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232.第232章 没丢东西
    “妈,别哭,你别这样。我想楠楠可能是一时想岔了,才做错事情的。只要我们好好教,楠楠一定会改好的。我之前是奇怪,楠楠一个孩子,哪里可能会有三百块,没想到楠楠竟然……是我这个做姐姐的不好,楠楠有这么大的改变,我怎么没发现。我应该多关心楠楠的一点的,只要我多把心思放在楠楠的身上,楠楠也不至于走错路,干这种见不得人的事儿。妈,是我不好,你不能全怪楠楠,你要怪就怪我吧,是我没尽到当姐姐的责任。楠楠你放心,不管有什么事,我一定会跟你一起背的。真要跟翟家认错道歉,我陪你。如果翟家不肯放过你,要告你坐牢,我、我我陪你一起坐!”

    “真没想到,乔家大姑娘是这么好的一个姑娘啊?”

    “就是,明明犯错的是小的,大的还愿意陪着坐牢。当姐姐当到这个份儿上,也没谁了。”

    “话说回来,偷东西的人是乔楠,总不能真让乔子衿陪着一块儿坐牢吧,国家有这规矩,能允许吗?”

    “废话,当然不允许啊,谁干的事,谁负责。”

    一瞬间,乔楠成绩优秀的乖宝宝形象轰然倒塌,取而代之的是乔子衿对乔楠这个犯了错的妹妹不离不弃的美谈。

    至于前不久,乔家报警,丁佳怡这个当妈的不要脸地拿了乔楠的钱的丑闻也变成了乔楠手脚不干净,偷了别人家的钱,丁佳怡这也是怀疑上了,想弄清楚事实真相,所以才会把钱拿走,真是一片慈母之心,用心良苦啊。

    可气的是,乔楠还贼喊捉贼,自己偷来的钱丢了,也敢报警,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还是乔楠一颗恶人心已经无法无天到天不怕地不怕了?

    最让大院里的人又惊又惧的是,乔楠是真的作死啊,谁家的钱不好偷,偷翟家的。

    翟家若想追究乔楠的责任,乔楠就等着这辈子把牢坐穿吧!

    可以说,不过就短短十分钟的时间,之前名美传遍的乔楠立刻变成了一坨人见人弃的臭****。但凡是见到乔楠的人,都恨不得捂着鼻子绕道走,绝不愿意沾到一分一毫。

    看到自己的计划这么顺利,蹲在地上抱着丁佳怡一起哭的乔子衿忍不住,直接把脸埋在了丁佳怡的肩上。

    在别人看来,乔子衿这是太伤心乔楠的自甘堕落,痛苦不已,哭得不能自控,所以才把脸埋在丁佳怡的肩窝里的。

    但只有丁佳怡知道,乔子衿那不是哭,而是在笑。

    计划进行得非常顺利,不但把乔楠推出来,好让乔楠一个人担了得罪整个翟家的罪名,最重要的是,本年佳怡跟乔子衿的名声总算是洗白了。

    乔子衿这是太高兴了,忍不住笑了,怕自己的笑容被人看到,所以才把脸埋在丁佳怡的肩窝里。

    这个时候,丁佳怡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乔子衿因为笑而发出不一样的呼吸声,这哭跟笑的呼吸区别,丁佳怡还是分得清楚的。

    “哎呀,我们大院里竟然发生这种事,真是要不得。别到时候,我们大院里还真的出了一个牢改犯啊。”

    “啧啧啧,乔楠这么坏,你们谁去跟翟家的人打声招呼,让翟家的人清点一下,到底丢了多少东西。”

    “三百块,真是疯了吧。别人家的东西,别说是三百块,就算是三毛,三分钱,我们都不敢拿啊。要是我家孩子敢拿别人家三分钱,我直接把他的手给剁了!”

    “拿回家的都有三百,偷的肯定不止三百了。这也太……”

    “有人去通知翟家的人了,乔栋梁才发生车祸,被送进医院,花了老大一笔钱。今天这事儿一闹,乔家这是要被乔楠给彻底拖垮了。谁家有这样的孩子,还能立得起来啊,乔栋梁跟丁佳怡真是做孽噢,生了这么一个女儿!”

    “到底怎么回事儿啊,都围在我们家的后门口?”翟妈妈苗靓皱了皱眉毛,看着乌鸦鸦的一堆人,不怎么高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翟夫人,你们还没发现啊?就是这个小姑娘,叫乔楠,是乔家的小女儿。也不知道她从哪儿弄到了你们家的钥匙,总偷偷跑进你们翟家偷东西!翟夫人,你赶紧回家好好仔细地检查一下,看你们家丢了多少钱和值钱的东西吧。”马嫂子非常勤快地跑上去说个清楚。

    “什么,偷东西?”一听这三个字,苗靓的脸立刻拉了下来,苗靓非常讨厌小偷,尤其这个小偷还是个小姑娘:“不可能吧,我家没丢东西也没丢钱啊。”

    虽然偷东西的小姑娘最不要脸,但她也不能冤枉了小姑娘。

    “不会错的,这话是她亲妈跟亲姐说的。这世上还有冤枉自己女儿和亲妹妹的人吗?那还是人吗,就是畜生,所以这事儿肯定错不了。翟夫人,你们老不在家,宅子空着也没什么人看。本来以为大院里的人,思想觉悟都挺高的,不能出这事儿,谁能想到事情会这样啊。指不定你们家丢东西了,丢钱了,你现在还没发现。要不,你现在回头去查查?”她说了这么多,也算是帮了翟家的忙,卖了翟家的人情了吧?

    以后,她可以跟她朋友说,她跟首长夫人可熟了,都近距离地聊过天。

    最重要的是,她帮着首长夫人抓到了偷她们家钱的小偷!

    “不会,我家没丢钱。”苗靓肯定地摇头,自家丢没丢东西,丢没丢钱,她能不知道?

    就因为翟家不是经常有人待,苗靓总跟着丈夫东奔西跑的,加上一对子女也天天待在部队里,翟家就没有在家放钱的习惯。

    至于东西偷没被偷,在翟家待的时间少,可生活了几十年,苗靓能看不出来?

    “可……”这下子马嫂子词穷,没话说了。

    首长夫人这么肯定自家没丢钱,那她还能说什么,她能比首长夫人更了解翟家的情况?

    “丁佳怡,这是你们乔家的事情,我们外人肯定说不清楚,你自己说。”马嫂子没办法了,只能搬出丁佳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