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296.第296章 左眼皮跳跳
    现在乔家没大病大灾的,好端端的借什么钱,果然像老乔说的,丁佳怡这是要乱花的节奏。

    想到这个可能,邻居的脸色越发不好看了:“丁佳怡,老乔有两个女儿,养活你们一家四口不容易。你作为他的老婆,要懂得勤俭持家、开源节流,让老乔省省心,还尽想着怎么花掉老乔的工资,难怪老乔会这样。丁佳怡,你,我都没法儿说了。”

    反正这个闹心的婆娘也不是他的,不关他的事儿,总之钱是肯定不能借给丁佳怡了。

    话说完了,邻居也不管丁佳怡的脸色怎么样,直接把门给关上了。

    丁佳怡木愣愣、六神无主地一步步走回家,然后坐了下来。

    “妈,你这么快就回来了?钱借到了吗,赶紧给我吧,明天我还得给岑老师送过去呢。”看到丁佳怡回来了,乔子衿还挺惊讶的,这天都没黑呢,她妈就把钱借回来了,上次可比今天晚多了:“妈,钱呢?”

    “没钱。”丁佳怡叹了一口气。

    “没钱,怎么会没钱,没借到?不可能啊。你不是一直告诉我,爸以前在部队里的时候,跟那些人的关系很好。上次你不就是把钱借回来了吗,怎么这次借不到,我不信。妈,你是不是故意的?”故意不把钱借回来,想用拖的,等警察局把保释金归还,直接还给岑老师?

    “我故意,子衿,我故意什么?我自问自己这个当妈的,对你是掏心掏肺,我把你当成宝贝心肝儿肉,你要什么,我不答应你,不满足你。子衿,你说这话,你还有良心吗?”

    走了一整天的路,又受尽了冷眼和嘲讽,回到家里只换回乔子衿的一句“你故意的”,这比丁佳怡被人拒绝了十次,还让丁佳怡伤心。

    “我……我也不是那个意思。”乔子衿心虚了一下:“我那不是着急吗,岑老师可是我的班主任。我在她班里读书,以后有什么情况,都得看岑老师的脸色。我要是因为钱得罪了岑老师,这书接下来估计就难读了。更何况,那钱的确是岑老师的,我们的确要还给她啊。”

    “心急你也不能说这话来伤我的心啊,子衿,你自己想想,我对你跟对死丫头,区别多大。你爸为了这事儿,对我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你也劝我对死丫头好一点,你以为我不想啊。我知道,你嘴上说说,我要真对死丫头好,你第一个心里不舒服,要跟我离心。我要不是为了你,我至于吗?”丁佳怡委屈劲儿上来,干脆把所有的责任都往乔子衿的身上推。

    “我……”乔子衿无法辩解,站着说话不腰疼,就知道丁佳怡不会去做,所以她才愿意那么说。不过乔子衿没想到的是,她妈怎么也不肯对乔楠好,她还以为她妈是单纯讨厌乔楠,原来是为了她,不让她难受吗?

    “妈,你别生气,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不是故意的,但现在情况已经是这样了,妈,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岑老师那儿我总得有个交待。之前去警察局的时候,岑老师都不高兴了。这次要是没办法把那笔保释金还给岑老师,我,我都不想去学校了。”

    丁佳怡苦着一张脸:“但这事儿,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家里的钱,就是为了把你送到附中去,花光了。你爸人现在在哪儿,我也不知道,我工作也丢了。别说是还你老师的保释金了,你下个月的饭钱在哪里,我都不知道。我……”

    丁佳怡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好好的一个家,明明那么幸福,怎么就闹到就今天这个地步,自己穷得都揭不开锅了。

    “别急别急,一定会有办法的,妈,你再仔细想想,还能问谁借到钱,一定要好好想想,肯定有人的。”乔子衿嘴上叫丁佳怡别着急,再好好想想,自己则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

    “我想想。”丁佳怡动足了脑筋,最后愣是没想出一个人来:“没有用的,你爸这次是真的下狠心了。”

    “这,这跟我爸又有什么关系?”

    “要不是你爸,我能借不钱吗?你爸瞒着我搬家也就算了,他竟然前几天趁着我病的时候,一家一家地跑过去,告诉所有人,我不会持家,乱花钱,让他们都不要把钱借给我。前几天,我病得都出不了门,你爸明明都回大院,经过自家门口,都不来看我一眼。是不是我病死在家里,你爸都不会知道?”

    一想到前几天,自己烧得昏昏沉沉,又是为了乔栋梁才弄成这样的,再想到乔栋梁现在对自己这么绝情,丁佳怡只觉得自己苦得就跟小白菜似的。

    “爸,爸怎么可以这么做!他这么做,会害死我的。难道爸不清楚,妈你每次花钱,都是为了我吗?我们又不是乱花钱,我们花的都是正经的钱。”乔子衿气到了,合着是她爸给闹的。

    “妈,你再打听打听,我不相信好端端的爸突然就搬家了,搬家不用钱吗?妈,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把我爸找出来。你是她老婆,你进了警察局,原本应该是他把你从警察局里弄出来的。岑老师替了他的工作,他怎么也该把这笔钱拿出来!”

    这下子,乔子衿总算是找到了要对这事儿负责的人,盯上了乔栋梁。

    “上哪儿找,怎么找?”说得容易。

    “我有办法!”

    “爸,早上好。”周末的早上,乔楠才起床,就看到乔栋梁把早饭都给准备好了。

    “早上好,赶紧把粥喝了。”没了丁佳怡经常烦,乔栋梁这才又有了平静的感觉。

    乔楠坐下来,喝了一口粥汤,然后就看到乔栋梁一直在揉眼睛:“爸,你怎么了,是不是眼睛不舒服?”

    “也不知道怎么的,今天我左眼的眼皮子,一直都在跳,怪难受的。”说完,乔栋梁忍不住又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可惜的是,眼皮跳的情况,一点都没有转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