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224.第224章 盯上翟家了
    看到乔楠和乔栋梁亲亲热热,父慈子孝,自己坐在一旁就跟多余的人一样,只能给两人当背景,乔子衿的笑脸差点就维持不住,当场挂了下来。

    “爸,你肯定有很多话要跟楠楠聊,我去找我妈。”一年前,她读高中的时候,怎么不见她爸这么紧张她,问她有没有在学校里被同学欺负,过得高不高兴。

    爸也太偏心了!

    乔子衿要去找丁佳怡,乔栋梁跟乔楠都没什么反应,该怎么聊还怎么聊。

    乔子衿站起来,走到丁佳怡的房门口时,脚步停了停,不甘心地扭过头看了乔栋梁一眼。当她看到乔栋梁跟乔楠聊得特别开心,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模样,乔子衿气得咬牙切齿。

    既然爸心里只有乔楠一个女儿,以后等爸老了,休想从她手里拿到一分钱,就算真要养,她也只养她妈一个。

    她倒是要看看,等几年后,是她让妈过的日子好,还是乔楠让爸过的日子好!

    至于乔楠,也别得意得太早了,要不了多久,她就会给乔楠一点颜色看看!

    直到乔子衿真的进了丁佳怡的房门,而且还把房门轻轻合上,乔栋梁跟乔楠僵直的背才微微放松下来。

    看到乔栋梁跟自己同一个反应,乔楠还愣了一下,想了想乔楠才说:“爸,其实你对我姐估计不怎么了解,我姐怎么说,她挺小气的,说句不好听的,她记仇,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你刚刚那样子,我姐肯定记在心了,以后……”

    上辈子,爸妈心里只有乔子衿一个女儿,她都没见乔子衿对爸有多好。

    这辈子,爸对乔子衿的态度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她琢磨着乔子衿都能恨上她爸。

    “以后怎么样?不孝顺我,不养我,甚至是不管我?养儿防老啊。”乔栋梁叹气,然后打起精神来看着乔楠:“就算你姐真的不理我了,楠楠,你会不会因为爸爸以前不够重视你,老让你被你妈和你姐给欺负了,你也不管爸爸?”

    “不会。”乔楠摇头,不管是重生前还是重生后,她从来没有想过要丢下她爸妈。

    是他们给了她生命,让她能够来到这个世上,生养之恩肯定是要报的,但她不会再像上辈子一样,一味地听从爸妈的话,完全自我牺牲,没有自己的生活。

    她不会丢下爸妈不管,可是要怎么管,怎么养,她自己心里有杆秤,有个度。

    “这不就对了。”乔栋梁欣慰地说,大女儿不管他,他还有一个小女儿。

    “爸,我这么说我姐,你不生气,你不该为我姐解释几句,说点什么我姐不是那样的人,我姐的性子是好的,就是被我妈给惯坏了之类的?”

    毕竟刚才她那么劝她爸,她都已经做好被她爸喷的准备了。

    乔栋梁摸摸乔楠的脑袋,苦笑了一下,没有回答乔楠。

    这种话,乔栋梁以前常常想,他经常希望自己所想的才是事实,可是乔栋梁何尝不明白,这也是一种自我安慰的说法。

    乔子衿这个大女儿,不单单只是被丁佳怡给宠坏了,乔子衿的确是有他这个当爸爸还不清楚的一面。

    “放心吧,以后爸再也不会为了你姐让你生气了。”

    “爸,你怎么了?”这真不像是她爸会说出来的话,她还以为,这辈子直到死的那一刻,她爸都不会放弃教好乔子衿的念头呢。

    “没什么,只是有些事情,我总得想明白的。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很多时候,必须取舍,毕竟这个家,不止是我一个人的。你姐有你妈,楠楠,你只有我这个爸爸了。”要是连他都一直不愿意站在楠楠这一边,楠楠这个孩子就太可怜了。

    “行了,别想那么多,等下该吃饭了。”乔栋梁笑笑,不再深谈下去,免得乔楠听多了有心理负担。

    “噢。”

    乔楠跟乔栋梁的谈话结束了,乔子衿跟丁佳怡的谈话才刚刚开始:“妈,怎么样了,查到乔楠把东西都藏哪儿了吗?”今天来了个突袭,乔楠总跑不掉了吧?

    “别提了。”一提这事儿,丁佳怡就忍不住想起自己那一身垃圾的臭味儿,脸一青,连晚饭都不想吃了。

    “怎么,跟丢了?!”妈也太没有用了,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

    一看乔子衿脸一板,生气了,丁佳怡连忙说:“好了,别生气,我大概知道在哪儿了。”

    丁佳怡拿出一张纸,然后在纸上写着某家、某家:“我在这里跟丢的乔楠,我猜,乔楠肯定是把东西放在这几个地方了。”具体是哪一家,她还吃不准。

    “今天已经知道是这个地方了,再等两个星期,我只要守在这里等着,肯定能把乔楠揪出来!”

    “不用再等两个星期了!”乔子衿眼睛一眯:“肯定是这一家!”

    “翟家?不可能的!就乔楠那种死丫头,怎么可能认识翟家的人,而且还把东西放在翟家,绝对没有可能的。”丁佳怡乐了:“子衿,妈知道你着急,但也不能乱说啊,不会是这家的。”

    翟家的地位比李家和朱家还高,是大院里最高级别的存在,是她一直仰望着的太阳,高悬于空的月亮。

    乔楠这么一个死丫头,怎么可能攀得上翟家。

    “妈,这翟家?”有这么厉害?她怎么没有印象?

    “你忘了,我们大院里可住着一位首长呢!”丁佳怡竖了竖大姆指,当年她只盼乔栋梁当上营长就好,首长,别说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乔栋梁都不可能构得到那样的高度。

    “就是那个翟家?!”乔子衿大吃一惊,眼里闪过犹豫。

    会不会只是凑巧?可万一真的是翟家呢?

    “妈,你可能不知道,那天爸住院动手术,你被老板压着加班,医院里来了一个男的来看我爸。这男的,我不认识,乔楠认识,乔楠还叫他翟大哥。”翟,这么特别的姓,除了那一天她听到乔楠提到过后,就再也没有听到过第二个姓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