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212.第212章 不像女人
    周军一声令下,原本还三三两两散开懒洋洋的一班学生就像是被惊到的鸭子一样,扑腾着两大翅膀,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回到位置上集合。

    哎哟哟,这位周教官长得帅,可好凶啊。

    在接下来的训练里,周军变得严格了许多,闹得一班的同学叫苦连天。

    有一个体弱的女生直接坚持不住,晕了过去,然后被班里的两个同学送去了医务室。

    “休息十分钟。”军训的时候,有学生受不了中暑晕倒,这个情况并不少见,但周军好歹是松口,再让学生休息一会儿。

    “周教官眼睛好尖,或者说运气真好,那个男生真的是个好苗子啊,看他体能很好,不比我们那些在部队里待了一年的新兵蛋子差多少。”

    “是啊,要是能把他弄到部队里,肯定不差。”

    其他班两个教官趁着学生休息的时候,靠在一起交换消息。

    本来他们都在好奇,周军之前夸的人是谁,正好那个时候朱宝国跟乔楠坐在一起。看到周军一直看着乔楠那个方向,两个教官想当然地以为,周军看的人是朱宝国而不是乔楠。

    接着一观察,两人果然发现朱宝国的体力不但不差,而且姿势非常标准到卫,尤其是刚刚有一项攀爬过障碍,朱宝国的速度相当之快,甚至比他们部队里已经参加了一、两年的新兵蛋子的速度,还要快一点。

    这么好的苗子,怎么能不让人在意呢?

    “你说明天练射击,你说这个学生的表现会怎么样?”

    “这我哪里知道,不过感觉是差不了。”

    “你说,我们要不要趁着周连长出手之前,先把这颗苗子移到我们的手里?”

    “想跟周连长抢人?胆可真肥,要抢你抢,我才不凑这个热闹。”另一个教官直摇头,真要把周连长弄火大了,不得被周连长虐死,他胆儿小,干不来这种危险的事儿。

    “朱、朱宝国,你好厉害啊。”朱宝国突出的表现,不但被教官们注意到,尤其是一班的男生更是佩服得厉害。跟自己累成狗一样,恨不得躲在树荫底下,然后像条大狼狗,把舌头吐出来散热比起来,朱宝国除了流点汗之外,似乎对今天的训练强度一点都不在意。

    明明大家都是男生,又是同龄人,这水平差得也太多了吧?

    “没什么,我爸以前对我做过类似的训练,所以我习惯了。”朱宝国难得谦虚一把,事实上,朱成褀让朱宝国做的内容,可比这个难上许多。

    最初的时候,朱宝国的样子比他们还惨。

    “朱宝国,你爸也是当兵的?”

    “差不多。”

    坐在一边的赵雨听到两人的听话,骄傲地抬了抬下巴,朱宝国的爸爸可不单只是小兵这么简单,听说朱宝国的爸爸在部队里的官职可高了。

    现在这些看着风光得不行的教官,看到朱宝国爸爸后,只有点头哈腰的份儿。

    不过,她得把这事儿瞒得死死的。

    班里还没人知道朱宝国的家世呢,她就已经有乔楠这么一个情敌了,要是被学校里的其他女生知道朱宝国的家庭背景,什么时候才能轮到她靠近朱宝国。

    想着,赵雨犹豫地看向了乔楠,乔楠那么聪明,她应该也会明白这一点,所以乔楠应该也不会把朱宝国的身份说出去,给自己多找几个情敌回来吧?

    感觉到有人似乎在看自己,乔楠四处张望了一下,将赵雨逮了个正着。

    赵雨眼睛一瞪警告地看了乔楠一眼,哼一下,把脑袋撇过去,样子很没礼貌。

    乔楠扯了扯一边的嘴角,只想说666。

    明明是赵雨在偷看她,赵雨这么神气是几个意思?

    “周教官,你喝不喝水?”这个时候,一班有几个胆大的女生手里拿着矿泉水去找周军:“天气这么热,周教官流了那么多的汗,肯定也渴了。”

    “谢谢,不用了,我自己带了水。”周军拿出一个军绿色的水壶,灌了一口,直接拒绝这些女高生的殷勤。

    “周教官,不要这么严肃,就只是一瓶水而已。”女生有点受打击,不就是瓶水吗,又不是其他大不了的东西,周教官干嘛要拒绝,这让她多没面子啊。

    “不需要,谢谢。”周军眼睛眯了眯,眉毛微竖,语音虽然没有什么变化,可是语气跟态度都改变了不少,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生人勿近,让人不敢放肆的气势。

    “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学号是几号?”时不时来看看自己班级情况的刘能抿了抿嘴,几乎每一年的军训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现在的孩子啊,哪像他们那个年代那么纯真。

    “刘老师。”女生吓得脸色发白,她没想到刚刚的一幕会被班主任逮个正着:“刘老师,我只是给周教官送一瓶水,就这么简单。”

    “周教官既然不需要,你就回去吧。”要是不这么简单,还有别的事情,他就该找这个学生好好“谈下心”了。

    “乔楠,这个周教官好冷啊。”唐梦然走到乔楠的旁边,碰了碰乔楠的肩膀:“太可惜了,要不然的话……”

    “要不然的话怎么样?”乔楠好笑地看着唐梦然:“昨天,你们是怎么问我的来着,今天见到周教官,一个个就跟蜜蜂见了花似的,好意思吗?”

    “不要那么在意。你不知道人都有严以律人,宽以待己的毛病吗?更何况,我们对这位周教官,只是肖想一下。乔楠,我不相信这个周教官这么帅,又有风格,你一点感觉都没有?”这还是女人吗?

    “你不觉得军人是这个世上最正直,最正义的人吗?”换而言之,为什么她会对周大哥有那么多臆想。

    “……”唐梦然“呃”的一下哑然,答不上乔楠的话了。

    她发现,她们看周教官,那是女人看男人的目光,而乔楠看周教官完全什么,总之,乔楠看周教官跟她们的想法不一样,对了,就好像是小学生见了老师一样,对,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