱家的人安安稳稳地送回小院,翟升甚至在翟家其他人的面前没有露出一点异样,唯有在陪朱老爷子下棋的时候,出了那么一丁点的纰漏。

    回想起昨天翟华说的话,翟升伸出猿臂,端起小媳妇儿给自己倒的茶,轻轻地喝了一口,笑了。

    以楠楠的眼光,她不可能看上朱宝国的,光合适不顶用。

    “楠楠,快过年了,你是不是忘记一件事?”喝了口白开水,翟升才提醒了乔楠一句,今天他来的目的是什么。

    “事情?噢,我想起来了,可是他老人家最近不是挺忙的吗。我上次想去来着,他家门口挤满了人,我都吓跑了。”乔楠反应过来,翟升说得不是别人,是半年收自己为关门徒弟的林原康。

    乔楠第一次去林家的时候,是见识过一次的,没想到第二次去时见到的情况比第一次更夸张。她就不明白了,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锲而不舍地总堵在她师父家门口,不肯走呢。

    “你师父之所以会遇到这麻烦,全是为了你这个小徒弟。你的身份不曝光,总有人不肯死心,想试一试。为了你,你师父可是吃不少苦。”翟升黑沉的眼睛直直地锁住乔楠的脸,语气却如常般沉稳。

    “这样啊,那以后还是只能请师父多辛苦一点了。”乔楠慌忙说了一句,万一被那些人知道,她已经占了他们心心念念的位置,这些人会不会拿刀直接把她给砍了?

    翟升和乔楠所聊的话题,乃是朱宝国不了解,完全不知道的。听到两人旁若无人的聊着,自己则像个局外人一样,只能傻坐着听,朱宝国郁闷得脸都黑了。

    不对劲儿,今天的他非常不对劲儿。他以前看翟升也没顺眼过,但也没像今天这样讨厌过,恨不得一脚把翟升从小乔的身边踹出去。

    心里不舒服,正闹别扭的朱宝国非常想知道,乔楠跟翟升嘴里提到的这个“师父”是何许人也,但他的自尊却让他把嘴唇抿了起来,硬扛着不说话。

    “楠楠,在不在?我来看你了。”

    “我去,今天什么日子,她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