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313.第313章 直接吵上了
    “爷爷,你说今年这个年和余下的寒假时间,我是跟你过啊,还是去外公家住,外公也挺想我的。”

    朱宝国抬了抬下巴,爷爷“三心二意”、还想享“齐人之福”,他也不是没有选择的。

    不但爷爷喜欢外孙,他外公还喜欢外孙呢。

    “胡闹什么,这都快大过年的,你外公有孙子,你有我,不闹,就今天,就今天一天。”这一招,朱老不吃不行啊。

    他就宝国一个孙子,要是宝国被姓李的抢走了,那他就没孙子可亲了。

    外孙再好,那也没孙子好。

    “那王洋呢?”朱宝国不依不饶,故意当着王洋的面问。

    朱老没办法了:“什么洋洋呢,你王爷爷就不想洋洋吗,大过年的,肯定是要一家人团团圆圆的。”

    “嗯,爷爷,我们是一家人,王洋跟他爷爷是一家人,大过年的,当然是自己人跟自己人过。”朱宝国满意了,走过去挽着朱老的手:“爷爷,今天都准备了什么好吃的,我饿了。小乔,赶紧进来,吃风吃不饱。”

    眼角的余光瞥到王洋铁青的脸色,朱宝国就那么挽着朱老的手,亲亲密密地从王洋的面前走过。

    想跟他斗,他是爷爷的亲孙子,王洋不过就是个外孙,还想从他手里把朱家的一切抢过去,痴心妄想!

    “爸,我们进去吧,你身体还没完全好,多吹冷风不好。”乔楠学朱宝国的样子,挽着乔栋梁往屋内走。

    丁佳怡跟乔子衿显然是被刚才的情况给震住了,丁佳怡暗暗推了乔子衿一下,乔子衿马上反应过来,走到王洋的旁边:“洋洋,都这个点了,我们也过去吃饭。孙子、外孙都一样亲,你别想太多,朱老可疼你了。”

    “嗯,一起过去吃吧。”王洋收回阴郁的表情,笑了。

    一样亲吗?

    这孙子跟外孙,儿子跟侄子之间的区别,真不止一点点。

    朱宝国刚才还真敢,今天的事,给他记住了!

    朱成褀处理完公事回到家,看到两个眼生的女人,脱掉已经带雪的外套:“怎么多了两个人?”

    朱老笑了:“你在部队上的表现,打小我就没有为你担心过,不过今天看来,在人情事故上,宝国真是你的儿子,嫡亲的,一样粗心大意。亏得洋洋提醒我,要不然,我们朱家今天就要丢大丑了。”

    明明乔家有四个人,他们朱家却只请了两个过来,这叫什么规矩。

    “王洋?”朱成褀敛了敛眸色,如鹰隼般锐利的目光淡淡地扫了一眼王洋,王洋吓得似草食动物撞见了肉食动物,身子一缩,身上的肌肉忍不信紧绷僵直。

    “大舅舅,你回来了。”王洋吐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着自然一点。

    “回来了,不回来,哪有的看。”

    至于看什么,当然是回来看戏了。

    事实证明,王洋是王家的种,心眼儿不但不少,胆子也够大。上次的事情已经被他调查清楚了,没想到王洋还敢这样。

    “……”

    王洋脸一青,垂下脑袋,说不出话来了。

    王洋敢算计朱宝国,愚弄朱老,但唯独怕朱成褀怕得不行。

    “楠楠,听说你又考了年级第一,恭喜你。这是送你的礼物,看看合不合用。”朱成褀可不是空着手回来的,竟然还带了乔楠的礼物。

    乔楠受宠若惊:“谢谢朱叔叔。”

    从朱成褀的手里接过礼物,沉甸甸的,加上四四方方的外形,乔楠的眼睛亮了亮:“是书,我能拆开来看看吗?”

    “既然送你了,就是你的。”朱成褀洗完手,就坐了下来。

    “靠,这本书不是……”当朱宝国看到乔楠拆开的礼物时,眼睛一瞪,红了,看向朱成褀的时候,都露出凶光了:“爸,你骗人,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怎么可以这样!!!”

    “干嘛。”朱老惊得拉了朱宝国一把:“怎么跟你爸说话呢,不就是一本书吗,你要真喜欢,让你爸再帮你买。你和乔楠的关系多好啊,这个样子,不怕乔楠笑话你?”跟个小姑娘抢本书,宝国成绩好了,怎么这处事之道是越活越回去了。

    眼见着朱宝国似乎为了朱成褀送给乔楠的礼物不高兴发脾气,要跟朱成褀吵起来了。

    所有人都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唯有两个人马上垂下了自己的脸,压抑着自己要勾起的嘴角,那就是乔子衿和王洋。

    王洋无意间瞥到乔子衿跟自己有一样的反应时,已经非常克制的嘴角似乎又往上勾了勾。

    朱宝国跟乔楠的关系,不过如此,就为了区区一本书,也能吵得起来。

    想让朱宝国和乔楠闹翻,根本就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难和复杂,只要用几本书就可以办到了。

    乔子衿想的没王洋深,她知道的是,同样作为乔家的女儿,凭什么乔楠有礼物拿,她没有,就跟她比乔楠低了一等似的。

    要是为了一本书,朱宝国跟乔楠直接闹翻了。

    只要她善加利用这件事情,到时候她不单多了一个王洋当弟弟,指不定还能再有一个朱宝国叫她姐姐。

    才刚“相认”的姐弟,此时此刻的心理频率出奇的一致:朱宝国跟朱成褀吵得再狠一点吧,朱宝国直接发脾气,摔桌子砸凳子,总之,把场面闹得越难堪,越混乱越好!

    “爷爷,你不懂,那可不单单只是一本书这么简单。爸,这事儿我生气了,你太过分了。”朱宝国板着脸,就跟头生气的小老虎似的,死死地瞪着朱成褀,一点消气的意思都没有,朱老刚才劝他的话,真的全都白说了。

    发起脾气来的朱宝国完全不顾当场是什么样的场合,都坐着什么人,搞得乔栋梁尴尬得都想把乔楠手上那本书还回去了。

    但看到乔楠很高兴地紧捧着书的样子,乔栋梁自私地不说话,不断告诉自己,这是朱家的家务事,他不方便劝,估计劝了也没有用。

    此时,冷静得就跟什么事也没发生的乔楠成了所有人中的异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