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305.第305章 这是大人的事
    “既然你心里都已经有数了,算我瞎操心。”翟华把心思都放在开车,爷爷不喜欢丘家,只要爷爷在,翟升跟丘晨曦就不可能订婚成功。

    等翟华和翟升回到翟家的时候,丘晨曦的父母已经要带着丘晨曦离开了。

    丘父的脸上还有一点点尴尬的笑容:“翟叔叔难得回来,我们就不打扰了。等翟叔叔休息好了,我们再来拜访。”

    “翟爷爷,我最近在研究中国象棋,下次来,我陪你下啊?”穿着淑女裙的丘晨曦笑容很是大方,有着少女独特的明朗味道,很容易叫人喜欢她。

    但事情总有例外,好比翟老爷子就是其中一个。

    翟老爷子是老革命,老红军,很喜欢传统的东西,最喜欢的就是下象棋,平时有事没事就喜欢拉着人下一盘儿。

    不过象棋这东西,当下不时兴,很少年轻人会,并且精的。

    丘晨曦也是想投其所好,得到翟老爷子的认同之后,好方便日后做翟老爷子的孙媳妇儿。

    “不必了。”翟老爷子笑笑:“我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就指望着靠下棋,多动动脑,免得脑子不用就傻了,得那什么,什么老年痴呆的。”

    翟老爷下象棋的水平,都快赶上国手了。

    别说像丘晨曦这种单纯地投其所好,临时恶补功课的人比不过,就连精一点的普通象棋爱好者,那都不是翟老爷子的对手。

    老小老小,越老越小。

    翟老爷子年纪大了,还不认老,就喜欢挑战高难度,就特别花一整天的时间,就跟人磨一盘棋,也不愿意用喝几口茶的时间,秒菜像丘晨曦这样的菜鸟。

    跟丘晨曦下象棋,这真不知道是丘晨曦陪翟老爷子啊,还是翟老爷子在逗着丘晨曦玩儿。

    “……”丘晨曦的脸红了一下,翟爷爷的意思是,跟她下太没劲儿,根本就不用动脑筋吗?

    “晨曦,不许胡闹,你翟爷爷下象棋虽然是爱好,可是水平一点都不低,不许胡闹,你翟爷爷哪有功夫陪你这个小妮子玩儿。你要真有空,平时你翟爷爷和翟升下棋的时候,你就守在一边看他们怎么下,好好学习学习。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还想跟你翟爷爷下棋,给你翟爷爷倒茶还差不多。”丘勤不愧是政客,女儿被贬了,他照样能对翟老爷子是笑得出来。

    “爸,你说的是,我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让翟爷爷笑话了。中国象棋博大精深,我再好好学习一下,等能力提升了,再跟翟爷爷下,平时,我站在一边看就行了。”丘晨曦嘴角一勾,笑了。

    要真能这么做,她跟翟大哥相处的时间就变多了。

    她就不相信,她天天围在翟爷爷的身边,给翟爷爷端茶送水的,翟爷爷还会这么讨厌她。

    “晨曦,那有空就来玩儿吧。”苗靓有些不太高兴地抿了一下嘴,但还是同意了让丘晨曦多来翟家的事情,只是让丘晨曦把次数控制一下。

    名不正,言不顺的,丘晨曦总往他们翟家跑总是不合适的。

    “苗阿姨,那我走了。以后有空,我一定会多来陪陪翟爷爷的。”丘晨曦没看出来苗靓的不高兴,毕竟一直以来苗靓都对自己很好,而且还非常赞成她跟翟升在一起,所以丘晨曦压根儿就不觉得,苗靓会有不满意自己的一天。

    齐敏蓝站在丈夫和女儿的旁边:“那我们先走了,之前的事情,下次再商量。”

    “有空再说。”翟耀辉虚应了一声。

    “翟大哥,你回来了?!”听到汽车的声音,丘晨曦回头一看,就看到翟升和翟华一起回来。

    今天来翟家,丘晨曦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见到翟升,没想到在离开之前见到了,她跟翟大哥之间果然是有缘分在的。

    “爷爷,爸,妈。”从车上下来,翟升先叫过自己人,然后才冷淡疏远地喊道:“丘书记,书记夫人。”

    “翟升回来了。”一看到宝贝孙子,翟老老子和每一位疼爱小辈的长辈一眼,一张皱巴巴的脸上马上绽出一朵菊花般灿烂的笑容:“来来来,让爷爷好好看看。最近部队里的任务是不是又多了,你好长时间没去看爷爷了,还要爷爷亲自来看你。换你小时候,看爷爷怎么收拾你。”

    “为国家效力,当然要全心全意。这小家跟大家之间的关系,以前还是你教的,我从来没忘记过。”翟升见到翟老爷子,眉峰似冬雪遇到春风一般初融:“爷爷,进去坐吧。”

    “进去,咱爷孙俩好好聊聊。”

    翟老爷子连连点头,接着眼睛闪出一阵矍铄、贼亮的光芒:“翟升,这次爷爷可是有备而来,准备大杀四方,让你哭爹喊娘!”

    就站在后面的翟耀辉和苗靓一听翟老爷子这句形容,脸色一僵,都不知道自己该气好,还是该笑好。

    “慢走。”公公带着儿子先进屋了,苗靓当然不可能丢下客人,让客人尴尬到底。

    “不用送了,我们先走了。”好在丘家的司机很快也把车开过来了,丘勤替老婆、女儿开了车门,自己最后才坐上去。

    等丘家三个人都上车,开出翟家之后,丘勤的脸色就冷了下来:“翟老爷子怎么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不清楚。”提到翟老爷子,齐敏蓝多少有点不太舒服,表情更是僵硬得厉害。

    “妈,怎么了?”感觉到齐敏蓝抓着自己的手有点凉,丘晨曦好奇地问了一句:“妈,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一趟?”

    “不用了……”

    “你妈看到翟老爷子,别说是身体不舒服,估计全身都不舒服,心里最不舒服。”丘勤不是滋味儿地说了一句。

    “老丘!”齐敏蓝有些无奈:“这都多少年的事情了,老黄历你还翻出来说,不怕女儿听了笑话。”

    “什么事,还是我不知道的?”丘晨曦皱了皱眉毛:“妈,你跟翟爷爷怎么了?”

    齐敏蓝警告地看了丘勤一眼,然后笑着拍拍丘晨曦的手道:“那是大人的事,你不用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