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220.第220章 就像被新教官给拥有着
    事实上,豆腐干的叠法,乔楠根本就不需要翟升教,乔家有乔栋梁在,乔栋梁在两个女儿很小的时候,就教过她们。

    乔子衿没学会,可是乔楠一直都是以豆腐干儿的方式叠被子的,所以这样的任务对于乔楠来说,只不过是小菜一碟。

    “哇,好快。”郑玲玲眨眨眼睛:“很容易吗?”她看乔楠也挺快的把软绵绵的被子叠得四四方方的。

    “很好,接下来,你们可以自己回去试试看了,半个小时以后,我们会一个寝室一个寝室地检查过去。”

    这次军训教叠被子的要求是每个寝室都带一床被子来,方便教官做演示。

    很明显,乔楠这个寝室拿是乔楠的被子,许婷婷那个寝室,许婷婷是代表,可其他还有好几个寝室都拿了被子过来,最后却只有乔楠的被子被折了一遍。

    其他寝室拿了被子来的代表,直接傻眼,这就结束了?

    直接傻掉的其他几个寝室代表,怎么把自己的被子拿过来,就怎么再把被子原模原样地抱回了寝室。

    “乔楠,你太幸福了,你的被子竟然被翟教官叠过,你这一年都不会洗被子了吧?”回到寝室之后,唐梦然垂涎不已地看着乔楠的被子,要知道会有这么好的福利,她就不应该偷懒,应该把自己的被子抱过去才对。

    “为什么不洗,肯定得洗啊。”乔楠不明白。

    “那可是翟教官叠过的被子啊,它上面现在肯定还有翟教官的体温和味道。乔楠,你太幸福了!你有没有觉得,这床被子里里外外都被翟教官碰过,你躺在床上,盖着这床被子,会、会有一种被翟教官的双手拥抱着的感觉?”唐梦然看那一床被子的目光,简直就跟在看圣物一样,说出来的话,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寝室长,你是不是小说看多了,脑洞开得也忒大了点!”本来还没觉得怎么样的乔楠,听到唐梦然的形容,再看自己的被子,怎么看怎么别扭。

    尤其是乔楠睡觉的时候,还不喜欢穿太多的衣服。

    想着唐梦然的描述,要是自己只穿一件衣服睡觉,胳膊、腿都是露着的,那她盖着的被子的地方,都是被翟大哥给摸过的,然后就……

    一下子,乔楠的脸都红了。

    “唐梦然!”这下子乔楠真的脑羞成怒了:“你的思想怎么可以这么龌龊,你要知道,军人是正直的,是光明的,是保卫祖国的英雄。你怎么可以用这种眼光看军人,这是对军人的一种亵渎!”

    唐梦然怎么能把军人形容得那么污秽不堪,翟大哥更不可能是那种人。

    “乔楠,你说的也太夸张了。”何云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照你的说法,这当了兵的男人就不是男人,他们都不结婚,不娶老婆生孩子?”

    当然,唐梦然的形容,的确有点过火,太过YY了。

    “这、这不一样……”乔楠哑然,军人也是人,是男人,就像她爸得娶老婆生孩子。可……

    “行了,翟教官可是说了,半个小时之后要来检查,你们再不叠被子,当心来不及,到时候要挨罚的。我看这个翟教官比走的周教官更严厉,越帅的男人下手越狠啊。”郑玲玲把自己早上随便乱叠的被子拆开来,仔细回想着当时翟教官的叠法,然后似模似样地学习着。

    “对,我们可不能跟许婷婷似的,给翟教官留个坏印象。我们不能只花痴,还要让翟教官看到我们的聪明才智才行啊!”唐梦然一拍脑袋瓜子,她才不要像许婷婷似的,在翟教官的面前出了那么大的一个丑。

    “你们说,刚才许婷婷的做法,好不好笑,丢不丢人。乔楠说得对,像翟教官这种正直的人,怎么可能吃许婷婷那一套。还人家……我勒里个去。”一提到许婷婷,唐梦然就乐。

    唐梦然跟许婷婷也是从同一个中学来的,但好歹不是同一个班。

    就因为这样,许婷婷以前的作风,唐梦然听说过一些。

    看着许婷婷连着在两个教官那儿吃瘪,唐梦然别提有多高兴。

    “咳……”郑玲玲跟自己的被子战斗了二十分钟,叠完后一点都不方方正正豆腐块,而是软趴趴的一坨:“乔楠,你能不能帮我一下?”明明看乔楠和翟教官叠挺简单的啊,怎么自己叠的时候,这么难?

    “好。”正尴尬的乔楠一听到郑玲玲的话,就连忙过去帮忙叠了,免得自己胡思乱想。现在乔楠看自己的被子,别扭得不行。要不是时间不允许,等一下翟升又要来检查,否则乔楠真的想把被套立刻拆下来,洗了。

    翟大哥那么好的人,怎么可以被唐梦然说成那样!

    “你看好啊,是这么叠的。”乔楠手上的力度比翟升小了不少,可是多划几下,深折印也就出来了。

    等乔楠叠完郑玲玲的被子,虽然这床被子没有跟翟升叠得似的,小小巧巧,就块豆腐干儿似的,但也有棱有角,四四方方,很像样子。

    “乔楠,你好厉害,你有什么不会的?”郑玲玲瞪了瞪自己的眼睛,怎么在自己手里软趴趴,立不起来的被子到了乔楠的手里就那么听话呢。

    “哎哟的妈呀,从来不知道叠被子这么辛苦。”方芳默默叠完被子之后,就坐在床上直喘气。

    跟被子奋斗了二十几分钟,方芳的衣服都湿了:“乔楠说得对,这被子肯定得洗,这得掉了多少的汗进去,不洗不说臭,汗是咸的,肯定得霉掉啊。”

    “你们都好了?”之前还在胡吹乱侃的唐梦然急了:“乔楠,你过来帮帮我的忙,我的被子怎么也立不起来,我手一放掉,它就塌了!”

    何云跟陶珍琴的还勉强,唐梦然叠的和郑玲玲刚才叠的差不多,肯定过不了关。

    “别急。”乔楠没办法,只能帮着唐梦然叠一遍:“你自己看清楚,别的我不担心,就怕等一下翟教官来检查的时候,让你们现场自己再叠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