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236.第236章 真不要脸
    马嫂子三个女人在大院里是出了名的大嘴巴,但也是出了名的厉害女人。

    今天这事儿,怎么想怎么觉得怪,马嫂子她们三个不需要知道丁佳怡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们只要确定丁佳怡肯定有古怪就对了。

    被丁佳怡拉来当人证的马嫂子三人一反水,丁佳怡是彻底没脸了。

    听了这三个女人的话,乔楠的脸立马拉下来了:“原来妈你今天一大早说是去上班了,实际来抓贼了,而且抓的还是我,并且又带了三个证人。妈,你真是用心良苦啊。”

    要是她真的被她妈和这三个女人逮到,她拿着钥匙开了翟家的后门并进去,那么,她在大院的名声就彻底毁了。

    指不定,要不了几天,整个平城的人多少都会收到一点风声,今年的中考状元,其实是个小偷儿!

    她妈跟乔子衿这么费尽心机,是真的想生生毁了她啊!

    “乔楠,你少血口喷人。她是朱家的亲戚,你跟朱宝国的关系那么好,你还不承认她是你找来冤枉妈的。乔楠你在说这话的时候,摸摸自己的良心!”要说这个朱妍跟乔楠没有关系,今天的事跟乔楠没有关系,乔楠没害她跟妈,她把脑袋砍下来给乔楠当凳子坐,乔楠肯定是故意的!

    “姐,你口口声声说我冤枉妈。好,你说,我怎么冤枉妈了?”乔楠双手环胸,冷漠地看着乔子衿。

    是,朱妍是她找来的,那又怎么样?

    要不是乔子衿跟她妈心怀不轨在先,又怎么会丢人在后。

    “你敢说朱妍不是你找来让妈误会的?楠楠,你已经十六岁了,不可能再这么任性了。妈做了那么多,也是为了你好,你怎么可以串通外人,这么害妈!”乔子衿嘴一抽筋,只能含糊其辞。

    “我让妈误会什么了?”

    “你让朱妍穿跟你一样的裙子,让妈把朱妍当成你了!”

    “姐,你这话逗不逗,她是谁的妈,合着妈认女儿认的不是脸,是裙子啊?只要穿上这件裙子的小姑娘,都是妈的女儿?妈这么关心我,关心得都快要让我哭了,她关心我都关心到不看我的脸,只看我裙子的地步了。姐,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好好感动一下?”

    “你……”乔子衿哑然,答不上话。

    好不容易抓到乔楠的小辫子,可以一举攻下乔楠,别说是丁佳怡了,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的乔子衿兴奋地也没去看那个站在翟家后门口的人是不是乔楠就冲上去,认定了这个人是乔楠。

    “我刚刚听到小偷两个字,所以,妈这是把我当成偷了,来抓现形的是吧?都说捉贼捉脏,妈,你连人都没看清楚,是不是就先喊了我的名字?妈,看样子,你这是挺想我是一个小偷儿的啊?”

    “你……”被乔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质问,偏偏自己连一句话都对不上来,难堪不已的丁佳怡脸色直接憋成了酱色:“你敢说你没偷东西?!”

    “没有!”回答得斩钉截铁。

    “那你三百块钱哪儿来的?!”

    “我说过,我打工赚的。”

    “你骗谁呢,你一个小孩子,能找什么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赚到三百,你还不承认你是偷的?!”

    “那么谁家丢东西,丢钱了吧?我真偷了,我偷谁家的了?”乔楠被气笑了,她妈这不要脸的功夫,这是又上一层楼了啊。

    “我……”丁佳怡倒想说翟家,但苗靓说了好几遍,翟家没丢东西,这让丁佳怡没法儿再开那个口:“我怎么知道你偷的谁家的,我这正要问你是,你老实交待,你偷谁家的?你今天要是不交待清楚,好好端正态度认错认罚,我就不信我这个当妈的还教不了你了!”

    “说了半天,你就是想让我承认我是一个偷?妈,你真是我亲妈啊,你这是想彻底毁了我啊!”乔楠眼眶一红,心里憋闷地想哭,想发脾气,更想打人。

    她可以不在意她妈偏心乔子衿,视她为无物,不理她就不理她,她还乐得清闲。

    可是她妈能不能要点脸,有点良心,连污蔑她是小偷这种事情,她妈都做得出来,她妈是不是疯了?

    “好了,接下来就是你们家的家事了,知道是一场误会,至于你们的家务事,我希望你们可以回去后自己解决。但我要说一句的是,这位家长,你的话的确是感觉有问题。作为一个母亲,在子女疑似行为有问题的时候,你不但要证明你女儿有做过,但你更要证明和相信的是,你女儿没有做过。你这态度不对。”苗靓的耐心用完。

    当妈的是个糊涂的,当姐的也是个没脑子的,小的固然可怜,可谁让这个小的出生在这么一个家庭里。

    像这种拎不清的人家,是麻烦,好在跟他们家没什么关系,

    “不是的首长夫人,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这样的。”丁佳怡脸白了,她可以自如应对所有人的指责,唯独承受不了苗靓的这句评语:“首长夫人,这个孩子是真的有问题。你说她一个孩子家家,就暑假不到两个月,赚了三百块钱,这事儿说出去,谁信?”

    “你不信钱是我赚的,你还把我钱拿走,不到半天,你就拿着我疑似‘偷’来的钱,给我姐买了两条新裙子?”乔楠嘴角挂着讽刺的笑容,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她妈这话不觉得荒唐吗?

    “那,那钱不是还给你了,而且裙子最后不也是你的,你不就穿在身上吗?!”丁佳怡不服气。

    “那是我爸做主给我的!!”

    “行了,散了,都散了。”苗靓越听越头疼,这都是什么人啊,家里的情况都能乱成这样,赶紧走,免得扎她的眼,让她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

    还是那句话,家务事你们自己家里解决,赖在她们家门口儿算个什么事儿。

    因为丁佳怡的胡搅蛮缠和荒唐无理,苗靓对乔家一家人的印象都糟糕透了。

    “钥匙,还有钥匙!”急得眼眶转泪的乔子衿眼睛猛的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