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 140.第140章 痒
    “楠楠,有,有人在,你怎么不跟我说。你好,我是楠楠的姐姐。”乔子衿红着脸,跟翟升打招呼,期待着翟升的自我介绍。

    “你脑子进水了啊!”乔楠仰天叹气,扭头就往手术室门口跑。

    乔子衿是无药可救了,再跟乔子衿待下去,她一定会被乔子衿给活活气死的。

    乔楠一走,翟升转身,并没有用跑的,可是就他的大长腿,哪怕用走的,他的速度也是别人要用跑的才能追得上的,好比说乔子衿。

    翟升只差一步的时间,就走到了乔楠的身边:“放心,乔叔会没事的。”

    “会的,一定会的,我爸一定会没事的。”乔楠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手术室,心里默默祈祷。

    翟升站在乔楠的身边,无声地给乔楠支持,让跑过来见到这一幕的乔子衿红了红眼睛,乔子衿磨磨牙齿,刚才乔楠还敢骂她脑子进水了。

    爸生死不明,被推进手术室,乔楠竟然还有心思勾搭男人,不过这男的到底是谁啊,乔楠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乔楠认识,她不认识?

    “楠楠,妈呢?”

    “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乔楠连看都没有看乔子衿一眼,不管是乔子衿还是丁佳怡,乔楠现在都不想管。

    不是有一句话叫作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吗,她妈就算不出现,也不会有大问题。

    乔楠的话这么不客气,乔子衿就接不上话了,一下子,气氛马上冷下来,使得乔子衿还想说什么也说不下去了。

    于是,三人就默默地守在手术室的门口,极是静谧而又可怕,可怕的叫乔楠和乔子衿忍不住想要发颤。

    明明是大夏天,可是站在这个地方,乔楠总觉得有一股股阴冷的风袭上来,让她冷得直起鸡皮疙瘩,而乔子衿也是差不多的感觉。

    就在乔楠牙齿快要打架,想要抱着自己的肩头上,肩膀上一沉一热,她的身上就多了一件衣服。

    “?”乔楠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看向了翟升。

    “有点汗味,你忍忍吧。”稳如泰山一般的翟升脸上浮现出一抹尴尬的表情,他以为,乔楠是被他衣服上的汗臭味给薰到了。之前训练新兵,翟升就流了不少汗,之后执行任务,翟升几度衣服一直都是湿的。

    “谢谢。”乔楠才发寒的身体顿时被一股温暖包围,多了这件衣服,乔楠暖的不单只有身,更多的是心。

    乔楠不断安慰自己,她妈是个偏心眼,不讲道理的,可是对她讲道理的人还是很多的。她妈不在意她,她为什么非要在意她妈对她的态。

    乔楠认认真真跟自己道谢,反倒是让翟升更加不自在了,难道衣服上的汗味真的很重?

    翟升早就习惯了,所以他自己是闻不到什么味道的。

    翟升跟乔楠相处的次数不多,可是乔楠身上的味道永远都是干干净净,让他闻了觉得特别舒心。

    想着自己衣服上的汗味染在了干净的乔楠身上,不知怎么的,翟升的身上和心里突然起了一股莫明说不清楚的痒意,像是身上痒,又想是心里痒,更像是骨子里痒。

    这股痒意让在执行任务时,眼睛都保持一个小时不眨一下的翟升特别想抓一抓,可具体要抓哪里,翟升又说不清楚。

    不自觉的,翟升又靠近了乔楠一点。

    直到又闻到乔楠身上干干净净,如春风一般和煦微暖的味道和气息时,翟升身上那股莫明的痒意才停了下来。,

    翟升能闻得到乔楠身上的味道,乔楠何尝没有通过两人的近距离,感受着翟升身上散发出来的热度。

    这下子,就轮到乔楠有点不太自在了,想要后退,又怕自己做得太明显,让翟升误会她嫌弃他。

    一个小时后,总僵着同一个姿势的乔楠身子都麻了,乔栋梁的第二场手术才算结束。

    淡淡尴尬而又暧昧的气氛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乔楠连忙走了上去:“医生,我爸怎么样?”

    “亏得你们发现,要是再晚一点,病人就真的危险了。我再说一次,在这二十四小时里,你们病人家属最好辛苦一点,别再出现第二次。”医生也有点气着了。

    明明是病人家属马虎大意,最后要是病人真的救不回来,还全是他们医生的错。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们不好。谢谢医生把我爸救回来,谢谢,真的谢谢。”乔楠连连道歉。

    翟升眉毛皱了皱,往乔楠的身后一站,这让想继续数落乔楠的医生身子一硬,收了嘴,没再说什么:“你们多看着点就对了。”

    “医生,之前不是她守病人的。”护士眼尖,倒是认出乔楠不是守床的那一个,站在角落里不敢上前的那一个才是。

    一听自己骂错人了,医生的脸色就更菜了:“你们家长呢?”怎么只有孩子。

    乔子衿早就被医生刚才的那番数落给吓到了,谁让今天这个错误是她给犯的,听到医生提到丁佳怡,乔子衿根本就不敢往上凑回答医生的话。

    “我、我妈可能有事在忙。我爸做手术,到底是花了不少钱的。”乔楠都不想帮丁佳怡解释太多。

    “……”医生嘴角一扯,表示没话说了。

    这个病人是被车子撞了,这么严重的情况,身边却连一个能照顾的成年人都没有,这个家是什么情况,他们家的大人除了患者的妻子,就没别人了?

    “行了,这次一定要看好。熬过二十四小时,患者才算是真正渡过危险期,之后应该就不会再有什么状况了。”

    “谢谢医生,我们一定会注意的。”陪着乔栋梁回到病房,乔楠才松了一口气:“翟大哥,今天辛苦你了,现在都已经九点了,要不你回去休息吧。”

    冲着翟升一身并不算特别薰人的汗味儿,乔楠知道,翟升是真的一有空就直接来找自己了,估计连家都没有回过。

    “你一个人能行吗?”翟升用寻问的目光看着乔楠:“不用担心我,执行任务的时候,两三天不睡,也是正常的。”