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300.第300章 见不得我好
    想到许婷婷跟赵雨鼻青脸肿的样,都能跟二师兄做亲戚了,乔楠直接笑了,能出这样手的人,除了朱宝国,她想不到第二个。

    朱宝国抠了抠手,骨头发出“卡卡”的声音:“这俩太欠揍了。”

    丁佳怡先放的风,许婷婷跟赵雨就在后面推波助澜,闹腾得可欢实了。

    朱宝国知道之后,在学校里,没碰两人一根头发,只是等今天上学时,朱宝国早就派了两批人在路上堵了许婷婷和赵雨。

    一看人出来,朱宝国的人二话不说,把麻袋往她们的脑袋上一套,然后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朱宝国找的人,可都是打人的老手,知道下手的分寸。

    别看许婷婷和赵雨脸有点青肿,但伤并不重,而且真正疼的,也不是脸上,那些被暗处狠狠招呼了一通的地方,才是最疼的。

    “当心她们告你的状。”这不算是黑状,事情的确是朱宝国做的。

    朱宝国笑了:“就算我再给她们几个胆子,她们也不敢。这两个女人精着呢,我的拳头不好惹,朱家更不好惹。也就你,跟块嫩豆腐似的,谁看见了,都想欺负一下。”

    被朱宝国笑话的乔楠手撑着脑袋,凉凉地看着朱宝国:“她们都知道我是你罩着的人,可照样没对我手软。我有问题,你没问题?”

    朱宝国脸一菜,直接道:“那我再找人,揍她们一顿!”他就不信了,这两个女的骨头真这么硬,不怕打。

    “差不多就行了,再过分,刘老师估计就得找你去谈话了。”乔楠被朱宝国小霸王的样子给逗笑了。

    “乔楠,我看你对许婷婷和赵雨也不心软啊,怎么在你妈跟乔子衿的面前,心就比面粉还软,老让她们欺负你。小乔,你的骨头哪儿去了?”朱宝国愤愤不平地说道。

    许婷婷和赵雨之所以有机会闹事儿,还不是丁佳怡给闹的,罪魁祸首就是丁佳怡,光打许婷婷和赵雨一顿有什么用啊,丁佳怡不知道收敛,以后这样的事儿肯定还多。

    丁佳怡才是祸头子,只有把丁佳怡这个大问题给解决了,小乔以后才有好日子可过。

    “你以为我不想?”乔楠冷笑:“一个是我亲妈,另一个是我亲姐。你觉得我是能狠心揍她们一顿,还是想办法直接弄死她们?现在是法律社会,杀人是犯法的。王洋做的事情,你不也都知道了。你在王洋手里栽了几次,你又怎么收拾王洋了?王洋不照样好好地进出你们朱家,是你爷爷的好外孙?”

    伤你最深的人,就是你最亲的人,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丁佳怡是她的妈,不管是在法律上还是在道德上,她妈都占据了最高点。

    不要说打了,她连骂她妈一句不是,都不行。

    她对她妈说话,但凡露出半个脏字,那么原本站在她这边的道理,都会回到她妈的身边,变成她从头错到尾。

    “那、那就这样算了?”乔楠一用王洋打比方,朱宝国也没办法了,就像之前王洋在自己中考前下药,他除了发一通大火之外,连王洋身上一根毛儿都没有碰到。

    就像小乔说的那样,王洋现在照样在朱家进进出出,挺热闹的。

    不管朱家的人对王洋的态度怎么样,在外人看来,王洋依旧是朱家的那个外孙,他朱宝国的表兄弟。

    借着朱家的光环,王洋想捞的好处,也没少捞到。

    “这打又打不得,骂又不能骂,杀人……的确是算了吧,那我们就这样一直被欺负着?”朱宝国不乐意了,从来都只有他欺负人的份儿,什么时候被人欺负了,还窝囊地连报仇都不行,这样活着多没劲儿啊。

    “王洋想你变坏,希望你没出息,这样,他就可以得到你的一切。王洋图的是利,就算你不能立马报复王洋,让王洋难受。但你也不是没有办法,王洋越是希望你变坏,你就越是要奋发向上,弄点成绩出来给王洋看看。你不但要牢牢掌握住朱家的一切,还要让朱家比在你爸手上更要好。王洋现在是仰你爸的鼻息,看你爸的脸色过日子。那么,你就要做到,总有一天,王洋想要过好日子,就得看你的心情!”

    听着乔楠用最平淡的语气和普通的字眼形容这件事情,不知怎么的,朱宝国竟然一阵热血沸腾,心头隐隐似乎在雀跃着什么一般。

    “不错,朱家的一切,都是我的,我要让朱家更好。我要让王洋想过好日子,就必须老老实实在我的面前低着头做人!”朱宝国脸色缓和了下来,不像之前那么阴沉:“小乔,那么你呢。你帮我想到办法了,那你自己怎么办?你妈和你姐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在学习上花那么多的心思,我学到的知识,都是我的,谁都拿不走。我妈跟我姐,那就是奇葩。你觉得,就现在的情况,以后我姐会比我能干,会比我能赚钱,会比我把日子过得更好?”买房,买车,让乔子衿凭着自己的本事,乔子衿连一件都办不到。

    “那怎么可能!”朱宝国想当然地否认了:“不过,就算你比乔子衿会赚钱,以你妈的脾气,她能不拿?”

    最怕的就是,小乔辛辛苦苦的钱,最后全便宜了丁佳怡和乔子衿。

    “朱宝国,你要记住一句话,要是我真的不愿意,我妈从我这儿一分钱都拿不到。”上辈子,说到底就是她太蠢,总纵着她妈。

    “你能做到?万一你妈用抢的呢?”朱宝国不相信地问。

    “抢?那也得我妈有机会见得到我,遇得到我,才能用抢。”她妈跟乔子衿是个大麻烦,她惹不起,真的惹不起,既然她惹不起,自然是用躲的。

    “你要当逃兵?”朱宝国不高兴了,这不是他做事的风格。

    乔楠翻开书,冷静地说道:“我跟你的情况不一样,所以不能一概而论。你能用的办法,不适合我。我妈跟我姐,最见不得我过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