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268.第268章 都想娶媳妇儿了
    “团长一个星期前告诉我,万一有人给他寄信,让我直接把信拿给他。这都一个星期过去了,我还以为没这封信了呢,谁知道今天来了。连长,你可不知道,团长可宝贝那封信了,都不让我看。”小甲一颗八卦之心燃着熊熊烈火:“连长,你说这信是谁写给团长的,会不会是,嗯嗯,团长春心大动了,有喜欢的妹子了?”

    “不可能,别瞎说。”周军也关心翟升的感情生活,但他不会多嘴说什么:“团长家的情况,我们又不是不知道。我估计着,团长以后娶谁做老婆,自己未必就一定能做主。之前不还有人说,团长要跟丘营长的妹妹订婚了?”

    团长出生好,能力更好。不过很多人往往因为团长的出生就忘记了团长自身的能力,都说团长能有今天,全靠的是家里。

    团长在部队里的路,肯定是比他好走,不过他也不差,他愿意一步步来。

    他这辈子,唯一比团长好的就是,他想娶个什么样的老婆,可以自己做主,更何况,他爸妈可喜欢楠楠了。

    “这话才瞎,团长能是那种好脾气的人?连长,你是不是电视看太多了。团长硬着呢,娶个媳妇回家是跟自己过日子,要自己不喜欢,还娶什么媳妇儿,讨什么老婆,没意思。”小甲摇头,反正他是不信,团长做不了自己的主。

    “对了连长,你这两天怎么了,就跟屁股长痔疮似的,天天坐不住,动来动去,骚动得厉害。连长,你啥情况啊?”

    “什么破比喻。”周军在小甲的脑瓜子上弹了一下:“我那是盘算着怎么把你的连长夫人早点娶到手呢。”

    楠楠读高中了,听说高中要住宿,又不是每个星期回家。

    万一他去找的时候,楠楠正好读书,那岂不是白白浪费机会?

    想到上一次,好不容易借着军训的机会,自己可以有更多的机会跟乔楠接触,彼此双方有更进一步的了解,最后却泡了汤,周军就肝疼,太可惜了!

    “连长,有情况啊,我们的小嫂子长啥样啊,漂不漂亮?”小甲眼睛一亮,他们部队里的王老五春天到了?!

    “小嫂子?”想到乔楠的年龄,周军露出了一个又甜又腻,让小甲直起鸡皮疙瘩的笑容:“还真没叫错,你这个嫂子是挺小的,所以连长我想娶她,还得熬几年。”

    “这么小,多小啊?连长,你怎么下得去这个手?!”小甲捂牙:“别还是小学生吧?”

    “你当我有病啊,你小嫂子是学生,不过是高中生,成绩老好了!”周军忍不住揍了小甲一拳,不过没下多少的力。

    “好好好,我们连长看上的嫂子,能不好吗?”小甲连连讨饶:“这如果刚才的信,真是小姑娘写给团长的,哎哟,我们一团今年这是桃花旺的节奏啊。连长,有机会,可得把小嫂子带来,让我们瞧瞧,认认门儿啊。”

    “放心,肯定的。”周军爽快地答应了。

    一聊起乔楠,周军的心情就好,而办公室里正在看信的翟升的心情只比周军的更好。

    翟升不但写信告诫乔楠,不准早恋,还让乔楠寄一张照片过去。

    乔楠虽然不明白,自己的照片对翟升有什么用处,但已经习惯听翟升话的乔楠,二话没说,还真用翟升给的钱,拍了一张半身照给翟升寄了过去。

    手掌的照片不大,照片里的小姑娘小的就像能被他用手捧起来似的。小姑娘白白净净的,黑亮亮如宝石一般的眼睛笑弯弯的,樱红的小嘴笑。黑长的头发,被小姑娘扎成了马尾,偶有一缕调皮的头发跑出来,弯曲地挂在小姑娘的耳边,让青纯靓丽的小姑娘多了一点女人味。

    摸摸照片里小姑娘的脸,翟升似化开的冰湖,春水叮咚,平静的湖面上荡开一层层轻缓的波浪,让人的心跟着摇曳起来。

    要是谁在此时见到翟升的表情,一定会惊呼特么见鬼了啊!

    翟升收敛了笑容,正经八百地拿出自己的皮夹,然后比了比皮夹的大小,小心翼翼地把乔楠这张照片裁剪得就像是照相馆里出来的一样,然后不大不小,刚好可以放进皮夹的那一层透明格子里。而乔楠的人像,也在正中央,看得非常清楚。

    二十世纪末的早期皮夹照,就此诞生。

    又仔细反复确定照片没有问题了,翟升才把钱包贴身收好,看乔楠寄给自己的信。

    看到乔楠在信里认真,态度又严肃地表示,她不但不准备在高中谈恋爱,也没想在大学谈恋爱时,翟升露出了一个半喜半忧的表情来。

    喜的是,至少高中三年,他绝对不会再多情敌了。忧的是,等乔楠到了高中,他想正式确定下乔楠为自己的女朋友,未婚妻,甚至是等乔楠到了法定年龄,他就打报告,跟乔楠结婚的。

    还没等翟升想通这件事情,在看到接下来的内容时,翟升的脸彻底黑下来了。

    他给小媳妇的钥匙,被他妈给收回去了?

    哪怕乔楠在信里明确写到,钥匙是她还回去的,翟升却清楚自己母亲的性格,肯定是他妈露出了不悦的表情,小媳妇儿不想让他妈不高兴,不得不把钥匙还回去。

    乔楠怎么把钥匙还回去的事情经过,写得并不详细,可翟升依旧能够猜得到,这事儿乔楠必是受了不少委屈。

    每次丁佳怡跟乔子衿闹,受委屈最多,也是唯一受气的人,就是乔楠了。

    看完信后,翟升把信收起来,并且放好,然后马上打了一个电话:“喂,翟升,今天怎么有空想到联系我啊?”电话另一头传来翟华懒洋洋的声音。

    “我问你,楠楠的钥匙你们是不是拿回来了?”

    “楠楠?谁啊?”翟华脑子一打节,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亲弟弟嘴里的“楠楠”是哪个人,她弟认识的人当中,有叫南南的?“噢,你,你说的是乔楠是吧?”一提到乔楠,翟华的语气马上就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