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229.第229章 谁赶时间
    想到这句话,乔栋梁薄唇直接抿成了一条线,眯起的眼睛就那么打量地看着乔子衿:“子衿,你今天这么勤快,平时,你不是最讨厌做家务事的吗?”

    “爸,看你说得也太严重了。早饭是你买回来的,我顶多是摆了碗跟筷子,其他的什么也没做。你如果让我洗碗的话,你看我肯不肯,会不会主动。爸,你也知道,我最讨厌把手弄湿了。”乔子衿咬下了唇,神情很快恢复正常。

    “是吗?”乔栋梁不信,乔楠就更不信了。

    丁佳怡在乔家,不算是女皇,可是乔子衿绝对是乔家的公主,别说是干活,能坐着,乔子衿绝对不会站着,能躺着乔子衿就绝对不会坐着。

    哪怕拿碗筷是一件非常轻松而又容易的事情,以乔子衿的脾气和自私的性格,哪怕不累,她也宁可坐在一旁翘着二郎腿等人把东西都搬到她的面前,也不可能上前搭把手的。

    “我不就是摆了碗筷吗?爸,你跟楠楠的反应也太夸张了。早知道你们会这样,我还不摆了。以后家里的这种事情,再也别找我了。”乔子衿嘴一噘,不高兴了:“你们这反应,说得就好像我平时在家里,什么活也不干似的。这些碗筷是我摆的,乔楠,你都不能用。要用自己拿去!”

    贱骨头,她把碗筷放好了,乔楠还这么疑神疑鬼。

    所以她早就说过了,她死也不要对乔楠好,对乔楠好只会受到这样的侮辱。

    更何况,一直以来都是乔楠欠了她的,是乔楠该对她好,而不是她对乔楠好。

    “行啊,我自己拿。”乔楠笑了,她宁可多浪费点时间,自己的事情都亲力亲为,也不愿意被乔子衿献这个殷勤。

    乔子衿拿的碗筷乔楠不敢用,可是乔栋梁买的早饭,乔楠吃得非常香,一口一口吃得非常认真。

    手里拿着一本书坐在一边的乔子衿努嘴,心里直埋怨乔楠毛病多,不就是吃个早饭吗,顶多是三两口的事情,可乔楠偏偏吃得这么慢,就显得她特别懂规矩似的。

    对于乔子衿来说,乔楠细嚼慢咽的每一口,时间都非常漫长。

    “姐,你老看着我干嘛?怎么,你没吃饱,也想吃?反正有的多,你自己拿呗。”乔子衿时不时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让乔楠特别不舒服。

    “谁说我在看你了?还有,你要不看我的话,怎么知道我在看你。乔楠,你老偷看我干嘛?!”乔子衿不认账。

    “行了,这一大早的。”乔栋梁头疼:“楠楠,你慢慢吃,吃饱点。水我已经帮你倒好了,你拿着喝。”乔栋梁知道,乔楠每次出去看书,都有带一瓶水的习惯。

    所以,乔栋梁都会提前帮乔楠凉好水。今天有空,乔栋梁干脆帮乔楠把水灌好装瓶,让乔楠也方便一点。

    “谢谢爸。”拿过水,乔楠把最后一口油条吃掉,然后擦嘴。

    乔楠一站起来,乔子衿就控制不了自己的眼睛猛的一亮。怕再被乔楠和乔栋梁发现,乔子衿干脆将书一竖,将自己整张脸都给罩住。

    乔楠看向乔栋梁,抬了抬下巴:乔子衿今天到底什么情况?

    乔栋梁摇摇头,他哪知道子衿今天又抽的是哪门子的风,反正不用管她就对了。

    “爸,那我出门了?”她才懒得管乔子衿怎么了,她就怕乔子衿的反常是冲着自己来的。

    “嗯,早点回来。”

    拿着乔栋梁装好的水,乔楠这才出门。

    乔楠出门没一分钟,乔子衿就丢下书,跟在乔楠的后面跑了出来。

    刚跑出乔家门口,乔楠就从一边的围墙后面走了出来,截住了差点直接跑向翟家的乔子衿:“姐,你到底想干嘛?”乔子衿还不是肯死心,想要跟踪她吗?

    难怪,难怪她总觉得,今天乔子衿好像挺希望她出门似的。所以乔子衿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知道她把书和钱藏在什么地方了,然后好把那三百块钱拿到手?

    “我、我没想干嘛啊?”乔子衿讪讪一笑,还好乔楠出现得早,否则的话,她就直接朝翟家跑过去了。

    要真这样,那她肯定会被乔楠发现的。

    “今天我也要出门啊,我没跟你说过吗?我跟爸说过了,怎么,只准你出门,不准我周末出去走走吗?”乔子衿虚张声势,甚至还先发制人,攻击乔楠。

    “没有啊。”乔楠双手环胸:“看你刚才跑出来那么急,看来又是跟人约好了,赶时间呢?既然这样,那你先走?”

    “不错,我的确赶时间,我还怕你跟我挤呢,我先走就我先走。”哼,以为她不知道她要去的是翟家吗,先走就先走,当她怕吗?

    既然已经知道乔楠要去哪儿了,乔子衿根本就不用跟在乔楠的身后,自己完全可以直接去翟家。

    只是如果一路能跟着乔楠的话,乔子衿会更放心一点。

    为了不引起乔楠的怀疑,乔子衿说完果然就离开了,一点犹豫都没有,而且还是用跑的,一副赶时间的样子。

    乔子衿越是这样,乔楠就越是怀疑。

    上次乔子衿跟她妈合伙偷她的钱的时候,似乎也是这样吧?

    她妈一大早就出去上班了,乔子衿难得勤快地扶着她爸去散步,做复健,然后还找她一起去把爸扶回来。

    乔楠咬咬牙,改变方向,不是立刻去翟家,而是中途绕了绕一个地方,然后再去的翟家。

    “丁佳怡,你是不是弄错了?楠楠多好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做你说的那种事情,是你想太多了。这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洗衣服了。”翟家后门口的拐角处,此时正围了四个中年妇女。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这是四个女人。

    这四个女人之中,一个是丁佳怡,其他三个都是大院里的人,而这三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舌头长,最喜欢东家长,西家短。

    “就是,这都半个小时了,不行,我要回了。”

    “别啊!”丁佳怡急得红了脸:“楠楠有多出息,你们也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