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284.第284章 活该你老公跑了(加更)
    “不可能的,我不相信,你把我老公藏哪儿了,你把人给我交出来,要不然我跟你没完,我、我我就赖在你们家门口不走了。我,我还要报警,你们把我老公弄哪儿去了?你们别看我们家老乔身体不好,又一个人,就可以欺负他。信不信我报警,我我、让你们坐牢!”

    这天下班,丁佳怡依照以往的习惯,先往乔栋梁的租屋房里赶,准备帮乔栋梁烧晚饭,自己吃好了回家。

    丁佳怡这么勤快地往租屋小院里跑,除了是为了讨好乔栋梁,好早点得到乔栋梁的原谅之外,更重要的是,中午那一顿,丁佳怡现在可以在厂子里吃,晚上这一顿吃乔栋梁的。

    这么一来,一整天下来,丁佳怡只要负担自己早上那一顿,一个月下来,可以省不少的饭菜钱呢。

    上了一天的班,丁佳怡又累又饿,正想回“家”好好大吃一顿呢。

    谁知道,等丁佳怡到地方的时候,吃了一个闭门羹。

    出租小院儿的门,关得严严实实的,而且门上还落了锁,丁佳怡怎么推都推不开,任她怎么叫乔栋梁的名字,里面也没有半点回应。

    直到有经过的邻居被吵得不行,走出来告诉丁佳怡,今天白天的时候,有人来过了,似乎帮着乔栋梁搬家,所以乔栋梁应该是住别的地方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丁佳怡怎么肯相信。

    学区房不好租,老乔为了乔楠那个死丫头费了这么多的心思和钱,怎么可能会搬,怎么舍得搬,真要搬的话,又能搬得到哪里去。

    明明她最近很安分,当着老乔的面,都没碰过死丫头一根头发,好端端的,老乔搬家了怎么会不告诉她,不给她留个口信,告诉她搬哪儿去了。

    “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啊,我说了,你老公退房了,走了。那是你老公,又不是我们家什么人。他搬哪儿去了,我怎么知道,你要再这么闹,你不报警,我要报警了!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钟了,都八点了!你不回家,我们还要睡觉呢,赶紧走走走。”房东气得不行,她没想到那男的老婆这么不讲道理。

    刚刚那说的是人话吗,就跟她为了几个钱谋财害命,杀人越货似的,脑子被门给夹了吧!

    “我不走,我不走!你们要不把老公还给我,我是不会走的!除非,除非你们把我老公搬去的新地址给我,我也走。”丁佳怡死死地扒着房东的门,就是不肯离开。

    要是她现在走了,那么她还能去什么地方,问出老乔的下落,留住这个老公。

    “你,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啊。”房东脸一红,真想揍丁佳怡,可惜揍人犯法:“早知道你们这家人这么麻烦,我就不把房子租给你们了!”

    “那你干嘛要租,你早不租不就好了!”丁佳怡还生气呢,要不是租房,老乔能带着死丫头搬出来,害得她跟老乔分开?

    “……”没想到丁佳怡还真不要脸的顺上来,房东彻底无语了:“跟你这种人,没法儿说话。我看你男人斯斯文文,说话客客气气的。你是他老婆,他搬家不告诉你,你的原因还是我的原因?难怪你老公这么对你,有你这样的老婆,他肯定是躲都来不及了。”

    本来还恼上了乔栋梁这个租客给自己惹上这么大的麻烦,这个时候,房东突然特别同情起乔栋梁来。

    谁有这样的老婆,谁倒霉,不躲才怪。

    “你、你说什么!”房东这话等于是踩了丁佳怡的尾巴了,丁佳怡“嗷”的一声叫,跟只母老虎似的,扑向了女房东要抓花女房东的脸。

    “有病滚远点!”女人吵架,男房东是不想插手的,免得被别人说自己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

    但是丁佳怡都要对自己老婆动手了,男房东二话不说,手用力一甩,直接把丁佳怡整个人都推出去:“特么有病就去医院找医生,别来我们家撒泼,真当我们怕了你。你要再这么闹,别以为我真不敢打你!”

    放完狠话后,男房东才对自己的老婆说:“你拿五块钱过来。”

    “好。”女房东立刻明白了老公的意思,拿到五块钱后,直接甩到了丁佳怡的脸上:“你老公搬家的时候,没问我要这半个月的房租钱,现在还给你,我们就算两清了。你要再敢来,我说报警就报警!”

    “你们都欺负我!”被推倒在地上的丁佳怡一下子愣是没能爬起来,最后还被女房东丢了五块钱在脸上。看着透着暖色灯光的房门“砰”的一声彻底关上,坐在地上的丁佳怡“哇”的一声就哭了。

    “老乔,你到底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有人欺负你老婆。她们故意瞒着我,不把你的新地址告诉我,也不知道安的是什么心。老乔啊,你赶紧回来啊,我要被人欺负死了。”

    接着,丁佳怡就跟哭丧似的,一直坐在原地拍着大腿“呜呜”地哭,一副不把女房东哭出来给自己一个交待就不罢休的势头。

    谁家堵着这么一个陌生人哭丧,心里能舒服的,最让女房东受不了的是丁佳怡那话里暗指的意思,气得女房东都想拿刀砍人了。

    丁佳怡那话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女房东看上乔栋梁了,看丁佳怡不顺眼,所以故意不把乔栋梁的下落告诉丁佳怡。

    “玛的!”女房东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然后“砰”地打开了房门。

    丁佳怡嘴角一勾,才想露出一个胜利的笑容,等着女房东把答案告诉自己。她就说,老乔搬家怎么可能连一个口信都不留给她呢,肯定是这些人想挑拨她跟老乔之间的关系,故意瞒着她不说。

    她这么聪明,能被这些人给骗了?

    丁佳怡的得意还没维持三秒,“哗啦啦”一声,女房东直接朝丁佳怡泼了老大一盆水:“这是我家刚刚洗过菜的泥水,对你算客气了。你要再在我家门口哭丧,下一盆就是洗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