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289.第289章 猪一样的队友(加更)
    蹲在警察局,终于知道怕的丁佳怡哪儿还有半点在平城高中面前的威风劲儿,老实地就跟只小奶猫似的,安安静静坐在一边,吭都不敢吭一声。

    因为早先见识过丁佳怡的厉害了,就算警察没有再把丁佳怡往医院送,但时时刻刻都盯着丁佳怡,免得丁佳怡突然发起疯来,再弄伤人。

    “你们好,我们是来保释丁佳怡的。”岑老师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带着笑容,好声好气地表明了自己来的目的。

    “子衿!”听到自己的名字,丁佳怡抬头一看,看到了自己的爱女乔子衿,激动地直接冲上去,用力地抱住乔子衿:“子衿,家里果然只有你对我最好,你心里还有我这个妈。子衿,你不知道,你爸真狠啊,乔楠那个死丫头更狠……”

    “妈!”觉得自己丢脸丢到没法儿做人了,乔子衿一直把脸埋在丁佳怡的怀里,都不敢抬起来,让警察局里的人看清楚自己长什么样:“行了,你什么都别说了,真有什么,回家再说!!!”

    非得在警察局里说这些,丢人现眼!

    警察局里的人小小惊讶了一下,这个脑子好像不太正常的女人挺厉害的啊,女儿在附中读书,那可是他们平城最好的高中了。难道,今年中考状元乔楠,也是这个女人的女儿,对啊,都姓乔。

    ……

    这么疯的女人,却生了两个顶聪明的女儿,这女人是把自己的智商都给孩子了吧?

    “警察同志你好,乔子衿是丁佳怡的女儿,我是乔子衿的班主任,有什么手序,你们说,我来办。”岑老师笑得都有点勉强了,如果可以的话,她只想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个让她窒息的地方。

    “好的,你跟我来。”警察也没为难岑老师,毕竟附中老师这个招牌还是非常好用的。

    岑老师抓了抓手里的包包,然后跟警察去办手序。

    坐下来的丁佳怡无助地一直抓着乔子衿的手不放,心里有千言万语想跟乔子衿说,说自己的委屈,说自己病了。

    但是每当丁佳怡想开口的时候,乔子衿就掐丁佳怡一把,不让丁佳怡说话。丁佳怡没办法,只能憋着。

    亏得丁佳怡只是损坏公物,有攻击他们的行为,情节不算是特别严重,只要被她打的几个人不跟她计较,就没太大的问题。所以岑老师就可以省点力气,不用特意再为丁佳怡请个律师来,按照警察的指示,把一系列的手序办妥,交了保释金后,就可以领着丁佳怡走人了。

    当妈的进了局子,保释签字人竟然是还在念书的女儿,这种情况,也是少见。

    “岑老师,我病了,还没好完全,家里又没人,我能不能帮我女儿请两天的假,让她照顾我一下?”快要分开的时候,丁佳怡不舍放开乔子衿,忍不住说了一句。

    “妈……”

    “好啊。”岑老师皮笑肉不笑地说了一句:“今天都周四了,明天她就可以回家了,不用请两天,请一天就够了。反正你女儿在学校里,估计也学不了多少。”

    说完这句话,岑老师直接走人。

    “岑老师!”乔子衿被丁佳怡抓着,想追上岑老师都没那个机会:“妈,你干嘛,你这么说,你让岑老师怎么想我?你能不能别尽帮倒忙,你知不知道你这次进了警察局,让我在学校把脸都丢光了,害得我差点连累学校。你知不知道,要再有第二次这种情况,学校很有可能开除我的!!”

    “我干嘛,我干嘛?我刚才不说了,我生病了,人不舒服,让你照顾我两天,不行啊!”丁佳怡又哭又闹:“我跟你爸闹成这样,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要不是因为你,你爸能气得带死丫头搬走?要不是因为你,你爸搬第二次,能不告诉我搬去哪儿了?我为了你,连老公都没了,我现在病了,让你照顾我两天,过分吗?子衿,你还说以后会孝顺我,你这样就是孝顺我吗?”

    “哎哟,行了行了,这是在大马路上,这么多人看着呢。走,不是说要回家让我照顾你吗,赶紧回去。”乔子衿丑得都用袖子挡脸了,拉着丁佳怡直接往乔家跑。

    “累死我了。”好不容易到家,乔子衿一点轻松的感觉都没有:“妈,你刚才说我爸怎么了,什么又搬家了,搬到哪儿去了?你进局子这么大的事,我爸都不出现,是不是太过分了?竟然还要让我一个孩子去,什么情况?”

    “我哪知道,前天我去找你爸,屋子就空了,房东告诉我,你爸搬了,搬到哪儿了,我也不知道。要不是因为你爸搬了,我能吹了一个晚上的风,感冒发烧吗,今天还没完全好呢,不信你摸摸我额头。”丁佳怡拉着乔子衿的手就往自己的额头上贴。

    “妈,你又怎么惹我爸了,让我爸发了这么大的火?!”乔子衿都想哭了:“不是你说,最近要安分点,什么事都别闹,更别和乔楠过不去,谁让爸疼乔楠呢。你可别说,又是为了我之类的话。我一直在学校,我什么也没让你干。妈,这个老公这个家,你还要不要了?爸都气是搬家了,你就只能老实两个月啊?”

    这次乔栋梁带乔楠搬,别说吓到了丁佳怡,就连乔子衿都吓坏了。

    她差点以为,那一次乔栋梁不但是带着乔楠搬了,要不了多久,乔栋梁一定会跟丁佳怡离婚的。她身边这些朋友跟同学,谁家里也没离婚的父母,她不想当第一个。

    “妈,我求你了,我求你了还不行吗?万一我爸真要跟你离婚,你再后悔就来不及了。你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就因为这样,这半个学期里可以说是自打乔楠生下来之后,乔子衿心思最安分的两个多月了,乔子衿真的是一点歪脑筋都不敢动啊。

    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乔子衿在乔楠的面前,都尽量夹着尾巴做人,丁佳怡却背着她,不知道又对乔楠插了什么刀子,把乔栋梁气成这样,乔子衿都想给丁佳怡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