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235.第235章 碰瓷
    “丁佳怡,你这话是怎么说的?楠楠好端端的,你干嘛这么骂楠楠?你之前不是怀疑吗,现在看来,你的怀疑只是多疑,楠楠多好的一个孩子啊。亏得只是一个误会,现在大家都知道了,要不然的话,楠楠这么好的孩子肯定得被你冤枉!”

    “就是,这一张嘴就是‘死哪儿去了’,丁佳怡,楠楠又没惹你。”反倒是丁佳怡今天又闯大祸了。

    丁佳怡刚才把事情闹得有多大,得到了多少人的同情和认同,此时就遭了多少人的白眼和不满。

    一大早清的,谁家也没有几个闲人。他们浪费了上班的时间,看了这么一出大戏,最后却只是一个误会,丁佳怡认错人了。什么乔楠偷东西,有证据吗?

    亏得丁佳怡还是乔楠的亲妈,这说出来的话,真不要脸。

    “你、你们别被乔楠给骗了,这怎么是一场误会呢。”丁佳怡急了,明明已经成功了,怎么最后她竟然认错人,而且乔楠才刚刚来。

    “楠楠,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故意的,故意要让妈出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妈已经怀疑你了,所以你才来这么一出的?楠楠,你太让我们失望了。我们这么做,也是关心你紧张你,不想你误入其图,一条错路走到底。你怎么可以这么诬陷妈,让妈下不来台?这姑娘哪儿来的,你们是不是认识?”乔子衿磨牙,她才不信这世上有这么凑巧的事情。

    这个女的既然不是翟家的人,手上拿的也不是翟家的钥匙,干嘛来到翟家的后门口,还在她们的面前装出一副要开翟家后门的样子。

    要不是这个女人的这个动作让她们误会,她跟妈怎么可能会把这个女的错认成是乔楠。

    这分明就是乔楠设的一个局,乔楠这是故意要害她跟妈,乔楠的心怎么那么狠呢,她可是乔楠的亲姐姐,妈也是乔楠的亲妈!这么陷害自己的至亲之人,乔楠的良心是被狗给吃了吗?

    “对,肯定是这样的,你这个小姑娘,怎么也不学好。你们俩是不是串通的?乔楠,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个妈,你再不喜欢我,也不能联合外人,这么陷害我!我是关心你,我是为你好,你怎么能这么‘回报’我!”

    听了乔子衿的话,丁佳怡也反应过来了。

    乔楠这个死丫头,生来就是克她的。她想给乔楠演一出大戏,谁知道乔楠给她安排了一出更大的戏!

    “你们母女俩脑子有坑是不是?不对,应该说你们母女三个是不是联合起来欺负我这个外人啊?是,我的确不是大院里的人,我就是来走个亲戚,你们就这么闹腾。噢,我知道了,你们是碰瓷儿的!你们真不要脸,一家三口来碰瓷儿啊,大的带着两个小的,刚刚冤枉我是小偷,现在又说我是演戏。我要报警,我一定要报警,接下来,你们肯定要让我赔钱了!”朱妍跳脚,她还真没遇到过这么不讲理的人,做错了事情,还这么理直气壮。

    “小姑娘,你别急,你说你是来走亲戚的,你叫什么名字,是谁家的亲戚?”苗靓的太阳穴突突地跳,她真想转身,一走了之,不想搭理这些莫明其妙的事儿。

    但她是首长夫人,翟家是整个大院的表率,苗靓再想,也不能撒手不管这事儿。

    “我姓朱,叫朱妍,我大爷爷一家住这大院。”朱妍这么一说,不少人都猜到朱妍是谁家的亲戚了。

    “你是朱家的亲戚,你跟乔楠就是一伙儿的!”乔子衿气得脸都红了,一想到自己刚刚就跟孙子似地给朱妍道歉,乔子衿就恨不得时光倒流。

    朱妍眼一横,脾气一上来,抬起腿照着乔子衿的膝盖就踹了一脚:“会不会说人话!不会说人话,给我早点滚!”

    “你爷爷是不是朱子明?你大爷爷是朱子成?”苗靓问。

    “是啊。”

    “这真的是个误会了,朱老的弟弟一家子早在十年前,就搬到深圳那边去了,多少年没回来,这孩子应该是第一次回大院。”苗靓脸色一缓,谁乐意别人在自己家门口演一出大戏,好在这的确只是一个误会。

    “是啊,这姑娘,我以前从来没见过。”

    “我也没见过。”

    “是说呢,这姑娘的口音跟我们的不一样啊。”

    一个十年没回来走亲戚的小姑娘,能跟乔楠串通骗乔子衿和丁佳怡?胡说八道什么呢!

    最重要的是,丁佳怡刚才没认出朱妍,又一口咬定朱妍不但是乔楠,而且还偷翟家的东西,非要给翟家赔礼道歉还钱的态度,实在是太叫人怀疑了。

    谁都记得,苗靓出来后,已经再三跟丁佳怡申明,翟家既没丢钱,也没丢东西,那丁佳怡刚才一副乔楠绝对偷东西了的态度,就值得人去深思了。

    “丁佳怡,你别再搞事情了,我们大家都很忙的好吧。楠楠多好的一个孩子啊,被你说成了是小偷。你们家谁是小偷,上次警察来过了,我们心里都是知道的。你还没完没了了,你是不是要报复楠楠啊?有你这么当妈的吗,偷了女儿的钱还不够,现在又玩儿这么一出。跟你做了那么多年的邻居,真看不出来,你是这样的人噢。”马嫂子不高兴了。

    闹了半天,丁佳怡是个大坑货啊!

    想到刚才自己在首长夫人的面前信誓旦旦的表示,乔楠偷了翟家的东西,马嫂子脸上就火辣辣地难堪。

    “我是说,刚刚丁佳怡的话听着怎么觉得怪怪的。真要关心楠楠,害怕楠楠走了歪路,你们怎么不悄悄问楠楠,然后你们自己跟踪楠楠,确定是不是真的有那么一回事情,还非拉着我们一起来,要我们帮着劝楠楠?本来你们自己家可以解决的矛盾,非要拉着我们外人进来,把事情闹开了,对你们有什么好处,而且楠楠还怎么做人?”

    “就是呀,丁佳怡,你非拉我们三个来,到底是什么意思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