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278.第278章 脑子里有大坑
    “至于我爸,随便吧。”乔楠没力气地说了一句。

    她爸现在对她,那肯定是好得没话说,真为她付出了不少,可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

    “怎么,乔叔叔真的要变,为什么啊?明明你比乔子衿优秀那么多,你什么都比乔子衿好,为什么你妈跟乔叔叔,都这么偏心乔子衿,不公平,没道理,他们眼瞎心盲啊!”这真是脑子有坑!

    “我爸喜欢的是儿子,但生了两个女儿。乔子衿是大的,我爸是想把乔子衿留在家里,以后招婿,生个孩子姓乔。换而言之,我是要嫁出去的那一个。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当然不一样。其实有时候,我把乔子衿想象成是我爸妈的儿子,有些事情,就好理解多了,我心里也没那么难受了。”

    她妈当年可不就是因为外婆偏心儿子,给儿子上学,不给她这个女儿上学,最后甚至还想卖了她妈这个女儿,给儿子多赚一点媳妇儿本。

    不管她妈再恨外婆,毫无疑问的是,她妈绝对是她外婆的亲生女儿,她妈简直就是她外婆的翻版!

    “行了,你也别为我担心。我爸妈心里有想法,我心里也有自己的算盘。我不傻,你说这些话是为了告诉我什么,我懂,放心,不会的。”妈依旧是妈,生她养她是事实。

    她妈尽到了抚养她的义务,她以后肯定也会赡养她妈,完成自己的责任。

    可她妈要想像上辈子一样,限制她的自由,拿光她所有的血汗钱补贴乔子衿,别说门儿,窗都没有。

    除了每个月应该给的赡养费,她妈想问她多拿一分钱,她还要考虑到底给不给。

    她妈再想对她予取予求,这辈子绝无可能。

    “真的?我不信,我可听说了不少人,不管是谁对谁不好,当坏人的只要哭一哭,求一求,装个可怜,另一方就一定会心软。”朱宝国表示,小乔心肠那么好,肯定也会犯这个毛病。

    “我不会,我妈汲汲营营不就是为了钱吗?我妈最看重这东西,我都清楚我妈的底了,我还上我妈的当,你当我是有多蠢啊。”当然,上辈子的她,就是这么蠢,所以最后蠢死了。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乔楠坚决的态度,让朱宝国是满意的:“这事儿闹成这样了,接下来该怎么办?你妈那人,是彻底不要脸了,但你还要过日子,还得要脸。面对学校的那些谣言,你想好怎么解决没?”

    “这事儿……”乔楠就跟尸体似的,往桌子上一趴:“你现在别问我,我也没想好要怎么办。我妈一直都想整死我,这次,她可是发大招了。我是不是应该恭喜她。”

    事情闹成这个样子,乔楠不管怎么做都是错的。

    家丑不可外扬,更何况,人传八卦的威力不容小觑。甭管那些话是真的假的,这么劲爆的一个大八卦,要不了多久,就会传遍学校上下。

    相反,就算她不怕丢人,把家里外扬,将所有的事情解释得清清楚楚,可别人听了未必愿意信,一个人信了,平城高中有那么多人,她就算是说到嘴巴都干了,也解不开几个人的误解啊。

    她妈这棋,下得够绝。

    朱宝国小心翼翼地问:“真没办法?再想想?”

    “想不出来。”乔楠叹气,她都快想当一条咸鱼了:“行了,这事儿走一步算一步吧。最坏的打算就是,我转学。”

    经过丁佳怡的事情之后,乔楠特别怕麻烦,更怕纠缠,与其这么麻烦,她宁可换一个地方,求个清静。

    “我陪你!”

    “陪什么陪,平城高中还是挺不错的。”朱宝国不是她,没有转学的必要:“还有,事情还没到那一步呢,不着急。”

    “你放心,这事儿我替你办妥了。”朱宝国真的怒了,丁佳怡说谎话,还真有一堆人跟傻子似的信了。

    谁要是敢因为丁佳怡的话,就在小乔的面前胡说八道,看他怎么收拾这些人。

    “别太过分了,免得事情越来越麻烦。”

    “行,我有数。”朱宝国拍拍自己的胸,把这件事情大包大揽地扛了下来。

    不得不说,朱宝国还是有点能耐的,也不知道朱宝国是怎么操作的,之前还有不少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乔楠,甚至在乔楠走开后,转在一起窃窃私语。

    但朱宝国有动作之后,这些人看乔楠的目光虽然没有变,但没有任何人敢因为谣言的关系去找乔楠求证,甚至说太过分的话。大部分的人都是看到乔楠后,就跟看到瘟神一样,躲得远远的,免得惹到乔楠。

    好在乔楠要求得也不多,能有这份安静,乔楠就比较满意了。

    “今天在上课之前,我想先跟你们说一件事。有句老话说得好,谣言止于智者。作为一个班的学生,我希望大家可以团结一心,别那么容易受外界的影响。你们现在不但是高中生,更是持有身份证的成年人,别总是被外面的谣言蛊惑,看人看事,不但要用耳朵,更要用眼睛和心。作为你们的班主任,我深切地希望我班里的学生,都是智者,而不是一直被人牵着鼻子走的牛。好了,接下来翻开课本。”

    谣言的威力到底不小,就连学校的老师都收到风声了。

    刘老师在上课之前,就先说了这么一番话,哪怕刘老师没明说,一班的学生却也清楚地知道,刘老师到底在说什么。

    “小乔,你是不是跟刘老师说过什么了?”朱宝国小小惊讶了一下,难得有个明眼人,老师就是老师,可比那些学生聪明多了。

    “没有啊。”乔楠摇头:“我还等着被刘老师叫到办公室里问话呢。”毕竟之前在初中的时候,她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一次,那个时候,她就被陈老师叫到办公室里问话了。

    “不管怎么样,这声刘老师可算是没有白叫,可以的。”朱宝国竖了竖大姆指,心里舒服了不少,就连在课堂上的态度也变得认真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