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192.第192章 爸,你嫌我了吗
    丁佳怡不肯放弃:“反正你住院的那笔钱不少,一下子也还不干净,肯定是家用更重要。子衿读书可是大事,你、你能不能先把子衿的学费凑齐了?这笔钱,我以后还,我保证还还不行吗!”

    “呵。”乔栋梁冷笑了一下,完全当丁佳怡说的话是在放屁:“子衿,你过来。”

    被点名的乔子衿缩了缩肩膀,脸色一白,磨磨蹭蹭地走了过去:“爸?”

    “子衿,今天你妈做的事,你也没少掺和,子衿你自己说,今天的事谁对谁错。”

    “爸……”乔子衿为难地看着乔栋梁,然后又把矛头指向了乔楠:“楠楠,妈到底是长辈,难道你还要让妈跟你道歉赔礼认错吗?”

    乔楠被气笑了:“姐,你这话的意思是,今天妈偷我的钱,的确是妈的不对,她应该要向我赔礼道歉,只是她是长辈,大家心里都有数,也就算了吗?妈,你听到了吧,姐都觉得今天的事全是你的错!”

    甩锅,当她不会啊!

    乔子衿一懵,她什么时候说过,她是这个意思了?

    “你……”丁佳怡当然不会相信乔楠的话,而且她听得清楚,乔子衿是想把责任推到乔楠的身上:“老乔,你怨我也好,骂我也行,就算是打我几下,你觉得出气了,脸上好看了都可以。但是还有半个月,子衿就要开学了,你能不能先把子衿的学费给子衿,其他的事情,你怎么说,我都同意,我照做还不行吗?”

    挨了一巴掌,又听到乔栋梁说要离婚,丁佳怡再也不敢横了,至少此时她硬气不起来。

    娘家的亲戚断干净,乔子衿现在又只是一个学生,乔子衿之前说得再好听,丁佳怡现在也靠不上乔子衿,整个乔家的支柱依旧是乔栋梁,丁佳怡离不了乔栋梁。

    “不行!”乔栋梁用力地拒绝了。

    “为什么不行?难道你想让子衿读不成书吗?你让乔楠读,不让子衿读,你说我偏心,你不偏?”丁佳怡心里也恨啊,明明是老乔说要把子衿留在家里,以后招婿的。

    乔楠这个死丫头迟早是要嫁出去的,是要给别人的。

    乔楠读书读得那么高那么好,对他们乔家又没什么好处,便宜的都是别人。

    乔家砸的钱,好处都被别人得了,老乔怎么就想不明白,为什么非要坚持对乔楠这么好?

    相反,子衿是要留在这家里的,子衿越有出息,她跟老乔以后才有依靠。

    “你放心,我说过要公平就公平。你还给子衿学费,但我不会给楠楠学费,我只给楠楠每个月的饭钱。说起来,楠楠得到的钱比子衿少我了,我怎么偏心了?”乔栋梁讽刺地看着丁佳怡。

    “那能一样吗,乔楠又不用交学费!”可是子衿要啊。

    “子衿有本事,也可以不用交学费啊。难道楠楠学习成绩好,学校免了她的学杂费,还是楠楠的错?”乔栋梁看向乔子衿:“子衿,你自己说,我跟你妈谁偏心。是你自己学习不够努力,还是楠楠的学习太好就是有罪?”

    乔子衿脸一僵,眼眶酸得厉害,她爸这话是看不起她,觉得乔楠比她好,比她优秀的意思吗?

    凭什么妈做错事情,爸生妈的气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把气出在她的身上,把她放在乔楠的脚底让乔楠踩她呢?!

    “爸,你是嫌我成绩差了吗?”乔子衿眼泪哗的一下子流了下来,可怜兮兮地看着乔栋梁。

    乔栋梁别过脸,咬着牙,硬起心肠说道:“跟楠楠的比起来,你的的确不好。子衿,你是家里的大女儿,你要比楠楠更懂事。楠楠放着最好的附中不去念,而是去读了平中,其中是什么原因,我不说,你也该知道。楠楠这么懂事,为这个家做了这么多的牺牲,子衿,你问问你自己,你为这个家做了多少,而这个家为你却付出了多少?子衿,你没有担起乔家长女的责任来。”

    以前每次乔楠的成绩好,乔子衿的不好,乔子衿只要在乔栋梁的面前装出一副可怜、自卑的模样,乔栋梁都会安慰乔子衿,表示成绩并不是最重要的,只要乔子衿努力就好。

    可是今天,乔栋梁一反常态,不这么说了,大大出乎乔子衿的意料,他所说的话直接让乔子衿下不来抬。

    听到乔栋梁的真心话,乔子衿这下子可是真的哭出来了。

    乔子衿哭了,乔栋梁心里也难受,但他知道自己这次不能再心软,不能再跟以前一样了:“丁佳怡,你给我听着,要是这日子你还想继续过下去,行。以后家里家外,所有的钱,必须都交给我保管。你手脚不干净,又是个管不住钱的。我不能让你把这个家,把两个孩子给毁了。你要不同意,也行,反正日子过不下去了,咱俩离婚,你带着子衿过,我带着楠楠过。”

    “妈……”乔子衿吓得都不敢哭了,连忙站在丁佳怡的身边,对丁佳怡摇头,她不想爸妈离婚。

    她那么多同学,谁家爸妈离婚,她丢不起这个脸,她不想当同学之间的那个异类。

    最重要的是,如果她爸妈真的离婚,她要是跟着她妈的话,她妈养不起她的,除非她能跟着她爸。

    丁佳怡听到离婚两个字,真叫伤心:“老乔,你真要跟我离婚啊?”

    “现在你还有选择的余地,要不要离这个婚。你自己挑。”乔栋梁不改初衷,他要是再不发狠治治丁佳怡身上的那股邪劲儿,这个家就真的彻底完了。

    “不离,我不离。我、大不了,我把钱全交给你保管。”丁佳怡狼狈地洗了一把鼻涕,眼睛都哭肿了。

    她都这把年纪了,要是还离婚,被她娘家的人知道了,尤其是她那个妈指不定高兴成什么样。

    丁佳怡跟乔子衿的想法一样,她丢不起这个人。

    “这话是你自己说的,你要记不住自己说的话,别怪到时候我不客气,出手收拾你。”

    “记住了,一定记住,我不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