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190.第190章 忍无可忍
    “立案,至少也希望警察同志把今天的事,留个案底。”乔栋梁咬了咬牙,坚定地说道。

    他之所以坚持报警,甚至还主动把三百块钱说成是五百,就是为了给丁佳怡一个教训。

    现在丁佳怡为了子衿是真的什么事都敢做,也不怕他,他倒是没什么,就是为难楠楠这个孩子,尽让她受委屈了。

    乔栋梁考虑到,丁佳怡再坏也是乔楠的亲妈,在外人看来,丁佳怡千般不是万般不好,当女儿的乔楠有些事情就不能做得太过分,哪怕乔楠是为了自保,也是不对的。

    谁让中国是一个以孝为先的国家,很多人的思想之中,还存着一个“愚孝”的旧思想。

    为了不让乔楠吃亏,为了不让乔楠的名声受损,所以这些事情必须都得由乔栋梁来。

    乔栋梁跟丁佳怡是平辈,而且又是一家之主,只要这些事情都是乔栋梁出面的,那么乔楠不但不会受到半点影响,会被指责的那个人只可能是丁佳怡。

    就今天发生的事情,哪怕丁佳怡有一万个理由,那也是说不过去的!

    “你确定?”警察多问了一句。

    “我确定。”

    “确定什么确定,不行,不能留案底!”丁佳怡扑上去,想去抢警察手里的那本子:“今天这事儿,根本就是我们家的私事儿,警察管不着,你们不能留案底!”

    这么丢脸的事儿,丁佳怡哪里会肯。

    丁佳怡隐隐能够感觉到,要是因为今天的事,她在警察局里留了案底,以后她再想对乔楠做什么,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肯定要受制于人。

    警察眼睛一瞪:“反了,你想袭警吗?”

    警察本来还想着这是一家人的事儿,家丑不可外扬,内部矛盾内部解决,再劝劝乔栋梁。

    可是丁佳怡这样子一冒出来,警察也火大了,当他们警察是她的女儿,得全听她的,她说不能立案就不能立案,不能留案底就敢过来抢?还把不把人民警察放在眼里了?

    “妈。妈!”乔子衿羞得都想捂脸,免得被警察记住自己的模样。

    可是丁佳怡犯蠢的样子,却更是让乔子衿忍不住拉住了她:“妈,你疯了。警察叔叔,对不起,我、我妈最近没休息好,所以精神状态不好,你们别跟她计较。误会,一切都是误会。不过你们有你们的章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们全听你们的。”

    不就是留个案底吗,总比坐牢好吧?

    袭警?

    要是她妈真被按了这个罪名,想不去牢里蹲几天都不行!

    她可丢不起这个脸。

    “你们家有这么一个糊涂的,也够你们受的了。”警察板着一张脸,用最快的速度记录好:“行了,你们签字吧。”

    乔栋梁看了一眼大概的内容,二话不说,签上自己的大名。

    乔栋梁签完了,就轮到丁佳怡签,只是当丁佳怡看到上面写着,她“偷”拿女儿五百块钱,花了二百五,还剩二百五时,丁佳怡说法想反驳,她明明只花了五十,她也只拿了三百!

    “妈!”乔子衿一声低喝:“妈,你能不能别闹了,还嫌不够丢人吗?今天的事,估计都在大院里传开了。你、你不想想,你以后让我还怎么做人,再继续闹下去,你脸上好看啊!”

    乔子衿现在恨不得警察可以马上开着警车离开乔家,然后她可以把乔家的大门关得死死的,把邻居们那些讨论声都隔绝掉。

    被乔子衿喝了一声,丁佳怡咬着牙只能屈辱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行了,那我们走了。”字签完,警察把东西收好,就直接离开了。

    “走了,就这么走了?”

    “没想到钱是丁佳怡拿的,这什么人啊?”

    “啧啧啧,才从楠楠那儿偷的钱,转身就给花了,楠楠这孩子太可怜了。”

    “还别说,我刚刚看到丁佳怡回来的时候,手里拎着衣服袋子呢,估计花掉的钱都拿去买衣服了,你们猜,她买给谁的?”

    “还能是买给谁的,都是一个大院儿里住着的人,楠楠什么时候穿过新衣服了?丁佳怡也真行,拿着楠楠赚来要还人家的钱去替乔子衿买衣服。有这么一个妈在,乔子衿可高兴了,全苦了楠楠一个孩子。偏心眼儿也没这种偏法儿啊。”

    “关门,关门,快关门!”那些讨论声,一字不漏,一个字一个字而且清清楚楚地往乔子衿的耳朵里钻。

    乔子衿的脸绿了绿,双手捂着耳朵,掐着声音尖叫,那些话,她不想再听到第二句!

    凭什么乔楠就可怜的跟小白菜似的,得到所有人的同情,而她却要因为她妈的关系,被人讨论的时候都带着讽刺的味道?

    乔楠哪儿可怜了,乔楠根本就是可恶加可恨!

    妈是乔楠的亲妈,她是乔楠的亲姐,乔楠为了区区五百块钱,就这么坏败她跟妈的名声,害得她们抬不起头来做人,乔楠的心怎么能这么黑。

    乔子衿越想就越觉得委屈,然后泪流满面地看着乔栋梁:“爸,你也太狠心了,我都告诉你,钱是妈拿的。我们都是一家人,你干嘛非要报警,把事情弄得这么难堪。爸,你让我以后怎么做人啊。现在大院里的人,都当我跟我妈是坏人!你就算是为了保护乔楠,也不能毁了我去成全乔楠啊,这不公平!爸,你还当不当我是你女儿了?!”

    “什么,老乔,你早就知道了,而且是你要报的警,老乔,你到底……”丁佳怡磨牙,“嗷”的一声就扑向了乔栋梁。

    今天她之所以这么丢人,子衿还生气了,合着都是老乔闹的。

    看着扑上来的丁佳怡,乔栋梁眼睛一冷,手一抬,“啪”的一声显得特别响亮刺耳。

    丁佳怡被打的半边脸,直接疼到麻掉了。

    丁佳怡捂着自己被打的半张脸,不敢相信地看着乔栋梁:“老、老乔,你,你竟然打我?我嫁给你十九年了,你今天竟然打我?!”

    “我没有打女人的习惯,可你让我忍无可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