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310.第310章 有“惊喜”
    跟乔楠比起来,乔子衿还有一年半的时间,甚至差不多只有一年的时间就要上大学了。

    可以说,乔子衿读哪所学校还没有定下来,而乔子衿念大学第一学期的学费,更是不知道在哪里。

    所以乔子衿比乔楠更急着等钱用,乔楠想试试,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她爸会不会拿她的钱,先解决乔子衿读大学的问题。

    看着手里的钱,乔栋梁猜疑了一下,更是犹豫了一下。

    最后,乔栋梁深吸了一口气:“楠楠,你拿着身份证,跟我去一趟银行。”

    “去银行干什么,还要带着身份证?”乔楠的脸色微微松了一下。

    “去拿上就对了。”

    乔楠回房间,很快就把身份证给拿下,在乔栋梁的陪同之下去了银行。

    “你好,我想给我女儿开个户头,拿存折本,存钱。”

    “好的,麻烦你提供一下身份证,还有填张单子。”

    “谢谢。”乔栋梁拿起笔,就顿了顿,把笔交给乔楠:“楠楠,你字好看,你自己填。有了这次经验,以后你就可以一个人来了。”

    “噢。”乔楠接过笔,甚至不用看范例,也知道要怎么写:“爸,我写好了。”

    “递进去。”

    银行的效率很高,不到一刻钟,乔楠就把钱存妥了。

    出了银行,回到家,乔栋梁直接把存折本交到了乔楠的手里:“楠楠,你是一个大人了,就因为这样,你要学会自己打理钱。这是你赚的,以后你赚的就都存在这儿,等两年后你上大学用。记住,这存折放在任何人的手里都不靠谱,只有你自己拿着,才不会丢,明白吗?还有一点,你要记住。你长大了,应该有自己的隐私。以后你赚了多少钱,别告诉我,更别告诉你妈,你就自己存着,有正经事要用的时候,也别对自己舍不得。这些钱,一定要存好,拿好知道吗?”

    “知道了,爸。”抓着有些发烫的存折,乔楠完全明白乔栋梁的意思。

    面对手上的存折,乔楠既为自己有这么一位父亲感到庆幸,又为父母为子女一片慈心而感到悲凉。

    她爸之所以让她把钱存在自己名下的存折里,不要给任何人,甚至以后也不要告诉他是因为他爸没有那个自信,他怕自己总有一天会犯糊涂,会说让她伤心的话,做出让她伤心的事。

    一个女儿好,一个女儿差,作为父母,当然是希望两个孩子可以平衡一些,好的拉扯一下弱的。

    她妈是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想法的,但她爸会有。

    “楠楠,你要记住,你长大了,很多事情,你要自己处理。别去问你妈,也别来问我,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办得到的。”乔栋梁的心情复杂极了。

    小女儿这么能干,还在读书,就可以为自己存上大学的学费,这是多么令人骄傲的一件事情。

    可是大女儿的时间明明比小女儿更紧迫,却只知道花,不知道挣。

    乔栋梁担心自己望女成凤的心,会让他有一天忍不住把小女儿的钱花到大女儿的身上。

    不行,不可以!

    知道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住这种念头,乔栋梁就拒绝沾手这笔钱,甚至从此以后都当不知道它的存在。

    乔楠吐了一口浊气,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爸,你放心,你的话,我都记住了,我会自己打理好的。”

    她爸能对她有这份心就够了,她没资格去要求她爸从此以后都别再疼爱乔子衿,不把乔子衿当女儿看。

    就是不知道,这辈子乔子衿会怎么样,是不是还会像上辈子一样,让爸失望,或者是更失望。

    “爸,明天我们要去一趟朱家,朱叔叔请我们吃饭。”把存折放好,乔楠也算是了一桩心事。

    “我就不去了。”乔栋梁摇头,知道朱家真正想请的只有乔楠一个,自己就是个“搭头”。

    “去吧,以前住在大院的时候,我们家离朱家还近一点,现在可远了。万一饭吃太晚,我一个人回来会害怕。”乔楠不肯,非要拉上乔栋梁不可。

    乔栋梁皱了皱眉毛,想了想才答应:“那行吧,明天一起去。”

    “爸,到朱家了。”昨天晚上,平城下了好大的一场雪,这让乔楠和乔栋梁在去朱家的路上,又加大了不少的困难。乔栋梁是踩着自行车,慢慢骑到朱家的。

    地面上的雪不但皑皑一片,让人举步为艰,更重要的是,哪怕乔栋梁骑的是别人骑过的辙印或者是有环卫工人铲雪过的路,地面上也有一层极薄的冰,就显得越发滑了。

    本来路就不短,加上打滑,乔栋梁怕摔着乔楠,一路上骑得越发小心,等到了朱家的时候,乔栋梁的脸直接胀红,满头的大汗把头发都给打湿了。

    “爸,你赶紧擦擦汗吧,不要紧吧?”乔楠也没有想到,就骑了这一路的车,会让她爸这么累。

    “没事。”乔栋梁习惯性地接过乔楠的手帕,把额头上的汗全擦干净,然后把半湿的手帕还给了乔楠:“回去洗洗。”

    “嗯。”

    “乔叔叔,你跟乔楠终于来了,看看还有谁来了。”给乔楠和乔栋梁开门的不是朱家的佣人,而是一个乔楠非常讨厌的人——王洋。

    盯着王洋一张干净的脸上挂着的笑容,这样的王洋太容易让人误会以为他是一个乖孩子了。

    “嗯?”乔栋梁愣了一下,疑惑地看着乔楠,这孩子是谁啊,也是朱家的孩子?

    “爸,他叫王洋,是朱姑姑的儿子。”乔楠随朱宝国叫。

    “啊,噢。”乔栋梁的脸色变了变,关于这个王洋,乔栋梁多少听乔楠提起过一点,哪怕乔楠说得并不具体,而且整件事情都是猜测,也没有真凭实据,但对王洋曾经做过的事情,乔栋梁还是知道一点的。

    所以,一知道王洋是谁后,乔栋梁立刻就给王洋打上了标签:不老实,心眼多,坏孩子。

    乔栋梁异样的目光让王洋的眼底闪过阴郁,王洋勾起嘴角冷笑:“乔叔叔,乔楠,有惊喜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