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178.第178章 为什么难得乖一把
    “要什么一视同仁,不能偏心谁,让另一个不高兴、受委屈吗,你今天到底几个意思?!你是针对我啊,还是在针对子衿啊?”

    乔楠眼睛一睁,不可思议地看向丁佳怡,她妈刚才那句话是在挑拨乔子衿跟爸之间的关系吧?

    乔楠想问,她妈说出这句话才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公平,好,我告诉你,为什么我不让楠楠干,我给你公平。”乔栋梁气得哼哧了几口气:“看看我这间房,跟家里其他地方比起来,干净不?看看我这张床,摸摸我的被子,很明显,被套什么都是拆洗过,晒过的!你别告诉我,这事儿是你跟子衿干的?这屋子这么干净,是你们俩打扫的?”

    乔栋梁不说还好,一说,丁佳怡更来气。

    那么大一个家,家里有那么多的房间,乔楠哪一间不打算,非要把这一间弄得这么干干净净,乔楠是巴不得,或者说早就算好了她跟老乔关系处不好,要闹了,提前给老乔准备好的房间?

    要是这间房又脏又乱,还又阴又潮的,以老乔的身体情况就算老乔愿意住也不能住。

    夫妻吵架从来都是床头吵架床尾合,只要夫妻俩躺在同一张床上,盖同一床被子,有什么矛盾解决不了。

    她犯了再大的错,没几天,老乔也会原谅她的。

    乔楠这么做,是见不得她跟老乔夫妻关系好是吧?

    老乔这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不理解,不客观,肯定全是乔楠给教唆坏的!

    “妈妈妈……”丁佳怡的脸越来越红,就像烧开了水的水壶,眼见着泛红,壶嘴更是“呜呜”警报一样叫个不停的样子,乔子衿一把拦住了丁佳怡:“妈,我爸说得对,这屋子肯定是楠楠打扫的。楠楠年纪还小,我这个当姐姐的多干点,也是应该的。楠楠能做的事,我怎么就做不了了,我跟楠楠不都一样是爸妈的女儿吗?妈,干,我陪您一起干。爸,你好好休息,我跟妈这就去收拾房间啊。”

    说完,乔子衿直接拉着丁佳怡离开。

    “你……”丁佳怡又是来气又是泄气:“你能陪我打扫这屋子?算了吧,你就不是干事儿的人,别给我添乱就不错了。”这个女儿是真被她养娇气了,啥啥都不会干,标准的少奶奶命。

    希望子衿以后真的有福气,找个好点的老公,别跟她似的,嫁的男人又穷又没钱,脾气还坏得很。

    “子衿,你要不想干活,记住,以后找男人的时候,一定要擦亮眼睛,明白自己要找的是什么样的男人,什么样的男人又是不能要的。你妈我跟你爸一辈子,估计是死也享不到什么福了。我伺候他吃,伺候他穿,到头来,他还为了一个从我肠子里爬也来的不孝女,这么折腾我。这个男人真的是……我这辈子,不值啊。子衿,妈这辈子还能不能有点价值、成功,就全看你了。”

    丁佳怡眼眶红红的,声音都哑了。

    “你爸的确没出息,老怨我乱花钱,我为你的前途花钱,这叫乱花钱吗?他怎么不说自己不会赚钱,家里穷得没什么存款。要是家里有钱,我还用向别人借吗?我又不犯贱,要不是为了你,我才拉不下脸跟那些人借钱呢。贫贱夫妻百事哀,子衿,你一定要记住啊。”

    “妈,你放心,我懂的。以后我肯定会找个对我好又有钱的男人,到时候,爸对不你好,没关系,我把你接过去,我养你!”乔子衿心里也一阵触动,抱着丁佳怡的肩膀:“我爸愿意偏心、喜欢乔楠,就随他去,以、以后我只养你,我不养他。他还想当爷爷,有本事就让乔楠招婿,我肯定不能留在家里。我要真找个有出息的男人,人家肯定不能当上门女婿。我绝对不会找一个像我爸那样的!”

    想到自己的衣服穿得不如别人,吃得不如别人,手上都没什么零花钱,乔子衿的怨念更深了。

    以前都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可是现在是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

    她爸爸比不过别人家的,现在还不疼她,她恨死她爸了,为什么她爸有什么事就偏心乔楠。

    以后她爸有事,她肯定不管,她总有一天会让她爸知道两个女儿之中,她比乔楠更有出息,她爸等着后去吧。

    “好,我总是没有白疼你。你爸要睡在那间小房,不但跟我分了房,这是还跟我分了心。子衿,为了你,我跟你爸感情都闹没了,子衿,妈就只有你了,你一定要替妈争口气啊。妈下半辈子的日子怎么样,就全看你了。”

    丁佳怡不是真的傻,看着傻的时候,却总有精明的一面。

    乔栋梁在医院里的表现,本就让丁佳怡和乔子衿怀疑了,今天回家的开场白,更是让丁佳怡明白,这次,老乔是真的生她的气,不会轻易原谅她了。

    这一年里,丁佳怡跟乔栋梁的关系越处越坏,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夫妻俩睡在一个被窝里的时间还没有一半。

    丁佳怡是女人,知道这种情况是大大地不妙。

    今天乔栋梁从医院里一回来,大的好的房间不住,宁可住窄小的房间,丁佳怡知道,乔栋梁搬回大房间的可能性更小了。

    乔楠这个小女儿,她就没喜欢过,也没想要,现在丈夫跟她离了心,所以她就只剩下一个大女儿了。

    丁佳怡只剩下乔子衿了,她当然也要让乔子衿的一颗心完完全全偏向自己,这才在房里说了那样挑拨乔子衿跟乔栋梁的话。

    再加上丁佳怡在乔子衿的面前一哭,乔子衿心里的火加对丁佳怡的感同身受,果然跟丁佳怡的关系变好,嘴里说的话就只认丁佳怡这一个妈了。

    这人自私起来,真的是非常可怕。

    心里狠狠地埋怨了乔栋梁一番后,乔子衿才替丁佳怡擦了擦眼泪:“妈,你知道刚才我为什么同意打扫家里吗?”

    “不是因为你不想惹你爸生气,替我解的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