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216.第216章 罚跑
    本来寝室的人因为食堂里发生的事情,心里燃着雄雄八卦之火,想回去之后好好质问乔楠一番。

    可惜的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头一天军训的量不小,加上郑玲玲她们也是第一次受这样的罪。等放松心情回到寝室,洗个澡,再把衣服洗干净晾了,早就累成狗,作葛优状一般瘫躺在床上,一副被掏空了的样子。

    几乎在躺下去后没三分钟,寝室里就大大小小地打起了呼噜,或者是比较重的呼吸。

    别说是聊八卦了,最后寝室里六个头一次住在一起的小姑娘连句闲天都没聊上,就彻底睡死。

    第二天,要不是乔楠叫,寝室里的其他五个小姑娘差点起不来。

    “哎哟,我的胳膊酸得抬不起来了。”

    “我的腰断了。”

    “我腿估计得粗一圈儿啊。”

    “动作快一点,吃完早饭就该集合了,万一迟到,肯定要被罚跑圈儿。”乔楠穿上昨天洗了才一个晚上就干的迷彩服,赶紧出门。

    亏得现在天气热,洗的衣服一个晚上就能干,否则,今天军训乔楠都不知道自己该穿什么,毕竟学校只发给他们一套。

    “怕什么,你跟周教官不是认识吗?你让周教官给我们开个后门呗。”陶珍琴打了一个哈欠,她们寝室可是有特权的。

    “呵呵呵,你确定能行?”乔楠冷笑:“我跟周教官虽然认识,但昨天你们也听到了,没你们想的那么亲近。我们班那么多的同学看着呢,除非周教官不想混了,否则谁敢给开这个后门。赶紧的,我不等你们了。”

    “哎乔楠,你等等我!”方芳一边穿衣服,一边跟上乔楠的脚步往外跑。

    昨天累惨了,方芳就是醒不过来的其中一个,要不是乔楠叫,她现在还在睡呢。现在方芳的脑子就跟浆糊似的一坨,无法运转。她唯一知道的是,跟着乔楠跑,准没错。

    “乔楠,你这个无情的女人,竟然敢丢下我们。”唐梦然哇哇大叫,也连忙跟上。

    等乔楠寝室里的六个人赶到集合操场时,高一一班的学生到了大概三分之二,还有三分之一的人没到呢。

    大概又等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高一一班才算是所有人到齐。

    “刚才迟到的人,出列!”周军板着一张脸,头顶的气压低得厉害。

    “……”

    被点的学生脸一菜,有些不情不愿地走了出来。

    “就只有这七个人?”周军的脸色更难看了,现在的学生懒散自由也就算了,竟然还学会说谎,敢做不敢当:“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迟到的人出列!”

    周军喊了一声之后,又站出来三个。

    这下子,周军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

    “许婷婷?”赵雨为难地看着许婷婷,她们也迟到了,要不要赶紧站出去?

    许婷婷白了赵雨一眼,让赵雨别自露马脚。

    迟到的人那么多,周教官哪里能一个个都记得清楚。看周教官这脸色,明显是要训人的节奏,自己这个时候站出去肯定挨训。

    赵雨自己想死也就算了,别把她一起拖下水,不打自招,是不是傻?

    看到许婷婷不肯出去,赵雨想了想,干脆把脑袋一低,学许婷婷的样子,没站出去。

    “真的没有了?这是我给你们的最后一次机会。你们不肯站出来,那只有我点名了。你、你、还有你们俩个,总共十四个人都迟到了。第一次站出来的七个人,绕着操场跑三圈。第二次站出来的人,绕着操场跑五圈。被我点名出来的人,绕着操场跑十圈!现在,跑!”

    周军可是真正的军人,又是连长,来给高中生当教官,那是大材小用。

    要是连高中生都对付不了,周军还怎么收拾新兵蛋子、保家卫国?

    想要记住迟到的十四个同学,这对周军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周军就算是闭着眼睛,都能把这十四个人给找出来,偏偏许婷婷寝室里迟到的四个还作死,敢挑战周军的权威。

    第一批站出来的七个人听到周军的惩罚时,脸都红,心里后悔不已,早知道这样,他们就不站出来了。这个操场很大,听说一圈跑下来得一千米呢。跑三圈,那就是要跑三千米啊!!!!

    可是等听到第二批站出来的人要跑五圈儿时,七个人心里立马平衡了,跑跑跑。

    直到这十个人听到被周军点名的四个人,要跑十圈儿时,这十个人明明被罚了,还乐了。

    赶紧罚跑,早跑完早了事儿。不过就是三圈儿(五圈儿),再辛苦,还能比跑十圈的累?

    想明白后,被罚三圈和五圈的人特别利索地跑了起来,都不带犹豫地,跑得那叫一个心甘情愿啊。

    可是最后被点出来的四个,腿就怎么也不肯迈一步,许婷婷发现周教官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连忙举手报告:“报告周教官,我有话要说。”

    “说。”

    “周教官,我们刚刚之所以没有站出来,其实都是赵雨教的。我们四个是一个寝室的,赵雨说,人那么多,周教官肯定记不住,只要我们赖着不动,就会没事的。周教官,我们知道错了,能不能给我们一个改过的机会。十、十圈,太多了。”

    这十圈跑完儿,她肯定死了。

    “是的,是的,周教官,能不能少一点?”许婷婷寝室里的其他两个人听了连连点头,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赵雨的身上。

    赵雨脸一青,气得说不出话来:“许婷婷,你无赖,这些话明明都是你说的,你怎么可以全推到我的头上。要不是你在寝室里磨磨蹭蹭的,一会儿涂这个,一会儿抹那个还非让我们等你,我至于迟到吗?你,你你这么说,你们也太不要脸了!”

    赵雨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气,更没有受过这样的冤枉。

    以前在平中的时候,班里的同学处得都不错,女同学跟赵雨的关系也好,不要说污蔑赵雨了,很多人还捧着赵雨呢,赵雨就跟个小公主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