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254.第254章 分析下对我的好
    乔子衿不但吃不了辣,而且只要沾了一点点辣,脸上跟背上就直冒痘痘。

    以前乔家掌勺的是丁佳怡,她当然是按照乔子衿的习惯烧菜,害得曾经无辣不欢的乔栋梁硬生生戒掉了这个喜好,偶尔辣瘾实在是犯得厉害,就偷偷在外面买辣的吃。

    以前乔栋梁之所以不吭声是因为他以为,乔楠也不喜欢吃辣,毕竟丁佳怡是这么跟他说的。

    不过今天吗,这谎话总是有被拆穿的一天。

    “不不不,我会烧,我来就好。不过,家里好像没有辣椒。”丁佳怡还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只要在小黄鱼这道菜里放了辣椒,子衿几乎就不可能碰了。

    “那怕什么,我现在就去买。”乔栋梁放下公事包,扶起自行车就骑了出去。

    乔栋梁的态度这么坚决,丁佳怡怎么拦得住。

    只是乔栋梁一离开,丁佳怡的脸马上拉了下来,像看仇人一样看着乔楠:“现在你可高兴了,你可得意了是吧?好歹我生你养你,我是你亲妈,你就这么害我?你这么离间我跟你爸之间的关系,你是不是要看到你爸跟我离婚你才满意?你的心怎么那么黑啊,一点亲情都不念,你不把当成是你的妈,不把你姐当成是你的姐,你也不关心你爸吗?你上学,拍拍屁股走人倒好,就留你爸一个人在家里。你爸还有伤,你要真关心你爸,你就该知道要怎么做!”

    面对只说不做的丁佳怡,乔楠替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然后坐了下来:“妈,你省省心吧,你就算是说破了天去,也没有用的。是我心黑要离间你跟我爸之间的关系,还是你看我不顺眼,一个劲儿地想踩我垫高我姐,你心里清楚,我爸更清楚。我爸怎么跟你闹成这样的,肯定不是我害的,是有人自己作的。”

    “你……”丁佳怡没想到自己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几乎就是在求着乔楠,没想到乔楠不但拒绝了,而且还说风凉话。

    自己作的?

    死丫头说谁作呢!

    “妈,你也别尽拿我爸做借口。我就是为了我爸好,所以我才什么都不劝。你想我爸回去,回到你身边,可这对我爸有什么好啊?是我爸喜欢吃辣菜,你肯委屈我姐做给我爸?还是我爸受伤了,你能拿出钱来给我爸治病?又或者是,你知道我爸的心思,能哄得我爸天天高高兴兴,不会像之前一样愁眉苦脸,都没个笑脸?”

    “你别太得意了,有你这么跟亲妈说话的吗?这是大人的事情,你懂什么。夫妻生活,不就是吵吵嘴,斗斗气,这都是正常的。”丁佳怡嘴硬,不肯承认自己的霸道和不顾乔栋梁的感受:“你别以为,你在你爸住院的时候,借了点钱回来就真的了不起。你是你爸的亲女儿,你照顾你爸是应该的!”

    “是应该啊,那妈你的‘应该’呢,我姐的‘应该’呢?合着我爸是我一个人的,他不是你老公,他不是我姐的爸?就全让我一个人‘应该’,你们只需要在旁边看着就好了?如果爸是我一个人的责任,那我就更不会劝我爸回去了。在这里,是我对我爸‘应该’,我爸跟你回去了,就是我爸对你和我姐‘应该’了。他应该努力赚钱,把所有的钱全交给你拿去给我姐花个干干净净,然后他生病了,还没钱看病?在我这儿,绝对不会有这种情况出现。妈,你是真的在为我爸好啊,还是想让我爸继续为你和我姐‘应该’啊?”

    她就该对爸一直付出,然后她爸就该一直对她妈和乔子衿付出。

    最后,她妈跟乔子衿是妥妥地站在了他们乔家食物链的最高点,这算盘打得多精啊。

    丁佳怡脸色涨红,比猪肝色还难看,手扬起来:“乔楠,你的胆子可真够大了,这么跟我说话,真是你爸惯的你!今天我要是不好好教训你,你就不知道我是你妈!”

    “妈,我劝你动手之前想清楚。我在你这儿挨了一巴掌,等我爸回来了,你想好要怎么跟我爸交待了?信不信你现在敢碰我一下,等我爸回来了,我就全告诉我爸,从此以后,你就休想再进这个家门半步?!”乔楠眼神一冷,语气带厉。

    自打她“回来”以后,她妈对她已经动过不止一次的手,还她把耳朵拧得豁开了一道口子,这打人还真是打习惯了!

    “你……”丁佳怡高举起的手,怎么也打不下去了,因为她知道,乔楠说的都是真的。早在几个月前,乔栋梁就警告过她,乔楠是姓乔的,她姓丁。她要再敢动乔家的人一根头发,丁佳怡是怎么打的乔楠,乔栋梁就怎么还回去!

    丁佳怡跺了一下脚,双手把脸捂了起来,然后就“呜呜”地哭了起来:“乔楠,你太让我失望了。我可是你亲妈,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希望你有一个好的将来,你怎么可以不明白我的一片苦心,还把我当成仇人一样看。你现在还太小,所以不明白,但你也不能这么恩将仇报,害你爸生我的气啊。等你长大了,做了妈,你就会明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这个女儿。”

    “你爸带着你搬出来,我都没怪过你。可是你刚刚说的话,真的是太伤我的心了。楠楠,本来你是一个挺好的孩子,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是不是有人在教坏你啊?楠楠,你千万不要信外人的话。我是你亲妈,这世上只有我是不会害你的,别人教你的,都是假的,是错的,是在故意误导你,分化我们一家人的关系。你可千万别上那些人的当啊。”

    乔楠嘴一张,下巴一抬,无语望天,然后嘴角带着嘲讽之意地看着丁佳怡:“妈,可能我是真的小,不明白。要不你给我分析分析,那天翟伯母都说家里没丢东西,翟华姐也说钥匙是她给我的,你跟我姐干嘛不相信,还认定了我是小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