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292.第292章 不去保释吗
    “楠楠,先等等。爸刚回来,全身上下都是灰,你爸我都快有味道儿了。你烧点热水,爸先洗个澡,有什么事,等一下聊。”乔栋梁难受地扯了扯自己的衣服,这几天在外头,根本就没办法洗澡,都快憋死他了。

    以前乔栋梁倒也不是一个洗澡勤快的人,可自从他出院后,乔楠就经常监督乔栋梁注意个人卫生。

    这洗惯了,一下子又恢复以前那种好几天不洗澡、不洗头的状态,乔栋梁还真有点吃不消。

    “噢。”被乔栋梁一打断,乔楠就没能顺利说出丁佳怡的事,连忙帮乔栋梁烧水:“爸,你这么晚才回来,估计也没吃饭吧,趁着现在还早,我等一下去买点菜回来。不过家里有米吗?”

    “有。”他把之前买的米,通通都运过来了。

    丁佳怡天天报道给自己做饭,勤快地就跟刚嫁给自己那会儿一样,丁佳怡有几个小心思,乔栋梁清楚得很。

    之前也就算了,乔栋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让丁佳怡蹭了一顿饭。可后来,乔栋梁都搬家了,还不让丁佳怡知道,他怎么可能把之前买的那些米留着,再把丁佳怡喂得滚圆。

    “行。”乔楠点点头,小院儿里有不少柴,应该是乔栋梁离开之前弄好的,所以乔楠想升个火,烧个水,非常容易。没十几分钟就搞定了:“爸,水烧好了,你自己弄,我先去买菜。”

    “哎,好。”

    得到回应,乔楠兜里拿着钱,直接往菜市场跑了一趟。

    等乔楠买完菜回家时,乔栋梁不但洗好了澡,而且还把自己的衣服给洗了,晾在了外面:“楠楠,回来了,休息一下,菜爸来炒就好。”

    “没事。”

    “对了楠楠,你学校里的事……解决了没有?”从乔楠手里拿过菜,乔栋梁犹豫又担心地问了一句,这次丁佳怡闯下这么大的祸,受影响最大的就是楠楠:“刘老师说,应该不会有事情,你妈没再闹你吧?”

    “对了!”乔楠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刚才我给忙忘了。妈估计是知道我们又搬了,又不知道搬哪儿去了,所以发脾气。昨天来学校找我,门卫没放她进学校,她就大吵大闹,最后……最后进了局子。爸,你是不是去把妈从局子里保释出来?”

    “楠楠,你妈这么害你,你还让我把她保释出来?”乔栋梁看着乔楠问。

    乔楠苦笑了:“爸,你也说了,那依旧是我妈。就当我命不好,摊上这么一个妈吧。妈从来没进过局子,这次进去了,我想妈多少会受到一点教训。”

    她是气她妈,甚至恨她妈,巴不得离她妈远远的,可她从来没有想过她妈最好赶快去死,死了才干净。

    “楠楠,你果然是个善良的孩子。”楠楠被欺负成这样,这次更是差点被丁佳怡害得在学校里念不下去,都不跟丁佳怡计较,还让他去保释。楠楠就是太善良,心太软,所以才会老被欺负。

    “爸,妈也被关了一天了,你不去保释吗?至于钱……”乔楠再次长长叹了一口气:“就当是破财免灾吧,只要我妈真的受到教训,能够安分一段时间就够了。”

    才在局子里待了一晚,乔楠可不敢期待,自打这以后,丁佳怡以后都会变好:“钱这东西,总能赚得回来的。等到了寒暑假,我找点工来打,我自己也可以存学费。”

    “每次我们手里好不容易能存点钱了,你妈就闹这么一出。就算钱总能赚回来的,我们赚再多,也经不起你妈这么败!”

    “那?”

    “不去!”乔栋梁毅然决然地拒绝了:“照你的说法,她也没犯多严重的错误,按照一般的习惯,要是一直没有人去保她,要不了几天,警察局里的人也会放了她。受教训?我看她就是受的教训还不够多,不够深刻,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为非做歹。我们没法儿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让外人收拾她一下,也是好的。”

    “真不去?”乔楠扯着嘴角,笑得很是困难:“爸,别看妈在我们的面前横得厉害,其实她胆儿小。”待在局子里,以她妈的胆子,都能吓出毛病来。

    “可不是,你妈就是个典型的窝里横。行了,这事儿我有分寸,楠楠你别操心了。”楠楠脾气越是好,不懂得跟人计较,他就越是要狠下心来,帮楠楠好好教训一下丁佳怡。

    “……”乔楠嘴角微微垮了下来:“那好吧,这事儿我不管了。”

    “这才对,行了,你回屋做作业吧。最近,你的学习没因为我妈受到影响吧?”要真那样,他真的是想宰了丁佳怡。

    “没有。”别说是这次,这辈子,主观上,她都不可能因为她妈的关系,学习和事业上再受到半点影响。

    “那就好。对了,平城高中这所学校挺好的啊,对你们学生的情况挺了解的。要不然的话,就凭丁佳怡说的那些话,爸都不知道要怎么帮你了。”乔栋梁脸上露出劫后余生的表情。

    最近这几天,乔栋梁一直在想,要是平城高中不了解真相,就因为丁佳怡说的话而误会乔楠,甚至要开除乔楠的话,自己这个当爸爸的,又能为女儿做些什么。

    最后乔栋梁可卑地发现,他什么也做不了。

    只怕在丁佳怡的一番“宣传”之下,无论他为楠楠怎么解释,替楠楠做证,平城高中的人都不可能相信他的话,以为他所说的真话其实是故意编出来袒护楠楠的假话。

    一想到自己所说的真话,差一点就要闹到世上竟没一个人相信的地步时,乔栋梁心里就忍不住一阵悲凉和害怕。

    “嗯。”乔楠纳闷、不走心地应了一句。

    整件事情是怎么被解决的,乔楠不是特别清楚,她知道的时候,就是刘老师给了她一把钥匙,然后校长向全校师生表明,她跟她爸所住的那一套房子,是学校特例安排给他们父女俩的,不收房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