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156.第156章 男色令人智昏
    只见翟升穿着一条迷彩裤,直接系在腰上,上身穿着一条白色纯棉的背心,可能是因为运动过,翟升一身的大汗,棉制的衣服湿透,微贴着翟升,将翟升腹部那八块棱角分明的腹肌突现的一清二楚,让乔楠看了个明明白白。

    翟升的这副打扮,简直就是腰部以下全是腿。

    什么21世纪的棒子国长腿欧巴,在翟华的面前真是一点看头都没有。

    以前乔楠就知道翟升长得高,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翟升的腿竟然有这么长,人这么高?

    尤其是看到翟升露出的两条胳膊,以及汗水顺着脖子往下淌的样子,乔楠只觉得鼻子一热,连忙把头一抬,心里直念阿弥陀佛和清心咒。

    此时的翟升分明就是一个移动的男性荷尔蒙分泌机器,太诱人了。

    乔楠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色女,上辈子清心寡欲到死,乔楠从来没有一天觉得自己特别想男人,或者想什么大保健之类的。

    可是看到今天的翟升,乔楠就有一种忍不住扑上去的冲动,甚至看着翟升脖间流的汗,欲舔干的欲望。

    轰的一下,乔楠的脸都红了。

    “怎么了?”翟升发尖都挂着汗珠,在部队里习惯训练,就算是在家里,翟升也从来没有懈怠过:“你先跟我进屋吧。”

    翟升本来想靠近乔楠的,但一看到乔楠目光闪闪烁烁似乎不敢看自己的样子,翟升犹豫了一下。

    不会是因为他一身的汗,味道薰到了乔楠吧?

    在部队的时候,大家都是“臭”男人,谁一天不出几身的大汗,而且汗味重得薰人,这一点翟升早就习惯了。但乔楠不是部队里的小兵,又是个小姑娘,估计不太习惯这个味道吧。

    “你等我一会儿,我去洗个澡。”糙惯了翟升在乔楠的面前,总是细心三分,误会乔楠不敢看自己的原因后,一进屋,翟升就先回房用五分钟的时间冲了一个战斗澡,把衣服里里外外全换干净了才出来。

    只是这次当翟升出来的时候,可就不是露胳膊贴腹肌的白色棉背心,而是一件长袖的衬衫,一下子就把翟升严严实实地给包裹起来。

    看到翟升这次包得这么牢,乔楠眼里满是遗憾。

    早知道翟大哥换这身,刚才她应该多看几眼的,太亏了!

    以前乔楠总不明白,为什么男人会对那种全是女性比较暴露的杂志感兴趣,一天到晚抱着看,还时不时发出猥琐的声音,这个时候,乔楠倒是有点理解了。

    谁会想得到,她有一天竟然会喜欢“看”男人!

    “咳……”发现自己的思想越来越跑偏,而且还越来越****,乔楠的脸就跟红苹果似的,更加不好意思看着翟升了:“翟大哥,你之前是不是拿错东西给我了?这种东西,应该不是我能看的吧?”

    乔楠垂着脑袋,眼睛只敢看着翟升鞋尖的位置,都不敢乱瞟,就怕再看到什么自己会胡思乱想,变成一个大色女。

    她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啊!

    “已经翻译了一部分?”翟升猿臂一伸,把原资料和乔楠翻译的内容放在一起看,随即眼里闪过惊讶。

    这一年里,他跟乔楠接触的机会并不多,也知道乔楠的英语的确不错,可乔楠到底是一个才考上高中的学生,乔楠的英语水平远远超出自己的预期。

    翟升最初的想法是,乔家缺钱,乔楠那个妈又是个拎不清的,乔楠想继续读书肯定缺钱。

    直接给钱不行,那么他就给乔楠找一份轻松又可以赚钱的办法,免得乔楠拒绝。

    要是乔楠翻译的不到位,他完全可以教乔楠,帮乔楠批证和修改。

    可是在看到这份翻译后,翟升才发觉自己似乎已经无用武之地了。

    “翻译得挺好的,乔楠,你的英语水平似乎比一般大学生还高一点,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翟升黑沉如宝石一般的眸子眯了眯,波光潋潋,修长的身体微微向后靠了靠,双手微环在胸前,如同一头慵懒的豹子一般,将锐利之色深藏眸底。

    若是猎物因为翟升这个放松的姿态而对翟升掉以轻心,翟升便会如豹子似的,强而有力的肌肉在刹时爆发出极大的力量和杀伤力,一下子扑上去,一口咬断猎物的脖子。

    乔楠一哆嗦,脸一白,吓到了:“翟大哥,我可以不说吗?反正我没做过坏事,也没做过任何伤害人的事情。”

    她大意了,翟大哥是什么样的人物,要是连她这点破绽都看不出来,上辈子,翟大哥怎么可能成为天朝国首屈一指的大人物。

    “不想说?可以不说。”看到吓到人家小姑娘了,翟升才稍稍放松一下自己,不让自己拿出对付政敌的那一套,让语气柔和下来:“只不过乔楠你要知道,我今天可以不问,不代表明天有人发现之后,不会怀疑什么。”

    “翟大哥放心,我明白的。要不是因为这些东西是翟大哥拿过来的,我根本就不会翻译。平时我在学校里,顶多也只是用一点超纲的语法,再过分的事情,从来没有做过!”

    乔楠连忙向翟升保证,她在其他人的面前还是非常小心谨慎的,不敢露出太多的马脚,以免被人怀疑。

    重生,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要是被别人知道,她肯定会被抓进实验室当成白老鼠给解剥了。

    多大的福气跟运气,才有二次人生,乔楠只会比上辈子更加百倍、千倍地珍惜自己的小命。

    只是翟升对于她来说,是真的不一样,在翟升的面前,乔楠不自觉地毫无保留地表现出自己的一切。

    乔楠话里的意思,翟升怎么可能听不明白。

    不知怎么的,向来不喜甜的翟升听了乔楠这句话之后,心里有一种甜丝丝,一种叫人非常愉快的感觉产生。

    所以说,只有他对乔楠来说,才是唯一与众不同的存在?

    翟升的嘴角微微向上翘了翘,抿开了一个微不可见的弧度:“你心里有数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