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193.第193章 察觉乔子衿的问题
    丁佳怡把眼泪擦干净,声音都哑了。

    她是真的没想到,这三百块钱不过是从她手里过了过,她不但没有占到半点便宜,还惹了一身的腥,丢了一脸的丑。

    “还有,你给我记住,楠楠是我乔家的女儿,跟我姓乔,你姓丁。你以后要是再敢碰楠楠一根头发,你敢打楠楠一下,楠楠作为小辈,不能怎么地你,我就帮楠楠还你十下。”

    想到丁佳怡一生气,动不动就对乔楠动粗,今天当着警察的面都敢这样,乔栋梁脸色一沉,下了死令。

    “听到没有!”

    “听到了……”丁佳怡有气无力地答了一句,因为她知道,乔栋梁这话不是威胁更不是开玩笑,而是认真的。

    “听到了,现在还不去收拾楠楠的房间。你是怎么把楠楠的房间翻乱的,现在就给我怎么收拾好,差了一丁点,今天晚上,你就不用吃饭了!”

    “噢。”吓到怕的丁佳怡果然不敢再说一个“不”字,乔栋梁说一她就不敢说二,乔栋梁指东,丁佳怡就不敢朝西。

    “爸,今天的事儿都是我不好,我、我既然早就知道,其实应该劝着我妈,不应该跟我妈一起闹,觉得楠楠年轻小,保管不了钱。其实我也是替楠楠担心,怕楠楠手上有这么多的钱会乱花,万一养成不好的习惯就……”

    丁佳怡一离开,乔子衿顶着一张可怜兮兮的小脸,语气一软,跟朵小白花儿似地为自己解释和开脱。

    乔栋梁叹气:“子衿,现在你什么也别说,你说得越多,我心里就越难受。子衿,在我心里你一直是个懂事乖巧的孩子,我希望你不要再破坏你在我心中的形象。”

    子衿真的只是关心楠楠,怕楠楠乱花钱养成不好的习惯,子衿有的是别的办法关心楠楠,而不是把他哄出去,利用他把楠楠骗出去,跟丁佳怡合作偷了楠楠的钱。

    楠楠的三百块,丁佳怡到手不到一天,就没了六分之一,他用脚指想也知道丁佳怡肯定是用这笔钱去给子衿买东西了。

    乔栋梁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大女儿为了区区三百块钱,就费那么大的心思,联合丁佳怡在他的面前演了那么大的一出戏。他不愿意相信大女儿是一个为了金钱可以出卖亲情,无视父女之情,姐妹之情的人。

    可是他同样说服不了自己,在这件事情上,大女儿是无辜的,一切都是丁佳怡搞的鬼。

    要不是真的对乔子衿失望,乔栋梁怎么可能说出刚才那番让乔子衿下不来台,还故意拿乔子衿的成绩去跟乔楠的成绩比的话来呢。

    “……”乔栋梁的话掐死了乔子衿心时所有想好要洗白自己的话,乔子衿非常勉强地扯了扯嘴角:“爸,今天的事儿到底是我跟妈对不起楠楠,我也去帮妈收拾楠楠的房间。楠楠,你、你别生姐的气,姐不是故意的。”

    说完,乔子衿不再多看乔楠一眼,就去了乔楠的房间,替乔楠收拾整理,她这就是服软低头的意思。

    “……”乔楠抿了抿嘴,心里开始暗暗佩服起乔子衿来。

    明明半个小时前,乔子衿一副恨爸恨得要死,觉得爸非得把事情闹大,让她难堪。

    可是转眼的功夫,妈才进房间,乔子衿马上变脸,就跟换了个人似的,不但对她爸服软,还跟她低头认错,态度好得不要不要。

    乔子衿现在才十八岁啊!

    难怪上辈子,无论是妈还是爸,都被乔子衿哄得团团转,在爸跟妈的面前,乔子衿就跟精分似的,似乎有两副嘴脸。

    总之一句话,丁佳怡在的时候,乔子衿一副跟丁佳怡站在一起,誓帮丁佳怡的样子。可是丁佳怡不在的时候,乔子衿又是一副极懂人情事故,三观正常,虚心接受一切批评的好孩子。

    乔子衿这人前人后的两个样子,完全给人一种她之前不正常的表现,不正常的三观都是受了丁佳怡的影响的感觉。

    乔楠皱了皱眉毛,上辈子,她也一直觉得,乔子衿完全是被她妈给宠坏了,可是这辈子,乔楠突然不这么想了。

    她妈那么疼乔子衿,其实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她妈听乔子衿的话,而不是乔子衿听她妈的话。

    最好的证明就是上辈子,她在医院无意之中听到的她妈跟乔子衿的对话。要不是乔子衿说出了那么一番暗示的话,她妈也不会想到拿她的肾去救乔子衿。

    不顾她的意愿非要她捐肾,说起来全是乔子衿起的头。

    乔子衿不提,以她妈的那点水平根本就想不到原来亲人之间还可以免费捐肾,且匹配度还比一般人的高。

    而近在眼前的证据,乔楠也想到一件事情,不是别的,就是她一年前刚“回来”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她妈其实是个粗线条,很多事情都是直来直往,就好比不让她读书,她妈都不会拐个弯儿,傻不拉叽地就把她初中的书全给卖了。这么做,太容易落人把柄,被人抓到小辫子了。

    再好比,她妈不喜欢她,所以都不让她碰家里的荤菜。

    她妈在她爸的面前还装一装,藏一藏,可是在她的面前,她妈向来不把她放在眼里,对她的不好,对乔子衿的偏心,都是放有明面儿上的,从来没有躲着她过的意思。

    哪怕让她缀学,她妈也是明明白白地告诉她,非要让她去打工。

    所以,那一次雨夜,有人趁她睡着的时候,不但扯掉她盖在身上的被子,还把她旁边的窗户打开让她感冒发烧,这似乎并不是她妈平时的行事作风啊。

    反倒是乔子衿,上辈子明面儿上当着她的面叫陈军妹夫,但暗地里不过是短短三个月的时间,乔子衿就顶着两个月的肚子跑到她的面前告诉她,自己怀了陈军的孩子,要让妈做主。

    有些事情,她跟她爸是不是都弄错了?

    “楠楠,你在想什么呢,怎么用那种眼神看着你姐?”乔栋梁很快发现了乔楠的失神,最重要的是,他看得出来乔楠看乔子衿的眼神有点怪怪的:“楠楠,你姐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