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144.第144章 小棉袄
    被锁在房门外的丁佳怡脸一绿:“你敢把这事儿告诉你爸?!你,你是不是想气死你爸啊!”

    “钱又不是我借的,就算真气死我爸,那也不是我气的,是你气的。明知道我爸是什么脾气,你还去借,你以为借的钱不用还,我爸永远不知道吗?我姐读书才几个钱,你却借了那么多。妈,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你最开始不是打着你跟爸是夫妻,你真要闹得还不上了,我爸就算再不乐意,也得替你把这个钱还了。这么一来,我爸最后的工资,最后还是全花在我姐的身上,我姐一点亏都没有吃!”

    丁佳怡心里的小算盘,乔楠是再清楚不过了。

    乔栋梁在战友的面前越是要面子,一旦他们上门来讨,乔栋梁就越是不可能会拖,不管原本的打算是什么,只要身上有钱,乔栋梁肯定会把这个债还得干干净净。

    作为夫妻,丁佳怡算计乔栋梁到这个份儿上,也是绝了。

    偏偏丁佳怡一点自觉都没有,丝毫不觉得,自己这种行为到底有多伤人。

    “你,你开不开门!”小心思被戳穿的丁佳怡恼羞成怒。

    “不开。你这个时候有心情跟我闹,应该是我爸已经醒了。等明天,我爸精神大好,妈,你之后的事情还多着呢!”

    “不许你把那事儿告诉你爸!”丁佳怡急了:“听到没有!”

    钱都已经还干净了,她最好是当这事儿没发生过,免得老乔知道生气。

    “听到了,但不行!”

    “你敢不听我的?你还当不当我是你妈了!”

    “你是不是我妈,我是不是你女儿,全由你说了算。但这事儿,没的商量!”

    对付她妈这样的人,一句话,绝对不能纵着。

    她爸爱怎么纵是她爸的事,她这辈子绝对不会再退一步。

    就算这事儿不能让她妈怎么样,吓唬吓唬她妈也是好的,至少还能换来几天的安生。

    “你……”丁佳怡气得直喘粗气,盯着那紧关着的门,是拿乔楠一点办法都没有。

    如果可以的话,丁佳怡真想从后灶房里拿把刀,直接把乔楠的房门给劈成柴,她倒是要看看以后乔楠还怎么锁。

    可是想想,丁佳怡又舍不得,这门劈,之后修还得花钱。

    “行,你能耐,我们家就数你厉害!”不甘心地丁佳怡伸出脚,直接在门上踹了几下:“我警告你,要是你爸听了这事儿有什么意外,就算杀人犯法,我都弄死你,让你给你爸陪葬!”

    “呵……”乔楠冷笑,她爸是被车撞了,又不是其他毛病,她爸不是她,不会被气死的。

    丁佳怡叫嚣了半天,再也得不到乔楠的第二个反应,最后丁佳怡喘着粗气,只能放弃。

    第二天,母女三个在医院的时候,气氛非常尴尬,几乎是丁佳怡跟乔子衿不理乔楠,乔楠也不愿意多看丁佳怡和乔子衿一眼,只是一心一意地照顾乔栋梁:“爸,这是我熬的鸡粥,你现在身体还没好,只能吃点轻淡的东西,太油腻的,对你的身体没好处。”

    “鸡?”乔栋梁沙哑地说了一句:“别、别浪费了,我慢慢养就行。”

    “没事,一只鸡还是吃得起的。”乔楠一勺一勺地喂着乔栋梁,事实上这只鸡并不是乔楠买的,是今天一大早,翟升拎到乔家的。

    等乔楠拿到鸡的时候,鸡不但已经被杀好了,更重要的是,还被剥了皮。

    以乔栋梁的身体情况,不适宜太过油腻的东西,鸡剥皮当然就好多了。

    乔楠想了想,就给乔栋梁做了鸡丝粥。

    “好喝。”喂到嘴里的粥软软糯糯,每一颗都熬开了花,几乎都是入嘴即化,咸淡适中,让乔栋梁吃了很开胃:“楠楠,你做饭挺好的。”

    至少这碗粥,手艺比老丁的还好。

    “爸喜欢喝的话,就再喝半碗。一下子不能吃太饱了,以后我还给爸你做。”乔楠给乔栋梁喂了一半碗之后,不管乔栋梁还想不想喝,就直接停下动作来。

    乔栋梁又不是孩子,知道乔楠这么做是为自己好,肯定不会嘴馋继续要吃的。

    乔楠跟乔栋梁,一个喂,一个喝,气氛倒是融洽,反倒是显得干站在一边的丁佳怡和乔子衿特别突兀跟奇怪。

    “大兄弟,好福气啊,你这女儿伺候你,比你老婆还细心。”今天,乔栋梁的病房里搬来了一个病友,对方看到这一幕,惊讶极了。

    谁家汉子生病,不是婆娘伺候着的。

    这个大兄弟养了个好女儿,大部分的事情,都是小女儿在伺候,婆娘跟大女儿竟然就站在一边看。

    病友抽了抽嘴角,有点弄不清楚这家人的情况了。

    “是啊,我福气好。”乔栋梁露出一个笑容:“都说女儿是贴心小棉袄,说得不错。我这次被车撞了还能活下来,全亏了我这个小女儿。我这个小女儿,比别人家十个儿子都顶用!”

    “爸,喝不喝水?”乔子衿脸青了青,连忙端了一杯温开水到乔栋梁的面前:“这杯水的温度刚刚好,你才喝完粥,应该有点渴了吧?”

    乔栋梁掀了掀眼皮子,淡淡地看了乔子衿一眼,然后咽了一声,这才让乔子衿喂自己喝水。

    他为什么不让大女儿喂,只辛苦小女儿?!

    喂完水,乔子衿就更加不自在了,总觉得手不手,脚不是脚,怎么站都不对。

    乔子衿皱了皱眉毛,回到丁佳怡的身边:“妈,我怎么觉得爸有点怪怪的?今天爸醒过来之后,好像没拿正眼看过我。你不是说,我一直陪在我爸的身边,我爸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是我,肯定会对我好,不会再偏心乔楠了吗?我怎么觉得,现在我爸偏乔楠偏得更厉害了?!”

    从她爸醒到现在,她爸嘴里挂着的全是乔楠,就连刚刚的话说得就好像只有乔楠是好女儿,她不是一样,她对她爸还不够好吗?

    “不会吧?”丁佳怡犹豫了一下,事实上,不单是乔子衿,就连丁佳怡自己也有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