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293.第293章 把钱给我
    学校证实之前所盛传的一切,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谣言。

    后来乔楠跟朱宝国也挺好奇的,为什么乔楠还没有向刘老师和学校解释过家里的情况,没来得及说明一切,学校跟刘老师怎么就弄清楚真相,甚至还免费给他们提供了住所?

    朱宝国问乔楠要怎么办的时候,乔楠自己也没有办法了,甚至还做好了转校的准备。

    没想到,这么大的难题在乔楠还没有愁掉一根头发之前,就解决了,幸福来得太突然,乔楠直到现在还没有真实感。

    “楠楠,怎么了?”

    “没什么,在想一道题目。”乔楠笑笑,她这次让朱宝国回去之后,查一查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解决的。

    “在吃饭呢,认真点,学习重要,但也得适度,多吃点。”乔栋梁往乔楠的碗里夹了不少的菜。

    “谢谢爸。”吃完晚饭,住在陌生的小院子里,盖着熟悉的旧被子,乔楠依旧有一种晕晕乎乎不真实的感觉,事情真这么容易就解决了?

    上辈子,她一直在走霉运,这次她重生回来,人品大爆发,颜值突然爆表,所以才会遇到再大的麻烦都能逢凶化吉,避过去?

    乔楠安稳地睡着了,丁佳怡跟乔子衿却是气得差点一夜无眠。

    “也不知道那是什么破学校,每次放学的时间不是规定的吗,怎么今天就高一年级的提前一节课就给放了?”丁佳怡嘴里一直怨叨,脚更是在地上用力地踩,踩死了几只无辜路过的蚂蚁。

    “妈,别抱怨了,我让你早点去,你非不听。最后呢?你这半个月的工资没拿到手,还被那个老板白骂了一顿。现在就连乔楠都没接到。爸对乔楠那么好,爸搬去哪儿了,乔楠肯定知道,爸是不会不管乔楠的。”乔子衿也是一肚子气。

    今天她不用上课,早就催她妈一块儿去平城高中守着,免得错过了乔楠。

    但是丁佳怡不肯。

    因为生病,丁佳怡旷工三天了,看乔子衿在,就想拉着乔子衿壮胆,在老板的面前装个可怜,希望老板这一次别跟自己计较,毕竟她是生病了,也算是请病假,大不了就扣她三天的工钱。

    老板不但不肯,还表示他已经辞退丁佳怡这种总没句交待却冲旷工的员工,这样的工人,他请不起。

    为了这事儿,丁佳怡直接跟老板吵了起来。

    “我怎么知道会这样。”丁佳怡不承认是自己的错,她时间算得准准的,一分钟都没有迟到,是学校放早了,这不能怪她。

    “妈,我怎么觉得,平城高中的人看你的眼神有点怪怪的,你之前是不是早就来过平城高中了?他们都认识你了?”好,没接到乔楠的事先放到一边不提,那么那些门卫的反应,她妈要怎么解释。

    乔子衿炸毛:“我不说了,我之所以会被送进警察局,就是那两个人害的。别说他们认识我,就算他们俩变成一堆骨头,我这辈子都记得他们俩!”

    “就这么简单?”

    “行了,你别问了,就这么简单。”丁佳怡烦得不行:“这次没找到乔楠,接下来,我们怎么找到你爸?”

    “急什么,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就算我们不知道爸住在哪儿,可乔楠依旧是平城高中的学生。今天我们找不到乔楠,等到周末,你就再去平城高中的门口守着。反正你工作也没了,在这儿之前,你现在第一任务就是把爸找出来。早点去,别迟到。平城高中你进不去,要是你没法儿在乔楠进学校之前,把乔楠拦下来,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只不过这么一来,最要命的是,她没法儿亲自向乔楠问一问,好端端的,爸为什么又发这么大的脾气,要这么折腾妈。

    乔子衿坚信,她爸不会无缘无故就对她妈发这么大的脾气,做出这样的事情,肯定是她妈先惹了爸。糟糕的是,她妈半点自觉都没有,直到现在还没明白过来,她是怎么惹到爸的。

    “这倒是。子衿,好在你回来了,否则,遇到这样的事情,我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明明养了两个女儿,我生病的时候,也只有你陪在我的身边。子衿,妈就只剩下你了。”有了办法,丁佳怡的脸色就缓和下来了。

    “行了,妈。”这话,她听得都会背了,无非就是让她长大以后,多孝顺。

    “好好好,不说了。”

    乔子衿把做好的作业收了起来:“妈,把钱给我。”

    “你这两个星期的饭钱,我不是给你了吗?”怎么还要钱?

    “不是饭钱。”

    “那是什么钱?你们学校又要买什么东西?我听说上了高中之后,有补习班之类的,你也参加了,要多少钱?”

    “不是这个!”乔子衿瞪了瞪眼睛:“我才不会去参加什么实习班,浪费时间和钱。我说的是保释金。你昨天之所以能从警察局里出来,是我班主任岑老师给你交的保释金。我总要把这钱还给班主任吧?”本来,她差点也把这事儿给忘了。

    “保、保释金啊。”一提钱,丁佳怡的脸就拧巴在了一起:“我、我听说,保释金不是会还的吗?”

    “你的意思是,要等警察局的人把保释退还回来的时候,再给我老师,然后再这之前,我们家就先欠着岑老师的?妈,这话你是怎么说出来的?”乔子衿眼睛一瞪,第一次品尝到丁佳怡的荒唐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是一种怎样的体会。

    “附中的老师都很有钱,不差这一点,我们家不一样。反正要退,就让你的那个老师等一等呗。”丁佳怡身子一缩,中气不足地说了一句:“而且我一直觉得有问题,我,我也没犯作奸犯科的坏事。照我这种情况,一般不只要签个字就能出来了吗,为什么还要交保释金啊?”

    警察就不应该把她抓进去!

    “妈,一句话,你把不把这笔钱给我,让我还给岑老师?”乔子衿懒得跟丁佳怡废话那么多,手一伸,态度很坚决:给最好,不给也得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