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248.第248章 裹成粽子
    听到年轻人的名字,乔楠抓着书包的手直接掐进书包里面去了。

    不错,眼前这个帮了乔楠的年轻人,不是别人,就上辈子明明都已经跟乔楠谈婚论嫁,却在结婚前夕劈腿乔子衿,让乔子衿怀孕的那个大渣男陈军。

    想到陈军对自己的背叛,乔楠的牙齿咬得死死的。

    当初两人在一起,是陈军先追得乔楠,乔楠知道陈军家的条件好,觉得两家不般配,不会有结果的,所以拒绝过陈军很多次。

    但是陈军从来没有放弃过,用一次又一次的行动告诉乔楠,他是不会放弃的,他一定会坚持下去,会对乔楠好的。最后,乔楠被陈军的态度所打动,这才点头同意的。

    上辈子,直到生命结束,乔楠也只跟陈军谈过一回恋爱,只喜欢过陈军一个男人。但最后却落得一个伤痕累累,满负心殇,黯然退场的下场。

    所以乔楠一直明白,上辈子她之所以直到四十岁还不结婚,除了她妈想一直拿她的工资不让她结婚之外,也是因为陈军的关系,她恐婚,怕遇到一个跟陈军一样渣的男人。

    “你怎么了?”看到乔楠的身体好像在发抖,陈军还以为乔楠是被刚刚的事情给吓到了:“要不,我先送你去学校?”

    “不用了!”乔楠反射性地拒绝了,然后才回答:“我没关系的,你送小偷去警察局吧。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再见。”

    乔楠非常诚恳地对陈军躹了一个躬,表达自己对陈军的感谢,说完“谢谢”之后,乔楠不等陈军的反应,抱着书包就朝平城高中跑去,跑得速度比刚才追小偷的速度还要快,就跟她身后有鬼在追她似的。

    “真是奇怪的小姑娘。”陈军觉得有趣地笑了,他见过那么多的小姑娘,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不甩他的。

    可能是被女孩子主动缠着缠厌了,陈军觉得乔楠这一款的小姑娘还挺特别的:“还不走。”

    “哎哟我的哥,轻点轻点,说好陪你演戏的,你这下手是不是也太狠了点,差点踢得我黄胆汁都快吐出来了。”小偷哇哇大叫,一改之前的凶猛,态度倒是跟陈军挺亲近的。

    “行了,别装了,我用了多少力,我还能不清楚。这个给你,算是你的辛苦费。”陈军拿了一张十块钱出来,丢给那个小偷。

    “哥,你真是我亲哥,下次有这种事情,你还可以来找我,哥,我走了啊。”拿到钱,“小偷”也不哇哇大叫了,而是松松快快地离开。

    等乔楠和“小偷”都走了,陈军才倚着墙,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点燃,深吸了一口气,吐出白色的烟圈。

    直到这根烟抽完了,陈军才把烟尾丢在地上,踩灭了离开。

    早早离开的乔楠并不知道发生的这一幕,不过这辈子,就算乔楠知道了,也不会多在意的。

    “这是怎么了?”乔楠到了学校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医务室报道,医务室的老师一看乔楠那惨样,被吓了一跳。

    只见向来干净白净的乔楠此时整个人灰扑扑的,尤其是两只僵硬的手不但脏兮兮的,还有血。看到那些细小的擦伤里,还藏着不小轻碎的小沙子,医务室老师都替乔楠觉得疼:“是不是学校里有人欺负你?”

    “不是,跟同学没关系。在学校附近,碰到个偷,被他撞了一下,摔了。”回到学校后,乔楠才从遇到陈军的愤怒和恨意之中醒过来,此时手上神筋传达到脑部的疼意,让乔楠难受得不行。

    “学校个附近有小偷,这么猖狂?”医务室老师吃了一惊:“那这个情况得反应一下,免得其他同学也遇到这样的麻烦。你手上的伤虽然不严重,可挺麻烦的,得先帮你把伤口洗干净。挺疼的,你忍着点。接下来两个星期,你这手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字。”

    医务室老师抓着乔楠的手,把乔楠伤口的沙子都清洗干净,然后洗上碘酒消毒,又在比较严重的地方缠了几圈纱布:“这两天你当心点,保险起见,还是别让手沾水比较好。毕竟你手心中的擦伤,还是有点深的。”

    “好的,谢谢老师,那我先回寝室去一趟。”

    看到自己的手被裹得跟粽子似的,乔楠哭笑不得,陈军就是她的克星,每次遇到陈军都没什么好事。

    因为回来的路上的这个意外,乔楠到寝室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寝室里其他五个人早就去教室了。直等乔楠到了教室,其他人才发现乔楠的情况。

    “小乔,你手怎么了?是不是你妈!”朱宝国横眉竖目,他明明听说,小乔的妈大闹一场,可没伤着乔楠啊。肯定是那个老女人回去之后,又为难小乔了!

    乔楠肩膀一甩,把书包放了下来,双手掌心朝天,不敢乱动:“别提了,这事儿跟我妈没关系,是我倒霉,运气不好。”

    “我帮你。”看到乔楠的动作这么不方便,朱宝国接过乔楠的书包,按着乔楠的习惯,把一部分的书放进书桌里,再把其他的书放在书桌上:“怎么了?”

    “在来的路上,我遇到一个偷,他推了我一把,所以我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举了举自己被裹成粽子的手,乔楠很是无奈。

    “楠楠,那你没事吧?”郑玲玲围了过来:“怎么会有小偷吧,那你钱还在不在?”

    “在,钱我是放身上的,就是书包差点被他抢走了,好在……有人帮了我一把,所以才受了点小伤。”就那么一点钱,乔楠没有把钱放书包的习惯,都是贴身放的。

    “太可怕了,楠楠,你要不要跟刘老师反应一下?”唐梦然双手捂了捂脸,一副被惊到的样子。

    乔楠摇头:“不用了,这个情况,医务室的老师会跟学校反应的。”

    “我之前也没听谁说遇到过这种情况啊?”何云皱了皱眉毛。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说小乔骗人吗?!你想挨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